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十七章 汉尼拔
    “那个被诅咒的女人后来怎么样了?”

    “失踪了。”

    “失踪?”

    “那是玉米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玉米生病了、镇长带着玉米去大城市去看病,她一个人留在镇子中。说来也奇怪,那时候谁也没留意到她到底什么时候不见的、到底是自己离开的、还是被人抓走的?那段时间大家就像是活在梦中一样,镇长返回发现她的失踪,就是梦醒的时刻,再之后镇长他抑郁而终,玉米成了孤儿。”

    “你好像对他们的事情格外了解啊,警探。”

    警探那青绿色的脸居然爬上了些许的绯红“就像我说的,这个镇上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她呢!”

    “那巫祝现在怎么样了呢?”

    “巫祝大人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那现在镇子里,还有巫祝吗?”

    “没了,巫祝大人的传承到我们这代就断了。”

    “那这传承…为何…?”

    “据说也和巫祝大人的一个预言有关,反正不再传承这事是巫祝大人自己决定的。”

    甘蔗和羽化那边不知从哪里弄了一个巨大的物证袋来,把玉米的尸体全都装了起来,在那之前张晓菲已经把凶案现场给照了下来。

    当这五个人在现场把线索都收集的差不多之后,他们返回了之前的住处,准备就现有线索来一次独属于侦探的晚宴。

    至于为什么会有侦探的晚宴这种烂唬的东西,那当然是薛飞脑子一热,说着我们的生活需要些仪式感之类的话就决定下来的。

    薛飞说要弄晚宴可不是只有嘴巴,没有行动的那种人,他立刻就准备好了厨具开始烹饪。

    有人可能会好奇,之前不还说薛飞是个点外卖的死宅吗?怎么可能会做饭?

    那各位就弄错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叫外卖的人有可能是不会做饭的家伙,也有可能是不愿意做饭的懒家伙。

    薛飞很明显就是会做饭而且还做的挺好吃,却因为懒而天天点外卖的那种人。

    好了,言归正传。忙活了一通的薛飞把丰盛的饭食摆在了桌上,而各位玩家也已经入座,并带来了自己最新的资料,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水果生活世界中,他们吃的东西仍旧是常见的那些水果蔬菜,也不知那些原住民在吃饭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心中会不会有罪恶感。

    小班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从警探那里打探来的故事说了出来,并总结出了几条疑问。

    1在没有人外出的夜晚,玉米为什么会外出?他的外出是否与他的被杀有直接的联系。

    2玉米的死亡是否与巫祝一脉有关?是否会有极度迷信巫祝的村民真的因为那个什么预言而杀了玉米?或者有没有可能玉米去找与巫祝有关的人去复仇,但在复仇过程中被反杀?

    3玉米的母亲的失踪到底是她自己的选择还是被人给谋杀了?如果是被人给谋杀,那么那个杀人凶手有没有可能会再杀了玉米?

    4警探说的一切内容有没有可能是假的?

    张晓菲也将手中关于星座的线索全都整理出来了。

    “经过询问可以确定,玉米就是射手座的,而且根据这个世界的时间设定来看,现在这段时间出生的孩子都是射手座的。关于星座我们要想的是,这到底是凶手一时间的恶趣味,还是说凶手准备按照星座杀十二个人?”

    “我接下来要说的内容可能会影响到大家的食欲,如果有人觉得不好就现在提出来。”甘蔗抬起头看了一圈之后,见没人反对就开始了自己的讲述“我和羽化把尸体带回来了之后,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当然我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什么专业法医,那种致命伤在哪我也看不太懂,不过我也有我的发现,我们把所有的尸体拼起来之后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这个尸体不完整。”

    “????不会是那个吧!”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薛飞一脸惊恐的问着。

    “对,就是那个。各位知道汉尼拔吗?汉尼拔是一名被塑造出来的连环杀人犯,他杀人有一个特点,总是喜欢从被害人的身体上取走一块,在烹饪之后将其吃掉。我们今天这个案子也和汉尼拔所类似,尸体残缺的部分都是很适合被吃掉的部分。”

    “我个人觉得玉米的死亡应该是个随机的过程,他应该就是被一个变态杀人狂给抓到然后杀死的,与那个诅咒或者预言之类的东西关系不大。”

    “如果真的是随机的杀人的话,怎么可能会那么巧的就杀了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那有没有可能凶手就是想要杀死玉米,那种犯罪现场只是做出来转移我们视线的呢?”

    “那这样反过来一样是可以成立的,凶手单纯的想杀人,而杀了玉米也只是为了利用玉米的特殊身份来混淆视听。”

    眼看薛飞和小班长就要吵起来了,张晓菲赶紧打断他们的话题“你们说的哪种都有可能性,毕竟我们现在别说凶手就连嫌疑人都没有消息,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好好休息,然后明天出去寻找线索更为重要。”

    就这样这个晚宴在一种不算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

    张晓菲直接就钻到了薛飞的房间中,“你是有察觉到什么吗?你平时不是会抬这种杠的人。”

    薛飞对张晓菲这种肆无忌惮的入侵早已见怪不怪了,没有再出声抗议,“这个案子让我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我又没有办法明确的说出来。”

    “在没有专业技术、专业设备的支持下,这案件是挺难的。”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种问题,我不是什么侦探,甚至连推理发烧友都算不上,但写小说这活让我有种关于人物与事件的特殊直觉,我们在案件第一现场收集到的东西有很多,多到奇怪的程度。”说话间薛飞习惯性的挠了挠头,“小班长那里有一个逻辑自洽的故事,但那个故事却和整个事件显得格格不入,那么这个故事的意义何在?因为你不能忘记我们现在是在玩游戏,每个游戏内部都会有自己的内在逻辑。”

    “所以你又结论吗?”

    “没。”说完那个没字薛飞就一脸生无可恋的往床上一摊。“等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