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一百零八章 全身上下都是梗的配角们
    除了薛飞,其他的人都是两两结伴的。

    两人一组是非常微妙的一种情况,因为这是一种很亲密的状态,两个人可以搞紫色,也可以搞橘色,还可以搞黄色,美滴很!美滴很!

    让我们看看这都来了怎么样的奇葩吧。

    第一对是一对情侣模样的男女,穿着日式高中生制服,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人的中二属性点满了。

    女子的右眼戴着眼罩。

    仅从这眼罩就可知道这两个人是重度的中二病患者,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从口中说出“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放逐这个世界!”这种独属于二刺螈的台词来。

    顺带一提这两个人在背景中属于的势力是原初混沌、恶魔护卫。

    他们在剧本中的任务是,解救被困在岛上的长老。

    第二对是一对情侣模样的男人,他们一人穿着黑色的风衣,一人穿着米色的风衣。

    一个人有着一头黑色的小卷发,一个人有着橘色的头发。

    一个人满脸的不耐烦,一个人满脸的厌世感,走在一起c感十足。

    江湖人送外号双黑。

    他们在剧本中的阵营是塞西尔之魂和时空裂缝团,得到的任务是找寻传说中的魔王的踪迹。

    第三对是一对情侣模样的女子,两个人皆穿着jk制服,一个人有着栗色的的短发,一个有着茶色的双马尾,袖子上还挂着一个风纪委员的标识。

    她们两个在剧本中的阵营是白银之手和真理议会。

    得到的任务简单概括来说就是“圣光啊!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在小岛的中心处有一个漆黑的祭坛。

    六根漆黑的柱子朝天矗立着,几个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鬼鬼祟祟的来到了祭坛处跪下。

    “我伟大的主人啊!你卑微的仆人前来觐见!”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大人,都按照你说的安排好了,七名外乡人都已经来到岛上了!”

    “很好,给我把他们几个人的性命都给留下。”

    “吾等,一定会将这些人的性命献给大人。”

    “当吾重登王位之时,诸逆臣皆当死去!”

    “为吾王的诞辰献上贺礼!”

    薛飞在松子小姐姐的带领下在森林中飞快的穿行着。

    “我们这是在往哪里去?”

    “岛的中心处!这座岛笼罩在那未知岛主的力量之中,越是靠近岛的中心盘踞的怪物就越强,岛主的奇异力量也就越强!不论你是先要去找什么圣物,还是想要逃离这座岛,你都要去面对那个传说中的岛主。”

    nk,懂了。”

    松子小姐姐如一片落叶般停在了一根树枝上。

    她对着薛飞比了一个手势,向他示意前面有敌人,要小心。

    薛飞也跳到了一根树枝上,向前看去。

    一只身躯如巨木般粗壮的蛇盘踞在他们两人前进的路上,蛇信子不断的抖动着。

    “这就是这座岛的四大魔兽之一,丛林巨蚺。它的身长数百米,身体微微扭动就能把森林中最粗的树撞断,它的牙有剧毒,它的鳞片可以抵挡住绝大部分的攻击。”

    “我们来找它的原因是?”

    “因为有这样一个传说,只要能够将四大魔兽全部杀死,就能够摆脱那个岛主。”

    “没有问题,交给我吧!”

    薛飞比了个大拇指,一副老夫天下无敌的样子。

    “那我在远处牵制,其他都交给你了!”

    “看我表演吧!”

    四道灼热的光箭飞驰而去。

    光箭是瞄准着那巨蚺的眼睛而去的,但任何野兽对于危险都有种不讲道理的预知能力。

    在光箭快要命中目标的时候,那巨蚺一转头,让光箭打在了鳞片之上。

    毫无输出,甚至没有破防!

    受到攻击的巨蚺向着薛飞两人就冲了过来。

    松子小姐姐趁机闪身躲避,手中弓箭任就不断的射着。

    薛飞则直接跳到了巨蚺的身上。

    倒提豪龙胆,在巨蚺身上奔驰着。

    豪龙胆的枪尖寻找那巨蚺的鳞片的缝隙而去,奔驰着的薛飞就如一个精准的去鳞机器,将巨蚺弄得皮开肉绽。

    巨蚺一阵吃痛,不住的扭动着身躯,想要将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异物弄走。

    薛飞哪里会让它得逞,双腿就像是生了根一样,紧紧黏住巨蚺。

    移动速度不断的加快,移动的轨迹也从最开始的直线变成了波状螺旋。

    若是从远处看去,薛飞此时战斗的姿态流畅的宛如一门艺术。

    就像是兵长在削后颈肉般熟练的让人心疼。

    松子本来还想着自己在远处用弓箭打打支援,现在发现自己只要安安心心的看戏就好。

    薛飞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把巨蚺变成一只滑溜溜的泥鳅。

    松子远远的看着,不知该做出何种评价。

    她本以为在战斗的时候,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个人的极限,可此时他与巨蚺间的战斗又向她证明了他的极限不止如此,那么此时此刻是他的极限吗?

    他会不会在遇到新的敌人的时候展现出更强的实力来?

    深不可测!除了这四个字,松子完全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一圈又一圈,巨蚺的鳞片被无情的收割着。

    巨蚺无助的扭动着身体,它那鳞片剥落了的身体与地面碰撞,给巨蟒造成了更大的伤害,将附近的大地与树木全都涂上了红色。

    而薛飞呢,俨然化身一个无情的跑步机器,什么也不管就是单纯的跑。

    他早就可以了结这被破除了防御的巨蚺,但他偏不,就是要这样用豪龙胆在巨蚺身上留下更多的伤痕,造成更多的痛苦与折磨。

    被逼无奈的巨蚺已经开始用尾巴来拍打自己的身体,来试图摆脱薛飞的折磨。

    可这只是无用功罢了。

    “嘶嘶嘶嘶”巨蚺发出哀鸣。

    似乎是再也不像忍受如此的折磨,它扭过脑袋,用它那沾满毒液的獠牙在自己的身体上狠狠咬了一口。

    神经毒素注入身体,巨蚺就此结束了它那无人敢评价的一生。

    薛飞跳回了树枝上,此时他原本银白的盔甲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他竖起大拇指对着松子笑了笑。

    可此时他的笑容,在松子看来,宛若一个深渊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