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苏绵绵的心思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苏玖几乎不是待在冰隐峰,就是在苏绵绵那里。

    每次苏玖去找苏绵绵的时候,十次中有九次,金辰都会在她那里。

    有时候,甚至会赶上被强行喂狗粮的时间。

    能看得出,他们二人虽然还没有挑破那嘴明面的一层纸,但怕也所离不远了。

    苏玖欣慰,却也带着一丝惆怅。

    这天夜里,苏玖被苏绵绵强行留在了火焰峰。

    苏玖看苏绵绵表情不对,似有心事,便也由着她来了。

    而苏绵绵也不似往常般的随意,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同她说话,而是直接拉了她登上了火焰峰的最高处火焰台。

    夜空中繁星璀璨,还有星河交错,将这极黑的夜也添染了几分光彩。

    苏玖只见苏绵绵向着天空伸出了一只手,她听她说道“小时候,我总以为登上火焰台便可触及天空,后来才发现,即便是登上了火焰台,我也摸不到那天上的星星。”

    苏绵绵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而是转头看向她,声音中透着一股难掩的凄然,语气却是故作轻松“阿玖,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就好比那天上的星星。我也曾拼命的追赶过你,直到你结丹的时候,我才恍然,原来我们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我师父曾告诉我,以我的资质,大概要五十岁才能结丹,五十岁对于一个有着五百年寿命的金丹修士来说只是刚刚起步,可是对于我来说,离你怕是已经很遥远了。”

    苏绵绵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曾天真的以为,我们之间会一直一直走下去。但其实这些根本都是我的妄想。

    我师父说,你已经金丹期大圆满了,而且气息极为沉淀,如果你想结婴甚至已经可以结婴了。而我却还停留在筑基中期。我们之间注定相隔了天堑。”

    苏玖胸口微微一滞,但依然还是像小时候那般摸了摸苏绵绵的头顶。

    “我强大了有什么不好呢,我走在前面,可以更好的保护你,让你未来的路更为平坦。什么都替你试过了,不是更好么?”

    苏绵绵侧过头躲开了苏玖的手,而是突然凑近到她的面前,她直视着她的眼睛“你在害怕。”

    “我早已不是小时候的我,这些年,也曾经常在外历练,见过了背叛欺骗,也见过了生死离别,我见过的事情太多太多,你方才就是在害怕。所以阿玖,你在怕什么呢?”

    苏绵绵这样一句话,问的苏玖心头微颤。

    她放下了原本还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双眸微垂。

    关于那本书她永远都无法说出口,因为即使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即使别人信了也不会理解,就像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生一般。

    她想她即便和苏绵绵说了又能如何呢,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和她一同分担这份忧虑罢了。

    苏绵绵长大了,她甚至可以透过她的瞳孔,看到自己的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那个已经被她埋藏了二十多年的恐惧。

    即使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即使那本书碎了,但是常年的警惕,让她丝毫不敢放松一点。

    所以她才会在历练时时常往宗门传传音符,怕的就是横生波澜。

    其实对于这一方的天道,她心中到底还是残留了一丝惧意。

    面对苏绵绵,她还是选择了什么都不说,苏玖笑了笑“别胡思乱想了。”

    苏绵绵这姑娘天生就是倔强的,就在她还想问什么的时候,苏玖突然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苏玖神识敏锐,当下目光一厉,对着苏绵绵比出禁声的手势,苏绵绵拧眉点头。

    火焰峰很大,火焰台位于火焰峰的后山区域内,以往这里都会比较安静,不会有什么人来,但是今次却被人偷偷潜了进来。

    苏绵绵疑惑的是,这贼人偷偷来这荒郊野岭的后山做什么,便是做贼也不该来火焰台这一边吧。

    苏玖随着血腥味来到了味道的源头,气味的源头是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伤口还躺着血,但却已经呈现了昏迷的状态。

    苏玖眯了眯眼睛,直接将人翻转了过来,看到的便是一张有些眼熟的脸。苏玖微微一思索便想起这人是谁,在玉阳城救援那次,在她掉进无生冰窟之前,最后那个见死不救甚至还落井下石的人,似乎就是眼前之人。

    似是察觉到了苏玖身上的杀气,苏绵绵不禁问道“有仇?”

    苏玖目光轻闪,想到这是宗内,不宜动手,收敛了杀气,她不想让苏绵绵担心,只是笑了笑“同我一个仇人,长得有些像。”

    苏绵绵见苏玖这般说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摸下巴看着眼前之人道“这人是谁啊?还活着么?”

    苏玖探了一下高阳的脉搏,点头“在玉阳城的时候,曾看到此人跟在夏珏师兄的身后,应该是执法堂的人。现在虽然还活着,不过离死也不远了。这件事还是直接交到执法堂比较好。”此人虽落井下石,但她手中始终没有任何证据。

    故而要报仇也只能选择在宗门之外悄悄解决,至少这里是绝对不行的。

    苏绵绵直接找了个身强力壮的修士来背那男人,这人苏玖也认识,正是后来进了火焰峰学习炼器的张亮。

    “其实我背就可以了。”

    苏绵绵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张亮背后的修士“这么一脸血又脏兮兮的,会把你蹭脏的。”

    苏玖嘴角微勾,她还是比较习惯这样真实的绵绵。

    苏玖因为提前传音给了夏珏,所以等到了执法堂的时候,执法堂内已经坐满了人。

    “你们的人。”苏玖指了指张亮后背的人。

    苏玖话落,立刻有执法堂的人从张亮手中接过了人。

    她听到有人小声惊呼道“是高阳。”

    站的比较靠后的沈清月,听到这个名字后,身体反射性的微顿,随后便掩去了一部分表情,匆匆的上前走了两步。

    “阿阳”沈清月轻声叫了两声。

    高阳却是没有回应,她赶紧摸出身上的丹药,往高阳的嘴里塞了两颗。

    “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沈清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了夏珏,但实际在暗示他送高阳回来的苏玖二人更为可疑。

    但是夏珏早就在他们来之前,便用传音符和苏玖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夏珏为了防止有人设局,还特意让苏玖用了留影石。

    所以对于沈清月的质疑,他并不在乎。

    夏珏看了还在昏迷的高阳一眼,神色淡淡“等他醒了自然就知道了。”

    裴真看了苏玖一眼,目光明灭不定“按理说,袭击执法人员”

    夏珏微微拧眉,明显已经带了几分不悦“高阳已经退出了执法堂。”

    裴真一噎,不死心道“那宗门弟子内斗也是被禁止的。”

    夏珏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看到他和谁斗了?另外如果我们记错的话,你并非执法堂弟子吧。”

    裴真面上僵硬,嘴上依然不肯放弃道“这么晚了,送一个鲜血淋漓昏迷不醒的人来执法堂,很明显就是他们二人嫌疑最大。”

    沈清月太了解夏珏了,看到他这个表情的时候便知道不能再继续追究下去了,不由得面色有些发白,对裴真传音入密道“先别说了,不管等会儿夏珏做什么,你都千万别反抗。”

    ------题外话------

    谢谢tsiay,冬宝和在下无良的打赏!

    这里强调,绵绵只是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感慨,并不代表他们的感情发生了变质,她和阿玖的关系只会越来越亲密。

    绵绵也好青青也好,都始终是苏玖心中的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