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十章 悲观主义者
    别看现在薛飞对着哪吒与敖丙不停的嚎叫着“有爱、好甜、我可以。”之类的话,若是让他来续写接下的故事,哪吒与敖丙一定会死,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在薛飞的眼中,没有什么比在生前竭尽所能去绚烂,然后迎来一个悲壮的死亡更美的事了。

    在正常人面前摆上死与活两种选择,正常人都会去选择活着,而薛飞会去选择死亡。

    会出现这种情况是薛飞的天性使然,当然你一定要把锅甩到乔?身上,说他主导的人格封印出来问题也行。

    现在对游戏流程的决定权交到乔?的手中,若是用比较中二的台词来说就是命运的权柄交到了乔?手中。

    只要乔?把薛飞从这梦中弄醒,这游戏就还有胜利的希望,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玩个游戏而已开心了就行,何必处处较真,与做扰人清梦这等残忍的事相比,他更想做一个观众,看这心湖中的波澜,看一个独属于悲观主义者的戏剧。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二人以目下与目上的身份见证了哪吒的日常生活

    哪吒与敖丙也常常在海边见面,二人度过了一段段愉快的时光

    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吗?难道会迎来美好结局吗?

    场景变换跳转,二人再度出现在了海边的沙滩上。

    远处哪吒与敖丙依旧在海岸边进行着他们的欢乐日常。

    “这游戏还有这种转场呢!我还以为是我们无所事事的消磨时间呢!”

    “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吧,毕竟这种独立剧本,不方便暂停的游戏总得考虑游戏的流程问题。”

    “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呢!”

    “是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到底该怎么拯救哪吒与敖丙呢?”

    乔?给兴致勃勃问出问题的薛飞丢了个白眼,“是的呢,我也想知道啊!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爆喝“逆子哪吒,你都在干些什么?!”

    出现之人正是哪吒的父亲李靖。

    不知为何,看着这突然杀出来的李靖,乔?的脑中浮现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高声唱着“法海你不懂爱……”

    “哎?!混蛋老爹?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还真不知道我们家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好儿子呢!”好儿子三个字被李靖说的咬牙切齿的。

    “我?我又怎么了?我又没捣乱,也没干什么的。”

    在哪吒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敖丙的双拳紧紧攥住,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

    李靖貌似也不想和哪吒多废话,从腰间拔出宝剑,一步步向哪吒走去。

    看到李靖拿着剑对着自己,哪吒感觉自己被一种混杂着愤怒与荒谬的复杂情感给填满了。

    “你拿着剑,对着我?”由于内心情感过于复杂,哪吒说出口的这句话,尾音极度上扬,显得有些失真。

    “逆子,你可知,我们陈塘关世世代代镇守于此,就为抵御妖族,而你居然与妖族交好,你这是叛族大罪。”李靖的语气愈发的冰冷,“逆子,我今日定要将你拿下,向全陈塘关的百姓请罪。”

    乔?依旧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新时代伦理小剧场,不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人和妖的故事,这是白娘子传奇还是暮光之城啊!这剧情实在是太串戏了。”

    “喂喂喂,你怎么还在这里幸灾乐祸啊!我们不应该赶紧冲上去救人吗?”

    乔?再次抛出一个白眼,“就我们两这弟中弟,five中的five,冲上去能干啥?还不如老老实实看戏。”

    “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去不去做又是另回事。”

    nutnf character)的台词,一个总爱说人间不值得的人,是说不出这么励志的台词的。

    “难道你就不好奇后续剧情的发展?”

    “我很好奇!所以让我们看下去吧!”

    这可真的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变脸速度呢!

    哪吒梗着脖子冲着李靖吼着“好啊!你来砍死我啊!你要砍不死我,你就不是人。来啊!来啊!”

    看着那怒吼的哪吒总让人觉得莫名的心疼,总让人想到雨天中守护着垃圾桶边最后一根骨头的小狗。

    李靖仍旧举着剑,一步步逼向哪吒。

    此时寒冰之气不断从敖丙身体中散发而出,让他身边的哪吒不禁打了个冷颤。

    “李靖,纳命来!”敖丙的手中多出了一对冰蓝色的双锤来。

    平地之上一阵暴风雪席卷而来,敖丙随着那暴风雪,飞冲而去。

    李靖也是丝毫不慌,冷哼一声“畜生,来的好。”手中长剑抖动,几道华丽的剑气飞射而出。

    “喂喂,李靖为什么能打出剑气啊!这是吧!这李靖这么强是要超神吗?啊喂!”

    “其实我感觉这种李靖才符合实际情况。李靖是谁?托塔天王啊!怎么每个版本中的李靖都是个废柴嘞!身为天王就要有这种秒天秒地的感觉才行。”

    “知道啦!我知道你很牛逼了,能不能安心的看戏嘞!”

    “明明是你先吐槽的……”

    就在两人说着这种可有可无的废话的时候,场中的形势已经几度变化。

    首先是那华丽的剑气,被敖丙用锤子轻松的挡住,然后便是敖丙高高跳起,以一种陨石坠落的态势向李靖砸去。

    李靖横剑于头顶,异常耿直的选择与敖丙硬碰硬。

    冰蓝色大锤与长剑碰撞,发出惊雷般的轰鸣,产生了一道圆环状的冲击波。

    冲击波四散开来,产生了一种类似核爆的破坏力。

    霎时间,砂石四起。

    纵使薛飞和乔?躲的足够远,也被这冲击波给波及,受到重创,血条瞬间消失大半,仅仅靠着一丝血皮活着。

    “喂喂喂,这两哥们是开挂了吗?这么猛?!”

    “传说中的血条消失之术啊!”

    被冲击波掀飞在地的两人这种时候都不忘记闲聊。这可能就是不吐槽会死之神为这本书加持的某种buff吧!

    “你赶紧掏个血瓶出来,回点血。”

    “没有。”

    “没有?”

    “废话,这游戏的血瓶辣么贵,游戏初期哪有钱买这种东西。现在能拿出血瓶的都是氪金大佬好伐!”

    “你打游戏这么狂热,我还以为你会氪金嘞!”

    “瞧不起谁呢!写小说的人怎么会有钱氪金?”

    嘴上说的理直气壮,但眼角已经泛起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