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八十八章 倾家荡产压我自己
    在薛飞没有留意的时候,乔䶮又偷偷的溜走了。

    隐身瞬移加鹰眼术,让乔䶮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瑜似乎是早就知道有人会来找她一样,一副女皇大人君临天下的样子端坐在椅子之上。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乔䶮的语气冰冷,态度更是冰冷。

    “听说这边最近在炒股呀!我也想凑个热闹呀!倾家荡产买我自己呀!毕竟要是真的算下来,我才是正宫不是吗?!”

    “你还敢提当年?”

    瑜完全无视了乔䶮的气急败坏,我行我素的说着她的台词,“我凭什么不敢提当年?那是我们的当年我为什么不能提!”

    瑜那居高临下的态度完全激怒了乔䶮,魔法书浮现,数道暗紫色的魔法光线打出。

    瑜的身体轻微的扭动就将那些攻击给躲掉了。

    “一个好的前任就该像死了一样!”

    “凭什么呀!”

    “全是因为你…后来会变成那样全是因为你!”长柄镰刀出现在手中,镰刀裹挟着浓厚的死亡的气息斩击着,“玩弄他人感情的渣女,去死吧!”

    瑜很是轻松的应付着乔䶮的攻击,“等等,我什么时候玩弄感情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只要是和薛飞,尤其是和过去那段时间的薛飞有关的事情上,乔䶮就完全的冷静不下来,整个人就如同被加了永久狂暴的buff一样。“那次你和薛飞一起出去,等薛飞回来之后他就说你们两个分手了,整个人陷入了泥潭之中,直到最后情况一发不可收拾,不是你玩弄感情是什么?!”

    听到乔䶮这样说,瑜也怒了,手上的力道一下子没有控制好,方天画戟的长柄打在乔䶮的身上,差点直接将他送出游戏。

    乔䶮被砸在地上,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瑜那边也是被气的不行,方天画戟的戟尖抵着乔䶮的脖子,“你这个人怎么跟疯狗一样,护妻狂魔啊!真的是!气死我了,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呀,怎么事情到你们那转了一圈,我就成了背信弃义的渣女呀!这锅我不背!”

    似乎还是觉得有些气不过,瑜又踹了乔䶮几下,“你可以说他后来性情大变是感情失败导致的,但你不能说感情失败是我错!他的感情被错负了,难道我不是吗?”

    “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乔䶮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知道多少?”瑜双腿叠起,整个人在那椅子上缩成一团。

    瑜的这副模样若是让她社团内的那些人看到,怕是会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唯独这件事他没怎么和我说过,大部分都是我猜的……”

    “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跑来质问我,你是人吗?!”虽然吼得很是大声,但那语气怎么听都显得有些可怜巴巴。

    “……”

    乔䶮此时唯有沉默,他承认自己在面对那些事的时候是不冷静的。

    “我和他刚见面的时候,我们还都是孩子,非常非常的年轻。那时候的他还不像现在这样是一个好懂的单纯的小宅男,那时候的他是个很别扭的孩子。”

    瑜的声音很轻,“不过说实话,哪怕是现在我还觉得你们捣鼓出人工智能,然后记忆封印等一系列事情都跟假的一样,毫无真实感。唔,有点跑题,他是个别扭的男孩,我也是个别扭的孩子,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啊,那时的脑子中就塞满了类似的思想。见面的那一瞬间就有种人海茫茫终于找到了同类的那种感觉,于是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呵,严格计较起来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叫早恋。啊,对了,是我遇见他早还是你遇见他早?应该是你更早一点吧,啊,我脑子有点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你别介意啊!

    接下来就是一段有些奇怪的恋爱过程,现在想来那是的确是一段很美好的时光,可惜那时候的我们都太过于年轻,还不懂如何和别人相处和世界相处,当然现在可能也不太懂。

    唔,都怪你,非要把那种事情拿出来说,搞的我现在怪怪的,真的是,烦死了!”

    此时躺在地上的乔䶮也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呢?

    明明应该是一个渣女玩弄感情的情节,怎么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一个悲情故事呀!

    明明应该是一个质问与咆哮的环节,怎么就变成了深情诉苦环节呢!

    “那天是要和他一起约会的,吃饭看电影那正常的一套流程结束之后,他非要拉着我玩一个游戏。

    博弈默示录看过吗?里面有一个桥段是一对情侣被关在两个箱子里,每个箱子上都有七个洞,共十四个洞,其中九个洞是钢板的,那对情侣要做的是轮流选择把九把刀插到洞中。

    他就拉着我一定要和我玩这个游戏的情景模拟。

    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想要活下去的解法也很简单。

    一是情侣间彼此信任,将刀子插在自己身上不那么重要的部位,这样哪怕是运气不好也不会丢了性命。

    二是在游戏开始,便选择去杀死对方。

    第二种方法才是这个游戏生存率最高的解法。

    那时的我们年轻气盛,过于聪明过于理智过于自私。

    我和他给出的答案都是第二种解法,我们没有人提过分手,但我们都知道答案给出的那一瞬间我们的爱就完了。

    你想知道的事都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没事你就快点滚!

    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梗太老了。”

    乔䶮此时躺在地上,心情极度的复杂。

    以前他认为薛飞后来会变成那个样子全是因为他所爱非人,是他被一个人渣给骗了。

    现在却发现根本不是那样,一切居然都是薛飞自己作的,或者说归根结底是因为薛飞自己丫就是个人渣。

    都是他活该。

    e……

    抱歉。

    这个转折真的有些太大了,乔䶮也想一个人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梗真的太老了。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