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二十五章 伪物(新书求推荐票)
    伪物与真实相比,最大的问题就在无论它有多接近真实,它终究是假的。

    乔?强忍着内心的不快,去见了他应该劝服的剩下九个人。

    二号,是一个典型的小女生,可能做不了什么事情,但在背后阴阳怪气,戳戳捣捣的本事不小的那种。

    哈?你问为什么没有名字?这种配角不配拥有姓名

    三号,一个纯粹的空想家,整日活在白日梦与夜晚那不可描述的梦之中。

    四号,一个单纯的懒汉,永远找着各种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懒惰。

    五号,一个无能者,明明没有任何能力,却总是迷之自信,面对别人的批评,还总是释放自己的怒意。

    六号,一个生活在谎言之中的骗子。顺带一提乔?对这种类型角色带着些微的好感。ii

    七号,一个冷酷无情者,一个把周围的人都当做棋子的,自诩孤高之人。

    八号,一个提倡节能的人,本能的逃避任何可能会带来麻烦的人。

    九号,一个内心敏感的人。

    与九号的见面坚定了乔?那要把游戏的脚本制作者拖出来剁成馅包饺子的决心。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逼着敏感抑郁的人笑着说出积极向上的话语更残酷的事情吗?

    十号,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社会型人格的疯子。

    乔?并没有在这些人中,找到通过这个游戏的线索。

    面前的这些家伙与其说是人,不如称作是被缝上了笑脸的人形复读机。

    ii

    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带着笑容说着设定好的台词。

    所以按照要求来行事,不过是死路一条。

    某位了不起的侦探说过当排除了所有其它的可能性,还剩一个时,不管有多么的不可能,那都是真相。

    乔?的大脑就像是在数学题一般,以下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由已知条件综合考虑,可以得出

    死神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中间的思维过程呢?被你给吃掉了吗?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可以随意得出答案的学霸了!

    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死神到底在那些问题上撒了谎,还是说我见到的根本就不是最初的死神?

    单纯的提出问题,是相当的简单且毫无意义的。ii

    乔?走在路上,只要“生命剥夺”冷却好了,他就会对路人随手来上那么一发,这次不是为了泄愤,只是想要找出这有关复活的规律。

    人被杀就会死,死了就会复活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是如此的自然。

    那代表着复活的金光似乎只有乔?一个人看见。

    命运指环这个游戏最为令人称道的应该就是他的游戏自由度了,几乎每一个nc都可以交互,并通过这些nc改变游戏的进程,就像是真实世界那般。

    这个世界完全的不同,除了死神和十个目标人物外都不能够交互,就算是那十个目标人物也想是多年前游戏中的nc那样,只是站在固定的位置等着你过来然后说上一段设计好的台词。

    唯一能够自由互动的只有那个充当了开场cg的死神先生。ii

    n来,这也非常的奇怪。

    这样说来最为可疑反而是那个死神?

    于是乔?做了个决定他要弄死那个死神。

    我的名字叫齐彭殇,别名妄妄。

    我现在正在去相亲的路上,害(这是个语气词我也不知道到底该写作什么,领会精神就好),说是相亲,但家中并没有逼婚的意思,不过是考虑到自己常年在国外,在国内根本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才想让自己多多走动构建新的人际关系。

    我一直在家长眼中扮演着乖宝宝的角色,可我最大的人生目标就是过上混吃等死的悠闲生活。

    记不清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的,说是那些乖宝宝在内心都是渴望变坏的。ii

    别人怎么样妄妄不知道,但他自己的确是那样。

    就像此刻他就迷上了昨天晚上打游戏时,那个毫不留情的把他给揍了一顿的那个女子。

    那毫不做作的姿态,那凶狠的打法,以及一举一动之中透出了疯丫头与乖宝贝的矛盾感都深深吸引着他。

    很快到了勃豀餐馆,找到了相亲的对象,想要故作轻松的打招呼,抬眼却看见了……

    “怎么是你?”妄妄那略带惊愕的疑问,在勃豀餐厅这种高档餐厅显得无比的突兀,也吓了在那拼命装淑女的张晓菲一跳。

    张晓菲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发现这个人居然是昨晚玩游戏被自己爆锤的那个家伙。

    “变态闷骚男?”ii

    听到张晓菲这种形容词,妄妄的脸都绿了。

    拉开座椅坐下,“虽然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即使是我听到这种话我也会难过的哟!”

    张晓菲双手合十,做了一个可爱的卖萌表情,“抱歉。”

    妄妄在上学时期曾听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钟姓男子说过“漂亮女孩是一种与正常人完全不同的生物,她们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她们知道怎么样才能展现自己的魅力,并以此为自己取得优势地位。”

    那简单的卖萌表情就如巨大的冰山,妄妄的心就像是泰坦尼克号游轮,说沉就沉毫不含糊。

    “我先正式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叫做齐彭殇,职业是无业游民,兴趣爱好大概是打游戏吧,人生梦想是把你娶回家!”

    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空气中被洒满了名为尴尬的特殊药剂。

    “呵呵,这个玩笑可真好玩。”从口中吐出几个极度干瘪的字眼已经是此刻她的极限了。

    “不不,这怎么会是玩笑呢!我可是很认真的哟!”

    “你这梦想是什么确立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在见到你的那一个瞬间。不,这样说并不准确,我最先爱上的是游戏中的那个你,见面之后我才发现游戏这种渠道无法展现你的美好的万一。”

    张晓菲此刻真的是满头的黑线,“你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说话吗?”

    “怎么可能呢?!只有你才是独特的。”

    “我们在游戏里只有简单的照面吧,这样你都能喜欢上我?你是抖吗?”

    “您说是就是。”

    ……

    一番纠缠之后,忍无可忍的张晓菲,将一杯红酒泼到了妄妄的脸上,可是很快她就后悔了,因为被泼了红酒的妄妄似乎更加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