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网游小说 > 这个人超强却只想咸鱼 > 第182章 挑战
    瑜接到了一个略显奇怪的挑战邀请,是薛飞发给她的。

    “这个闷骚的小子不是一向遇事能躲就躲的吗?怎么居然来主动招惹我了?不过丢了记忆的他倒比之前好玩多了,见了我就会脸红,而且还会尬撩倒也有趣的紧!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大事,我就陪他玩玩吧!”

    怀揣着宿命的人啊,在时间与空间的角落中会晤,他们之间将碰撞出这么样的火花呢!

    游戏开始仅仅是给了那么一个自上而下的俯视图,那是一座桥,一座撒满星火的桥。

    忘川河畔有黄泉,奈何桥上绝离别。望乡台边泪两行,孟婆站旁述哀伤。一碗迷汤穿肠过,前尘往事随风扬。千世轮回为相见,缘订三生情意长。

    n一般都是这样不会太长,简单易懂。ii

    薛飞被人潮裹挟着在那奈何桥上晃荡前行着。

    他并没有肆意妄为而是静静的跟在众人身后,以观察情况。

    挑战模式与剧本模式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不确定性,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对手会在什么时候出来,所以才更加刺激非凡。

    更何况这次薛飞本就想要搞个大新闻出来,一时间就更是有些惴惴不安。

    奈何桥随长,但也终究是有个尽头的,桥的尽头处站着一个身穿紫衣、身形小巧、满头银发的女子,想来这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孟婆了。

    只不过这孟婆可一点老婆婆的样子都没有,若是细说的那模样倒是更像是个婴孩。

    薛飞刚想要对这孟婆的身材点评一番,就见孟婆衣服上飘出一根紫色丝带,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随后就被那衣带给拽了过去。ii

    “和老身说说,你是何人不生不死的来这作甚啊!”

    和她那副外表不同,孟婆的声音是个老太太的声音,虽有几分的老气在,却也不会让人不舒服。

    “我的名字是目下无尘,至于为何会在这里我其实有些迷惑,我先前正在睡觉,等醒过来就在这个地方了。”

    孟婆掐指演算了一番,眼中不时露出疑惑之色,“真是奇也怪哉,老身竟然推算不了你的情况,罢了,罢了。”

    “敢问小子现在可有什么能做之事?”

    薛飞表现的是毕恭毕敬,身为一个资深的冒险者他可很是明白这种发布任务的nc是怎么也招惹不得的。

    “不论何种情况,活人过了奈何桥那就已经是个死人了,你的情况特殊,现在算是半死半活。老身也不知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ii

    “还请大人赐教。”

    “活人活在阳界,死人在这阴间这是规矩。嘛,凡是总还是得讲个例外的不是,你就是那种例外,你既可在阳界也可在阴间,且再也无寿元限制,唯一的问题就是天地虽大你无以为家。”

    孟婆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这个年轻人的表情,见他面不改色的接受了如此事实,心中不由大惊,任何人遇到如此大事都难免会惊慌失措,而这个年轻人如此轻易接受了这种事实,此等心性着实可怕。

    孟婆哪里能够想到对于那些玩家来说游戏的世界本就是无以为家的,他们的家在外面。

    “多谢大人指教。”

    鞠躬行礼之后薛飞也没有挪步子就站在孟婆的身边。ii

    孟婆也懂薛飞的意思笑盈盈的开口说着,“小子,你若是不嫌弃就在老身手下做点事吧!”

    “多谢大人收留。”

    “行了,你就在这地府随意转悠转悠吧。”

    薛飞从那奈何桥向地府的更深处走去,心中不断的盘算着瑜会在什么地方。

    地府的深处并不是一片的荒芜反而是热闹非凡,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看着着实是喜人。

    各色的鬼物都在这地府之中生活晃悠着,凌乱之中又不乏秩序。

    当然也有各色热闹事件发生,例如薛飞就看到一个配着长刀的男子在地府之中当街杀鬼,也不知后来有没有鬼把他给拦下。

    另外一边,瑜的出生点是在一个鬼蜮。ii

    鬼蜮和地府可不同,地府那是秩序的象征与代表,而鬼蜮则是天地怨气的汇聚之处,活在鬼蜮之中的少有良善之辈,大多都是冤魂厉鬼。

    瑜出现的地方是鬼蜮的最底层,那里盘踞的大多都是些没有自主意识的鬼魂。

    再加上瑜的身上满是生者的气息,那些鬼魂就不自觉的袭向了瑜。

    瑜也是丝毫的不含糊,拿出了自己那方天画戟抡了个圆,一道血红色的光圈以她的身体为圆心四散开去,将那些鬼魂给屠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整个底层的阴气都要少上那么几分。

    她也没有兴趣和那些破不了她防的残魂耗时间,提着长戟就向鬼蜮二层而去。

    鬼蜮二层的光景和第一层那可是大不相同,虽然荒凉是同样的荒凉,但这层的鬼物至少是有神志可交流的家伙。

    千万别以为在鬼蜮之中出现人类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掌握有超凡力量的人类出现在什么样的地方都是不奇怪的,毕竟人类的好奇心能够驱使他们去做任何一种作死的事。

    瑜在这第二层也没有闹事,只是不断的观察着,想要弄明白这次的战斗剧本到底是几个意思,而薛飞又可能藏在什么地方。

    世道艰难人心险恶,并不是说你不去惹事,就能够万事大吉的,在很多的时候麻烦事会主动的惹到你身上来。

    一个穿着墨绿色道袍的枯瘦男子走到了瑜的身边,猥琐的嘿嘿一笑,“这位姑娘哪里来人啊,我看着面生的很哪!第一次来这藕塘南关岭鬼蜮?你看着人生地不熟的,要不要我来给姑娘你带个路,当个导游?”

    “滚!”

    “老夫可是有些年没有见到过如此狂妄之人了啊!”

    瑜翻了白眼连滚字都不愿再多说,就准备离开。

    老道甩了甩手中的浮尘,直接将瑜给拦了下来,“年轻人在外不懂规矩没有什么关系,老道来教你,这鬼蜮二层可是老道我做主的!知道老道背后是何人吗?老道背后站着的可是三鬼将大人,你若是再放肆……”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瑜一拳给直接砸晕了,“什么是规矩?拳头大就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