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七百六十章 谢良发脾气
    如此做,就算沧澜宗在比试上赢了其他宗门,也会被人诟病品行不行。

    至于谢故的异样,他们不提谁会知道。

    而沧澜宗的弟子若是提了,在其他人有着先入为主的观念看来,也不过是沧澜宗在为谢故脱罪而已。

    还真是将一个好好的把柄送到了天黎宗的手上。

    苏玖猜测,若无意外,今天天黎宗的人根本不会私下来找他们谈。

    就等着明天比试之前,将这件事一并爆发。

    夏珏则开始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桌子。

    似是察觉到了苏玖的异样和想法,他不禁笑了笑“别想那么多,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苏玖自是相信夏珏师兄的,但她还是决定要做一件事……ii

    ……

    天黎宗某房间之内,药瓶被皮拉啪啦的摔了一地。

    但随即那摔了药瓶之人,又疼痛难忍的捂住了自己的伤口,脸上满是狰狞之色。

    “那个畜生!当初他出生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将他掐死!

    我还没要他的命,他居然想着要我的命!”最可恶的是,居然还让那臭小子差点成功了。

    方才谢故出手的时候,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谢故不一样了,虽说谢故也和他一样是筑基期,但其灵气纯度绝对已经在他之上。

    而如果真的打起来,想来他也不是谢故的对手。

    尤其是方才还发生了那么丢脸的一幕,让他越发的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直接掐死他。ii

    旁边的两个外门弟子手里还握着药瓶,一时间也不知道这药还要不要继续上。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继续过来给我上药。”

    语气可谓真的是极其的嚣张跋扈。

    两个外门弟子对视了一眼,眼底齐齐的流露出了一丝不满。

    “这人还真的把自己当个爷了,也不想想,倘若不是掌门谁会搭理他。”

    “别急,他的好日子快到头了。你以为他做出那等事,掌门还会轻易饶过他么?”

    二人一边给谢良上药,一边以神识在交流。

    大概事交流的太过于认真,一时不差,竟碰上了伤口。

    谢良当场便发了脾气,直接将那外门弟子推到了一旁,抓起旁边的药瓶子便朝着那外门弟子的头上砸了过去。ii

    那外门弟子有些绝望,这人再废物也是个筑基修士,这在气头的一下子,恐怕会要了她半条命。

    眼看着那药瓶子朝着自己飞来,女修眼底划过一抹狠厉,她咬了咬牙,准备挨上这一下,寻思着,到时候干脆以受伤为由,让掌门换个人来伺候谢良。

    只是还没等药瓶子磕上她的额头,一股柔风便将那药瓶拦了下来。

    “你还有脸朝别人扔药瓶子!谁给你的脸!”说罢,那浮在半空中的药瓶子便直接炸裂在了谢良的脚下。

    碎片飞溅,谢良又是离得最近,他的脸上瞬间便多了两道划痕。

    面对李掌门,谢良心中有怨有恨但更多的是惧意。

    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他如今也知道了,自己对于李掌门而言到底是什么。ii

    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修为长得那么快,但每次和李掌门双修之后,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点。

    说白了,他只是一个炉鼎,一个用自己的修为增长李掌门修为的炉鼎。

    甚至他怀疑,只要有李掌门在,他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有更多的提升,而自己被李掌门利用到极致之后,也不过是被一脚踢开默默等死的命运。

    他想过离开宗门,自力更生,可是他早已被李掌门养废了,他虽然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却也知道其凶险。

    他不过只有筑基期,单独生存在外,说不定什么时候便死了。

    说到底,谢良还是怕了,他畏惧于那些未知的危险。

    比起那些未知的危险,现在的生活无疑幸福的多。ii

    于是,谢良屈服了,他自认为自己是个没什么骨气的人,当然骨气这种东西,在修真界也变得没那么重要。

    按理说,他原本只不过能活短短百年,但是自筑基后,却又多了百年的寿元,这也相当于他凭空多赚了百年的寿元。

    这样一想,谢良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

    而他能有如今的一切也都是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

    谢良看着走进来的李掌门,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添上了一抹谄媚。

    “师父,你看我都受伤了……”

    李掌门有些厌恶的看了谢良一眼,突然觉得有些反胃。

    有着四十岁容貌的男人,居然还同她撒娇,李掌门忍不住有些怀疑的看了谢良一眼,为什么有着纯阳之体的男人会是这个样子的。ii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叫秦铭的少年。

    冷硬禁欲,那才是纯阳之体该有的样子。

    可惜了,是茗剑宗的亲传,她碰不得。

    李掌门最近对待谢良可以说越来越没有耐心,尤其是出窍之后,她对于谢良的难忍更是差点刻在了脸上。

    “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和哪个女子滚在一起,我就将你和她一起送去给妖兽加餐。”

    即便李掌门恶心谢良,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东西,她还没有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的习惯。

    李掌门这句话说的极冷,谢良也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认真。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之前是那贱人勾引我,给我下了药,才使得我一时没能把持住,以后绝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ii

    两个外门弟子低眉垂首于一侧,但嘴角却几乎是同时勾起。

    “还真是个傻子,真以为掌门什么都不知道呢。”

    “到底有没有用药,以掌门的修为看一眼便知道了,也就他自己为自己编的理由天衣无缝。”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掌门似乎还是会放过他。”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但是你看掌门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显然也是没将他当成一盘菜,他再作死两次,我觉得便是连掌门都不会再容忍她。”

    两个外门弟子利用传音入密在交流,而谢良还丝毫不知自己已经引起了众怒。

    李掌门若有所觉的看了一眼那两个外门弟子。

    两个弟子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立刻闭了嘴。

    是啊,他们传音入密的小手段,能骗的过谢良,又怎么可能骗的过李掌门。

    李掌门见这二人老实了,这才再度将目光放在了谢良的身上。

    “你们两个先出去。”

    这话虽然是看着谢良说的,但两个外门弟子也知道指地是她们。

    那二人多看谢良一秒都觉得恶心,自然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房门一关,整个房间都静了一瞬。

    想到自己还未处理好的伤口,谢良脸色变了变,他都这个样子了,李掌门不会……

    似是猜到了谢良在想些什么,李掌门有些辣眼睛的偏移了目光。

    “我有一件事要交代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