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六十七章 血淋淋的现实
    妄妄这个铁了心要做游戏的家伙,肯定是选择了继续做游戏。

    选择继续做游戏?

    你可以去乌干达的密林和山地大猩猩玩玩互推相扑在那猛烈的巴掌拍击下你的脑子或许能清醒点

    哇,这个旁白真的是太骚了,骂人的口气和台词都和李狗嗨的雅人叔一毛一样呢!

    虽然被旁白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妄妄也是头铁娃,就是要硬肛到底。

    做游戏的你又遇到了新的难题,你到底是应该投入全部的资金呢,还是留有余地投入一部分的资金呢

    妄妄表示真正的赌徒一无所有,就是要sho hand,就是要all 。

    只有把大量的资金投入游戏的制作之中才能做出高质量的游戏。

    你投入了全部的资金呢

    你这愚民样也真是顽固不化啊,你不如下次在大雨天里披上家里所有重金属,爬上梯子去喊口号得了,让雷劈一劈之后说不定脑子能清醒点。

    唔……

    真正的勇者怎么可能被人骂上两句就退缩呢!

    面对这个男上加男、左右为男的困境,妄妄果断选择了迎男而上。(大雾)

    在游戏制作的过程之中,你发现游戏制作超出了预算,你是选择外出借款还是降低质量

    当然是选择借钱,这个新世界之中欠钱的才是大爷,不欠个几千个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出来混的!

    你选择了借钱呢

    你要当真这么想的话,说明你的脑连螃蟹都不如

    哪怕是妄妄被如此喷也是会自闭的。

    妄妄心里苦,但妄妄不说。

    找一个小小垃圾桶乖乖藏好。

    游戏开发到了最后的阶段,你面临一个选择,是尽可能增加游戏的氪金度,还是做一个良心游戏

    妄妄摸了摸自己的左胸膛,感受到那里还有个玩意在不断跳动,并没有被狗给吃了。

    妄妄决定削减游戏的氪金程度

    你似乎选择了伪善呢

    对于这种程度的愚蠢想要获得别人的毒舌都是种奢望呢

    n

    自闭归自闭放弃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放弃的

    由于你一系列的愚蠢决策你的此次创业出现了非常的大的亏损,你还剩下最后一点钱,你还有最后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不会再将钱投入游戏行业

    无论是做什么,失败都令人极度的困扰的。

    人的心中啊,是有一团火的,那火焰是支撑你向前的动力,你遇到的每一个挫折,听到的每一句批评,每一次失败都是一盆盆的冷水。

    有人失败,有人咬牙坚持。

    对此我们的妄妄同学表示,睡你麻痹起来传火了!

    为什么不会放弃,因为心中有梦想。

    梦想是个挺高高在上的词汇,它高居于宝座之上,无数人前赴后继,走在取悦它的路上。

    路途遥远且布满荆棘,有的人走着走着就坚持不住了,半路返航,有人就那样死在路上了,还有人成功走到终点,风光不以,亦有人纵使满身伤痕、步履蹒跚,仍旧在坚持。

    何为?

    不过是心向往之罢了。

    妄妄决定再莽上一波。

    你又选择了游戏

    你这还真的是见了棺材不落泪,见了黄河不死心啊

    那么少年做出选择吧,你是要做手游还是端游

    端游才是人生的信仰,没什么特别好说的,端游!

    你选择了端游

    在这个移动端如此发达是时代到底是什么促使你选择了端游呢?你的愚蠢吗?

    不是我的愚蠢而是我的任性。

    想要取悦自己的任性,想要不做任何考虑的任创作你是想要模仿现有的爆款游戏,还是做一款没有先例的游戏

    当然选择创新,不仅仅是因为创新是时下最为流行的东西,更是因为只有创新才不无聊。

    对妄妄来说只有无聊才是原罪。

    你大胆的选择了创新

    你的设计思路过于跳脱,显得有些高冷,劝退了大部分的玩家,你的创业再度失败

    根据我们的鉴定,创业死路一条,建议你回家当个废物

    妄妄,卒。

    妄妄很罕见的待在酒吧之中,呆呆的趴在桌面上,看着酒杯中的冰块一点点融化。

    这间酒吧非常的安静,仅有一个吉他手在拨弦浅唱,调酒师在安静的擦着玻璃杯。

    这个酒吧是齐家开的,只供齐家内部成员和被邀请的人使用。

    高跟鞋声传来,来者是鸦女神。

    鸦轻轻的将包放在吧台边坐下,示意调酒师给她来一杯清淡的无酒精饮品。

    “你会主动喊我出来,很罕见啊,怎么心情不好?”

    鸦的声音很柔很糯,但你总能从中感受到某种力量。

    “嗯。”妄妄一副委屈的小男孩的样子。

    “说说吧,心里有话总得说出来才行不是吗?”

    “你学美术这么多年,你迷茫吗?恐慌吗?会自我否定吗?”

    鸦微笑着捋了下自己的头发,“你就在为在这种事情烦恼?”

    “嗯…很可笑吧。”

    “一点都不会,你说的那些我都有哦。害怕自己水平不够好,害怕拼命付出之后没有收获,忧虑着这是否是我所想要的东西等等。”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妄妄用手旋转着手边的玻璃杯。

    “什么都不做。”

    “嗯?”

    “当你选择走上那条偏僻的小径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你的焦虑困惑你必须承受,也只有你才能负担。你唯一能够做的也只有做下去,拼命的做下去。”

    妄妄偏着头看着鸦,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是那样的美,就像是下凡的天使在散发着光芒。

    “你好美。”

    鸦羞赧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谢谢夸奖。”

    妄妄把脑袋挪了回来,“之前张大小姐那事是一个意外,我和她玩游戏时遇到,家里又安排了一次相亲,有些话就当成玩笑在说的。”

    “你没有必要向我解释这些的。”

    妄妄用手指扫了扫自己的脸,“我就随便聊聊,今天这一切特别的可笑,我去玩游戏,玩到一个恶趣味满满的游戏,就受到了打击,我好蠢啊!”

    “嗯。”

    “我想去做游戏,特别想,但又不太敢。”

    “嗯。”

    “从小到大没怎么为自己活过,很想放肆的玩上一次。”

    “嗯。”

    ……

    几天之后,一家名叫无名的工作室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