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九十七章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没多久乔䶮就进入了游戏。

    “哟吼,好久不见啊!”薛飞一本正经的在装傻。

    “呵,那可真的是挺久不见啊!”

    乔氏白眼、乔氏冷笑、乔氏咬牙切齿同时出现,弄得薛飞一阵胆寒。

    “那些小事都不重要,让我们玩一局紧张刺激的昆特……不,多人游戏吧!”

    乔䶮冷哼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赞同。

    “命运指环已就位,穿越时间空间的人啊!你准备好了吗?!”

    一个战火纷飞的片段剪影闪过,一个繁荣的都市生活片段闪过,一个幽暗的地下室闪过,一个巨蛋型的装置闪过。

    在人类科技史上,有那么一朵永恒的花

    时间空间

    有人对此技术做出警告

    但欲望是不会有节制的

    n结束,乔䶮和薛飞来到了一个幽暗的地下室之中,他们的身旁有一个巨蛋型的设备。

    “作者终于在没有订阅的压力下走上了变态的道路了吗?时光机这种内容都敢碰。”

    “总感觉这次的剧本会意外的麻烦。”

    “唔,毕竟关于时间穿梭的麻烦事贼多,蝴蝶效应啊,外祖母悖论啊……”

    某地上空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动翅膀而扰动了空气,长时间后可能导致遥远的彼地发生一场暴风雨

    在这里是想说穿越时间之后做出的任何一件事都可能会导致世界大变

    例如命运石之门中每一条短信都改变了世界开启一个全新的故事线

    外祖母悖论假如你回到过去,在自己父亲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母杀死,但此举动会产生一矛盾的情况你回到过去杀了你年轻的祖母,祖母死了就没有父亲,没有父亲也不会有你,那么是谁杀了祖母呢?或者看作你的存在表示,祖母没有因你而死,那你何以杀死祖母?

    薛飞用手轻轻敲了敲那个蛋形的机器,“按照套路来说,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时光机了吧!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光机到底是我们来到这个地方的工具,还是我们将要使用的东西。”

    “是呀,那种问题太关键了。”

    薛飞也没有着急,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如果说这是我们穿越过来的工具,那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乔䶮很是自然的接过了话头,也只有他才能和薛飞这么默契的玩二人转,“是原先有人在使用时光机的时候弄出大乱子来了,我们来救场;还是说我们就是时光机的制作者,来到这个世界正准备搞事情。”

    “如果这是我们将要使用的东西,也就分成两种情况,我们是去拯救世界还是去搞事情。”

    乔䶮钻进那个机器中一阵捣鼓,“话说这机器就没个什么信息记录之类的东西吗?什么见鬼的人做的这种破烂玩意,若是有信息记录就好了呀!”

    “第一,我觉得按照设定这东西大概率是我们两个人弄出来的,你别又一次自我吐槽了。第二,你以为谁都是被命运石头门选中的人吗?谁都能t到世界线的变动的吗?”

    “这要是没有察觉世界线变动的能力,我当场去摸电门,穿越出去正面硬肛作者,保证肛的他明天走路腿都发软……”

    “唔,你这话的信息量好大……喂,等等有动静……”

    一大群人冲下楼梯时的脚步声传来。

    薛飞和乔䶮保持安静,并找了掩体躲了起来。

    一大群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抱着机枪就开始扫射。

    薛飞本能就想要用技能来硬挡,但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技能和装备都被锁死了,于是开局两分钟就打出了gg。

    一阵天旋地转的晕厥感袭上薛飞的大脑,再度睁眼时自己仍旧站在那地下室中,如几分钟前一样。

    “唔,死回来了?”

    “不对,不对,不对!”乔䶮如陀螺一样在原地转着圈。

    “怎么就不对了?发生什么了?”

    “我们刚才死了对吧,那我们现在呢?”

    “活着呀,在几分钟前活着。”

    n了,时间机的存在说明我们是肉体穿越时光的,当肉体穿越时光的我们死亡之后,在每一个时光点的我们应该就是真正的死亡了才对,我们的死亡也会对未来产生重大影响,那我们现在凭什么会复活。”

    “唔……也许是世界线不同?”

    “你是想说刚才是我们在那个时间点死掉的世界线,而这个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线?那也不对呀,世界线为什么会变动?”

    “等等呀,你脑子卡住了,你先冷静一下。”薛飞硬拉着薛飞坐到了地上。“我们作为人类,是一种低纬度的存在,因此对我们来说世界线的变动应该是我们做出了某些可能会导致改变的事,但在游戏中,是有高维者存在的。”

    “对,是我局限了。游戏系统在这个世界就是最高纬度的存在,祂可以把我们在不同的世界线中丢来丢去。”

    “好了。”薛飞大刺刺的伸了个懒腰,“我们就别纠结时间线等乱七八糟的设定了,别去迫害作者的头发和订阅了。”

    乔䶮起身向着楼梯走去,“那我们就出去看看吧,这次应该不会死掉了呢!我对这个剧本的走向很是好奇啊!”

    “唔”薛飞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挠着头,“我倒是挺讨厌这种设定的,因为会死很多脑细胞,还是打打杀杀的比较适合我……”

    两人从地下室走出的瞬间,刺眼的阳光打在脸上,让人极度的不适应。

    “老大你们来了!”

    只见此时地下室外停着许多辆黑色的轿车,还站着许多的黑西装黑墨镜男子。

    看到他们的瞬间薛飞差点就想要跪在地上叫爸爸了,但被那中气十足的叫声给停住了。

    再仔细看过去,这些人不仅没有拿着凶器,还毕恭毕敬的,一副我们就是老大您最忠诚的舔狗的模样。

    薛飞壮着胆子,板着个脸,身体极度僵硬的坐到了那些黑衣人准备的轿车中。

    那些黑衣人的真的是训练有素,接到人之后毫不拖沓,上车就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