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三百八十章 一对姐弟的对话
    他们通过傀儡所在的石室的传送阵,所传送过来的地方是一个不算太小的书房,书房很大,似乎还具有里外夹层的存在。

    苏玖刚被传过来就察觉到了有人的存在。

    她赶紧给自己贴了一张隐息符,同时也给陆续过来的同伴也贴了一张。

    苏玖直接传音入密告诉他们,房内有人。

    余烬面上微微诧异,因为他方才发现这墙是有隔绝神识的作用的,但是对苏玖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余烬传音入密道“你能透过墙察觉到人的存在?”

    苏玖点头“不过感觉到的波动很微弱。”

    余烬嘴角微抽,那也很厉害了好么。

    其他三人倒是见怪不怪,并没有什么反应。ii

    其实这墙对苏玖的神识隔绝也有一定的影响,只不过对她的影响要远小于对其他人的影响,不至于让她的神识完全失效。

    几人在轻手轻脚走进第一个房间之后,苏玖瞳孔猛然一缩。

    余烬发现她的脸色似乎有几分难看“怎么了?”

    苏玖双眸极深“这四周的墙壁可以隔绝神识,但是这地砖却不会。”

    几个人面面相觑,屈膝半蹲,将一只手撑在脚下的地上。

    云环翎咬牙切齿道“郑家人是疯了么!?”

    是的,这下面是一间间密室,密室中关着的都是炼丹师。

    余烬眉眼深了深,抿了抿唇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倒是云环翎带着几分若有所思“前两天我去一间茶楼无意中听到郑家两个炼丹师的一段对话,其中便提及过,郑家对于不听话的炼丹师的处理,似乎就是像现在这般关起来,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关在这样一个地方。”ii

    乔子容忍不住感叹“真可怜啊。”

    余烬却是一反常态的嗤笑“有什么可怜的。”

    这回不只是乔子容,便是云家兄弟也多看了余烬两眼。

    余烬却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看了看如今这房间的丹药。然后又非常不屑的放了回去。

    在一行人进入到第二个房间的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了从里面房间传来的一阵争吵声。

    “郑十四,你做人可要讲良心!”

    “郑十一,我若是没有良心,你还能活到现在?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栽赃陷害的郑立,你说郑立倘若知道了,他会对你做什么?”

    “呵!你是我亲弟,你觉得郑立发现了,你会逃得了干系?我的好弟弟,你要搞清楚,我们俩在这郑府之中从来都是被捆绑在一起的。”ii

    “行了!不用提醒我这件事,我只问你,后续你打算怎么处理三十七的事情?他那般阴险肯定已经在暗中查证了,丹药这条链子掌握在我们手上,我们可以说是最不禁查的。”

    那叫郑十一的女子笑了笑“能怎么处理,自然是让他的第二条吸灵石的链子也断绝。既然他要查,就让他自己先忙上一番。”

    叫郑十四的男子拧眉,似有些不赞同“这毕竟是关系到郑府的第一条链子被断是意外,第二条链子再被断,我怕便是连爹都会彻查,何况我们郑家上面的那位恐怕也是得罪不起。”

    郑十一眉目狰狞“那个老不死的,被二夫人这些年可摧残的不轻,放心吧,说是还有三十年的寿元,但如今这府上谁不知道也就这两年的事儿了。他现在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呢,哪里有心思帮郑立做些什么。”ii

    说到这里郑十一顿了一下“至于我们上面那一位,他们在郑家这些年捞的金够多了,我们刚好可以利用郑立摆脱他。何况吸灵石这种东西本来也只能在暗处偷偷操作,真被流华剑派那种老古板的宗门发现,我们怕是要成为那被顶在最前面的炮灰。”

    郑十四面露诧异之色“姐?你早有如此打算?”

    女子漫不经心拨弄着指甲“不然呢?这郑家呀,还是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心。”

    “那八哥,你准备怎么处理”

    女子嗤笑“老八想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那块料子,啧。总之,我们只要维持现状,顾好自己的丹药市场,到时候很多东西都会顺理成章的成为我们的。”ii

    那郑十四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笑的极其开心“姐你可真是太聪明了。”

    郑十一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只看这个弟弟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以为自己做主郑家后,会将郑家让给他么?

    郑十一内心嗤笑,让他做上几天梦倒也无妨,在这诺大的郑家,哪有什么亲情可言。

    她娘在寿元临终前,曾将郑十四托付给她,让她好好照顾弟弟,当时,其实她也是真心的,毕竟那个时候的郑十四只有六岁。

    然而这世间,什么都在发生着改变,他们姐弟最终还是因为这权势而生了隔阂。

    也许到最后一刻还要刀剑相向。

    不过亲情?亲情有权势重要么?ii

    苏玖抿了抿唇,这郑家内部还真是乱透了,只是郑家家主的寿元竟只剩下两年了么?

    余烬也是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而郑十四自己乐了一会儿才想起一件事儿来,只听他对郑十一说道“对了之前听门口的守卫说,那几个杀了三十七的结丹修士如今进了余家。”

    女子眼中瞳孔微扩,显然有些诧异,她低声呢喃道“竟是余家的人么?”随后她目光一厉,狠声道“遭了!”

    女子匆匆的朝着另一个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郑十四一头疑惑道“姐!出什么事了?”

    女子冷冷的看了十四一眼,动作更快了几分“郑立怕是要借此做文章,栽赃陷害是小事,倘若和余家的人有勾结,你说他若告诉了父亲,这郑家还有我们什么事!”

    女子磨了磨牙,心道,怎么就这般巧,偏偏是余家的人。父亲对于余家之人有多痛恨,她会不知道么!

    郑十四也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瞬间清醒,也跟着女子匆匆离开。

    如今的当务之急便是在父亲面前撇清和那些金丹修士的关系。

    看着这些人消失在传送阵,几个人都纷纷走了出来。

    苏玖靠着墙壁一言不发,没想到误入这个密室,竟然会听到这样一个大消息。

    如此看来,这一对姐弟,掌握着的是郑家的丹药,而这位叫郑立的掌握的应是吸灵石方面的。

    而且这吸灵石的线路似乎还有一条,就是不知道这一条的吸灵石的线路如今在哪里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背后似乎还有人。

    郑家势力已是不小,这样看来,能控制郑家的,便只剩下了一线宗门。

    如今,灵飞大陆的一线宗门只有四个,就是不知道哪个宗门进行了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