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玩家请自重 > 第564章 杰森,出来受死!
    敖小舞的攻略,挺出乎意料的。

    果然日久生情什么的固然有,最重要的是,这妞的思想超保守。骨子里就是天朝传统妇女那一套。真不知老龙怎么教她的,反正是腐儒那一套。

    仅仅是孙尚英瞎搞了几次,她就认命了,什么断开通感的话,再也没提过。

    可惜,无论孙尚英跟王昊在车里还是别的地方怎么开辟战场,敖小舞死活不肯出家门。家里咋都行,出去就不干,逼急了就像要杀了她一样,大喊大叫的。

    不过,身边女人除了孙尚英之外,都特么是神弃之地的,这导致一旦王昊企图棒打鸳鸯,打断沙雕玩家和土著妞儿的感情,立马会遭到众女群起反对。

    对,木有错,尽管来到天朝时间尚短,艾希、妖后、敖小舞,甚至连两个侍女都学会抱团了。

    她们对救赎之地那边来的姑娘抱有一种近乎天然的同情心。

    如今,王昊搬了新的别墅,二沙岛之前他住的那套让给了一对对污神小两口。

    别墅大厅里,两个小伙正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审判之刻的到来。

    “哈哈哈!你们不用想了!肯定长得惨不忍睹!奔现就是见光死!”在中空大厅二楼的扶手处,君孜昊喷着毒舌。

    可话没说完,一只强壮的手臂从后伸出,揪着他的耳朵,如雷暴喝随之传来“君沐齐,老娘让你丢脸了吗?你给我过来。不把你榨干老娘跟你姓!”

    “啊!苏西!等等!饶命,在外人面前给我点面子——”君孜昊一边惨叫着,一边被女野蛮人像扛袋米一样扛走了。

    他的境遇印证了那句话一袋米能抗几楼?

    大厅的落地玻璃正好对着隔壁的别墅,因为都是自己人,所以也没树木阻隔,一群光棍污神伏在玻璃上,死死盯着这边。

    “靠!连君臣天涯都在游戏里泡到妞儿了,没天理啊!”

    “祝她是苏西二世!”

    “祝福他!”

    这群家伙可怕的怨念,如果在那个世界,说不定可以影响到现实了,在地球天朝就抱歉了。

    一辆奔驰面包车开入别墅的车库,当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毛妹从车上跳下来时,污神们集体发出了无比惨烈的哀嚎!

    随即,这些家伙鸟兽散了!

    你以为他们是绝望了?

    太天真了!

    这些家伙屁颠屁颠跑去上线,四处搜刮土著妹子了啊!

    这注定是有难度的事,他们忘记自己在游戏里的尊容了。

    神弃之地里从流沙城投靠过来的人类其实很怕这些亚特兰蒂斯人,敬畏不等于接受。

    玩家就是异形怪物之类的东西,还不死不灭。

    能鼓起勇气跟玩家正常交往的,多半是半兽人或者北地野蛮人这些胆大的家伙。

    问题来了,半兽人当中,真正长得比较像人类的女孩子真心不多,大多有着浓密的毛发。

    因为在之前,兽人氏族当中可是以纯血兽人为尊。半兽人其实处于氏族底层,过得很悲催,属于被压榨奴役的阶层。

    这么符合天朝人审美观的半兽人女孩子,其实是凤毛麟角了。

    而在氏族中长期遭到歧视和冷遇,又促使她们不顾一切地想改变现在的生活,甚至不惜把自己当筹码压在玩家身上。

    所以当君臣天涯和喝醉的飞鸟两个逗逼先楞了一下,然后自我介绍之后,他们立马体会到来自异世界的热情。

    如果他们知道这两个妞此刻的想法,他们一定会泪奔的。

    对!

    她们在想是个正常的人类啊!太好了!

    她们喜出望外了!

    王昊知道这事之后,吐槽了一句“这就尼玛的离谱了!”

    敖小舞和孙尚英听到之后,当场就想把比萨斜塔的地基都给啃断,心灵同步的两女异口同声“有你离谱?先泡埃及妖后,然后搞定贞德!”

    另一边,黑贞休息用的别墅。

    这一天晚上,别墅里回荡着可怕的笑声。

    “咦——”

    “不好!”

    “白痴!我是白痴吗?”

    佣人们怕极了,纷纷偷偷打小报告给上头。

    瑞秋收到报告,揉了揉眉宇“都是不省心的家伙。不过有深渊者压制魔女,起码魔女不会乱发疯杀自己人吧?戴瑞亚姐姐?”

    旁边的戴瑞亚叹气了“这也意味着我们对深渊者的依赖更重了。”

    “他不是白痴,应该知道我们盯死了他,他搞不出什么花样的。”

    “那是在我们有余裕的时候,就怕最后关头……”

    “唉!”

    这边的黑贞完全没有身为众人讨论中心的自觉。

    她罕有地睡上了柔软的天鹅绒大床。

    她以前极少在床上睡觉,那种转生带来的不安全感和无尽的愤怒,让她总是很容易惊醒,又或者睡梦中力量失控,将周围的人和事物通通烧掉,几乎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烈焰焚毁后的惨烈场景。

    焦臭的尸体,犹自升腾着黑焰的焦黑木柱,不成样子的家具。

    在所有人眼里,她就是一个行走在大地上的烈焰地狱。

    黑贞完全没想到,这歧视、这恐惧、这无尽的愤怒、竟然会在今天中午戛然而止。

    现在只要一闭上眼,就是自己失控后,哭着喊着求王昊饶过她的丑态。

    “啧,可恶,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她狠狠地发出一声咂嘴声,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身心渴望着那份相拥的感觉。

    她抱紧了柔软的被子,感受着王昊送给她的寒冰魔法石上散开的凉意,下意识把被子当成那个肆意折腾她的混蛋了。

    很快,她的脸变得通红,用力将脸闷入枕头中,不是这样的话,她怕自己发出那种类似小动物的悲鸣的声音,会被该死的佣人间谍给听到。

    第二天中午,穿着黑色金属战靴的美腿再度踹开深渊军团驻地大厅的木门。

    那个粗暴的女音响彻四方!

    “杰森莫玛!出来受死!”

    王昊看着她还没开战就已经在打颤的腿,相当囧“这个,你今天是不是休息一下比较好?”

    “哈!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手下留情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放马过来吧!”黑贞说起来豪气冲天,脸上尽是通红,双瞳更是看都不敢正眼看王昊一眼。

    但——

    她——贞德(黑化版),就是这么硬气的女人!

    刹车和倒挡?

    !

    不存在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