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206章 极地特快
    把两只鸽子抓起来煮了炖汤之后,张晓菲再一次开启了自己那轻松愉快的游戏生涯。

    这一次她游玩的新人物是一个把自己裹在厚厚棉衣像是个球一样的人物。

    这应该是张晓菲第一个体验到的男性角色,这个胖球的名字叫做席日龙。

    这个世界的极北之处,是人类难以生存的险地。

    首先极北地区的温度永远是在零下的,比那低温是更为危险的是那里的风。

    由于冰原地区地表极度的光滑,风的摩擦力非常的小,风速就很是可怕。

    风如刀割在极北地区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种事实性的描述。

    除了这些,那生活在极北之地的生物也是一种可怕的威胁。

    人是所有的生物之中最为顽强也最是可怕的一种,人类用种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征服着自然。

    这个世界最为有钱的科研机构祥云机构花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在这极北之地修建了一所科研所,名叫鸽鹉研究所。

    这研究所每十年会进行一次轮班,一次会送一名研究员过去还有足够十年使用的物资。

    这十年间都是席日龙在这个研究所内收集各类的数据并进行各类的研究。

    如果你尝试过待在屋子内很久很久不出门,你就会感到一股烦闷从内心的深处产生,让你心神不宁。

    是的,人是一种社交动物,如果没有社交活动人类有着极高的概率会疯掉。

    在科研站的工作就是完全被剥离了社交的一种工作,这个工作极度的辛苦只有那些死宅中的死宅才能够担任这种工作。

    席日龙自认为是个较高等级的死宅,可十年只能缩在一个小屋子中,只和数据打交道对他而言也算是一种折磨了。

    人类还是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的,席日龙硬生生的养成了一个半精神分裂般的自言自语神技。

    “让我来看看是哪个傻逼还没有睡觉,哦,是我自己。”

    “啊,我为什么不睡觉呢?大概是因为我不困?”

    “为什么不困呢?当然是因为现在这段极昼要把老子给弄疯了!”

    “温控数据正常,风速今天快的有点反常啊。”

    “我想要女朋友,好想要!我当初到底是哪根弦没搭好啊!唔,一排排十年的家伙怕不是睿智,不对啊,十年一轮换不是我自己安排的吗?我就是这个项目的首席啊,我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不不,我怎么可能没有脑子呢?我这么聪明,科研项目全都仰仗我来着,我果然是个天才,有个屁用啊,我想要个老婆。”

    ……

    与往日相比席日龙混乱暴躁了许多,因为今天就是轮换人员到来的日子。

    这十年间这个家伙倒腾出了许多的研究成果,不过那些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他只想要回家,只想要自由自在的散步,和别人尽情的聊天!

    席日龙不断的看着自己的手表以确定时间,他保证今天那些来替换的人员若是迟到了,他一定让那些人明白什么是祖安人的实力,让那些人感受到什么叫做家的温暖与极致的素质。

    四点了,没有一点动静。

    四点可是计划之中约定的那个时间点,也是他原本期待着的那个时间点。

    “四点了,为什么还没有人来?难不成是因为时差和日期变更线的原因出错了?”

    “不不不,净在那里瞎扯淡,我一年前就在算这个问题了,怎么可能算错?如果算错了我把脑袋割下来!当真是我这第一天才的称号是在跟你烙呢!”

    “那该怎么解释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接我回去的事!”

    “难不成公司的人把我给忘了?不不不,怎么可能?就算是我公司不想要我这个人,也得要这些数据的吧。”

    “啊呸,什么叫做不想要这个人?公司怎么可能不要我这个人?我可是举世罕见的天才啊!”

    “那难不成在十年之内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祥云崩了?”

    “别开玩笑,祥云多有钱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那……”

    “发生了战乱?你要是说战乱毁了公司这个我多少是能够理解的。”

    “那岂不是说我完蛋了?”

    想到这里席日龙赶忙冲到了自己的物资仓库,对于剩下的所有物资,他做了一个简略的调查,发现这些物资只够他一个月使用的。

    这倒不是因为祥云没有运送来足够的物资,而是因为在孤独的环境之中人会本能渴求食物。

    所有他就硬生生的多吃了好几成的食物,因此现在的局面才会如此的尴尬。

    一时之间席日龙有些绝望,可刚绝望没有两分钟脑子有开始胡思乱想。

    “小的时候老师总是喜欢叫我们如何去区分alon和lonly,老师喜欢说alon表示是一个人,lonly更多的表示内心状态,alon的人不一定是lonly的。”

    “如果我能再见到我的老师,我一定要告诉他,那些完全是在扯淡,一个人alon长了,一定会lonly不信你看看我啊!”

    “话说有没有可能就是单纯的风雪太大了所以延迟了啊!”

    “我要不再心平气和的等等?说不定在最为黑暗的时候会有奇迹的呢!”

    就这样席日龙东窜窜西溜溜,不断的消磨着时间。

    虽然这个家伙处于极度焦躁的状态,但改记录观察的数据他还一个都没有拉下,在这个层面的确可以说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呢!

    另外一边,让我们看看那换班的车辆吧。

    是的,并没有人抛弃席日龙,只是这段时间的风雪的确太大了,救援车辆被迫停止前进,等待这波风雪过去,只是照着这么一个进入,迟到个一个星期是很有可能。

    指针划过,这一天过去了,没有人来。

    钟表上的指针再度兜兜转转又是一天过去,还是没有人来。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此时的席日龙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了,他对此已经麻木了,只要不拥有希望就绝对不会再失望了呢!

    并且貌似他的精神状态越发的不稳定了……

    后来,那车辆终于赶到了,接到了席日龙。

    那时的席日龙已经彻底的精神分裂了,妥妥的没救了。

    幸好,没得理智的席日龙没有对那些珍贵的研究资料做出些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此事件过后,祥云公司把研究的轮换时间变成了五年一次,且每次将有五名研究员驻守。

    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悲惨事件的发生,同时为了科学事业献身的席日龙同志的后半生将由公司保证,而且他的名字将永远写在极北科研的史册上。

    你们大概都能猜出来,我写这章的灵感来源,是的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出过门了

    因为我们小区封了,而且学校长期不复课,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