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227章 那么什么是爱情呢
    薛飞晕晕沉沉的睡过去了,意识显得有些虚幻。

    意识再度回来了时候,睁开双眼,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此时的情况很奇怪,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周身的黑暗,甚至能够感知到自己只要继续向前走,一切都会得到答案。

    按了按自己的脖子,有些疼,他大概知道自己这里怕是又进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状态了。

    并没有多少的惊慌,甚至还有些暗暗的期待,想知道这次又会有什么新奇的故事发生。

    薛飞顺着心中的那个感应一步步的向前走着,他一点都不着急去看那远方到底有些什么,甚至还很有闲情逸致的玩着单脚跳。

    嘴中哼着意义不明的小调。

    nle  arene nu  are  aner(当你是陌生人时,别人也会陌生)

    我是个有梦想的小小孩……

    我我我,有点无聊啊……

    我一觉醒来就来到了奇怪的地方!

    我有点慌张,我也有点点惊喜!

    ……

    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就连时间这个概念都显得有些奇怪,距离这种概念也是奇怪的不得了。

    不,换一句话说,时间和空间这种概念到底存不存在都很难说。

    话说这里应该算是他的潜意识啊,嗯……大致应该是那样的!

    乔?回想着弗洛伊德与梦的解析的相关内容,他看书看得挺不认真的,完全想不出什么完整的理论来,只能说是浮现出些许的片段。

    在潜意识的世界之中分析潜意识是不是有些吊诡?

    或者说就像是那个荒诞派的戏剧一样全是调侃与混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飞的心中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启示,要找的东西就在前面了。

    即使是这种时候薛飞也没有感到焦躁,甚至脑子还在不由自主的幻想着。

    那些书上写着的有关神启之类的东西,那种感觉是不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呢?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也可以去做宗教领袖?

    那得好好的想一想自己该怎么样为自己的宗教设定名称和教义,这可是满慎重的一个事情呢!

    要不宗教的名字就叫薛飞最帅宗教吧!

    然后宗教要干的事情就是每天对着自己的帅气照片,吟诵经文,经文内容就设定为薛飞大人长得就是最帅的那一个,薛飞大人写的小说是最最最好康的,薛飞大人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对的!

    就这么瞎想了一通,薛飞走到某个特定的位置,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嗯,自己的直感就已经告诉自己这里就是要到的地方了。

    唰!

    光线缓缓的爬满了整个世界。

    正常的情况之下黑暗之中出现光亮,那黑暗中的人的眼睛是会受到强烈刺激的,不过这次的光线很是奇特,并未对他的眼睛造成任何的伤害。

    “喂,你这也太太太慢了!”

    那熟悉的慵懒的声音响起。

    薛飞抬起头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脑子略微的卡顿了一下,是出现在这里的自己是一号,还是自己是一号?

    啊,这个貌似并不重要。

    “我并没有耽误,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过来罢了。”

    “你小子可真的是贼坏啊!把我关在这里让我,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玩?”

    “喂喂,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最早的时候明明只有我一个意识的对吧,是你冒出来把我关了起来才对吧!”

    “喂喂,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难道还要我来重复吗?”

    “好吧,好吧。所以说这次是怎么一个情况?”

    “大致的情况就是……”

    “就是……”

    “就是我也不知道……”

    “啧,我还以为这次是你搞的鬼来着。”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闲聊一会呀!”

    “行呀!你说你准备聊些什么?”

    “聊聊爱情吧!你觉得什么是爱情呢?”

    “喂喂,你不觉得两个大男人聊爱情这种事情多少有些扯淡吗?”

    “你这话有些问题,严格上来说,我们两并不算是两个大男人,我们只能算是同一个人,我们这个就叫自己和自己聊爱情。”

    “行吧,聊!我们可以说是所有的记忆都是共享,所有也就不啰嗦那么多了,你大概是能够知道我在玩所有的galga的时候我只会推一条线,其他的线不管多么有趣我都不会去玩,因为在我看来,你喜欢那个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订好了,不会因为些许其他的因素而变化,比如说,我会坚定不移的选择三色绘恋里的文芷,命运石之门里面的助手……”

    “你玩游戏是那个样子,但是刚才在外面为什么要调戏张晓菲啊!”

    “那种情境之下,她又那么可爱,情不自禁啊!”

    “不是,你以为我之前花了多大的功夫才拒绝了她啊!”

    “对于你来说张晓菲是个一起吹牛打屁的人,对于我来说不是一样的,她就是个陌生人哟!”

    “放屁,那瑜怎么办?!”

    沉默,瞬间就沉默了。

    死一般的沉默在空气之中凝结,强烈的低气压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同一个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活动时间。

    彼此踩雷区,想要踩歪都不可能。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提她的……”

    自己开始给自己道歉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敲下这句话的时候,诡异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一路走过来的那个薛飞略显颓唐的坐了下来。

    “所以说啊,你为什么要提有关爱情的事情呢?”

    “我就是好奇,不,这个词语一点都不准确,应该是纠结,瑜、晓菲、乔?……你……或者应该再加上我,我们会怎么样做出选择呢?”

    “我……”

    “你有答案?”

    “嗯……”

    “我大概可能猜到你的想法吧……”

    “那就老老实实的闭嘴吧!”

    “话说为什么一定要做出选择呢?”

    “e……该怎么说呢!这种东西应该算是命中注定的吧!”

    “连命运这种东西都拿出来说事了吗?”

    “对啊,如果你不喜欢命运这类的词语,那我大概换个说法吧,现在是一夫一妻制的社会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