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十六章 土豆和花生的探案故事
    n一定是这款游戏的玩家的一个兴趣点,命运指环的cg画质精美、要素很多、创意精巧,为鸽鹉这个公司赢得了被游戏耽误的动画公司的称号。

    首先出现的一副俯视图,画面中展现出的是一副典型的二十世纪的小乡村城镇的模样。

    这里就是传说的吊儿郎当小镇,而你土豆侦探和你的助手花生女士是全世界都有名的秩序维护者,正义的代名词

    最近土豆侦探的朋友毛豆小五郎和他的小辈南瓜小朋友以及玉兰花小姐和土豆侦探一起外出游历

    他们一行人这两天正好住在吊儿郎当小镇

    在今天早上小镇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凶杀案

    玉米小弟被人残忍的杀害并被分尸成多块

    请各位侦探找寻出杀人的真凶

    “要素实在是有点太多了吧!”薛飞吐槽欲爆棚,一边比划着一边吐槽“什么见鬼的土豆侦探与花生女士啊!不就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吗?还有毛豆小五郎是什么鬼,这个名字起得也太肆意妄为了吧,而且我该怎么说?不愧是传说中的死亡小学生吗?!本来安静祥和的小镇,他一来就死人了啊喂!还有死的那个玉米小弟,他的尸体真的是玉米吧,这个传说中的分尸狂魔也可怕的有点过分了吧,真的分成了一个个的玉米粒啊!”

    张晓菲翻着白眼看着自嗨到不行的薛飞“说完了?”

    “嗯。”

    “那就过来跟这次的伙伴打个招呼。”

    吐槽的过于兴奋的薛飞完全没有留意到他们的新队友早已在这了。后知后觉的薛飞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癌瞬间发作,小手微调让自己快速进入到自闭模式。

    这次他遇到的三个队友全都是美到冒泡的妹子,你就不要管妹子到底哪里美,我只能跟你说他们每个人美的都不一样,不过考虑到这游戏捏脸系统是可以微调的,所以游戏里的妹子不管多美都是骗人的,你要相信妹子们的图术和化妆术与换脸术基本是没什么太大区别的。

    在2333年这个神奇的年份中,社会的审美观念进入了一种百花齐放的状态,那种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大家好,我是羽化是游戏剧本里的南瓜小朋友,那个长得稍微高一点点的叫小班长她是毛豆小五郎,剩下那个叫甘蔗,是玉兰花小姐。”

    玩家看到彼此的形象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仍旧是他们捏脸捏出来的样子,不会真的变成土豆等植物。

    “废柴骑士雪兔猫,是花生,边上那个死肥宅气息满满的叫目下无尘,就是土豆侦探。希望大家合作愉快。”

    “我们先去找警察然后去看看凶杀案现场吧!”

    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就这样阵容庞大的侦探团就开始了他们的案件侦破行动。

    很快,他们就找到这个小镇中唯一的警察,苦瓜警探。

    苦瓜警探人如其名,就是一根巨大的苦瓜。从他那张青绿色的脸上,能够清晰看到一个中年人所面临的一切,什么工作压力大、被老婆给嫌弃、孩子处在叛逆期、工作的同伴都是乌龟王八蛋之类的。苦瓜警探这个人从上到下都写着这样一行大字“我太难了。”

    “警探,这边的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哦,想必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土豆侦探了吧,这可真的是太好了,这可算是我遇到的最凶恶,最可怕的案件。”

    “受害人是玉米小弟,这里就是凶案现场,你看看这满地的玉米粒与玉米汁可真的是太凶残了。”

    薛飞一脸吃了屎般的表情看着苦瓜,他本来还想着能够从这警长那套出些情报来,结果那家伙就只会重复cg中提到过的事情。

    张晓菲拽了拽薛飞“来,你仔细看着尸体的分布有没有想起些什么?”

    “????”薛飞满脸懵逼的看着张晓菲。

    “是星座。”羽化插进了他们的对话,“虽然这个案发现场的尸体的摆放在很多地方有些变形了,但还是可以依稀辨认出这是射手座的图形。”

    “啧,这可真的是太麻烦了呢!像是这种爱布置现场的凶手都很是麻烦,一方面那家伙是在试图传达某些信息,另一方面他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对我们这些正义守护者的挑衅。”薛飞一本正经的说着些毫无技术含量且中二至极的台词。

    另外一边,小班长去找警探了解更多的情况了,“警探,这件案子有相关的目击证人吗?”

    “我们这个小镇啊,只要到了晚上大家都早早上床睡觉了,没人会在外面乱逛,所以根本没有目击证人。”

    “那玉米小弟到底是为什么会在夜晚外出呢?”

    “这种事情我也不清楚呢!”

    “那你觉得谁会有可能杀害玉米小弟呢?”

    听到这个问题,苦瓜那张本就发绿的脸变得更绿了,“我们这个小镇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谋害玉米小弟的凶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班长知道接下来警探说的可能都是重点,赶忙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准备记下重点。

    “玉米他爸本来是我们这个镇的镇长,有一天镇中来了一个不祥的女人,那个女人虽说是不祥,但她是真的非常美丽,那个时候镇中的男人基本都喜欢她,镇长他也不例外,不,准确的说镇长他被迷得神魂颠倒,那时候镇长他不顾外界的流言,以及他人的劝阻,娶了那个被诅咒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就是玉米小弟,玉米被生下来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预言,说玉米有一天会害死我们所有人。”

    “那个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被说成是被诅咒的?还有关于玉米的那条预言,到底是谁说出来的?”

    “镇中的巫祝,她是一个非常有威望的人。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有出过错,这么多年她几乎很少站出来说什么,但只要是她说的就一定是关乎全镇人的大事,关于那个女人的事也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