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五百零一章 混沌阴阳鱼
    法宝交接,却不是苏玖和宫昊间的打斗,而是宁帆和夏珏同宫昊打了起来。

    夏珏还好些,宁帆的嘴角却已经有血迹渗出。

    因为就在方才,宫昊的手掌突然袭向了苏玖,苏玖拼着这股威压,以最快的速度往后撤退,却还是退不过宫昊。

    就在宫昊即将成功抓到苏玖的时候,宁帆和夏珏同时出手了。

    夏珏身上似乎带有抵抗威压的法宝,所以他并没怎么受到宫昊修为的影响。倒是宁帆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紧接着另一边顾凝云也解决了最后一个魔修,加入到了战况之中。

    “小珠,这股威压有办法抵抗么?”

    珠串的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未开口回答,但此时的苏玖已然等不得那么长时间。

    她咬了咬牙,提剑便上了。

    便是他人不说,她也觉得他们这群人此时就像是傻子一般在被宫昊戏弄。

    苏玖目光微暗,从储物戒指中,不知摸出了什么东西,一一射向了宫昊,宫昊若有所觉,轻飘飘的便避开了苏玖的攻击,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看向不远处的她。

    夏珏和宁帆不知被什么所影响,齐齐扫视了一眼苏玖,飞身向后退去,苏玖也借着一股轻柔的力,将顾凝云推离了宫昊。

    就在他们退出一定范围后,夏珏见自己的小师妹,以极快的速度结了个繁复的手印。

    轻声呵斥“起!”

    宫昊四周立刻起来了一个冰层。

    宁帆目光轻闪,他不由得看向宫昊脚步周围的几根白色小巧的柱状物,那正是苏玖先前抛出去攻击宫昊的东西。

    只是此时那柱状物在苏玖结印之后发起了一道冲天的白光,紧接着其四周便形成了一道冰墙。

    它形成的过程极快,从苏玖结印到冰层出现,她不过也只用了几息时间罢了。

    宫昊饶有兴趣的看着将自己围困在其中的冰层,笑意吟吟,却不及眼底,在苏玖看来,他所表现的更多的是嘲讽和漫不经心。

    于是宫昊,在今天第一次碰了钉子。

    他刚要触碰冰层,突然从冰层上凸起一道道冰刺,面对的方向这是他所在的位置。

    因为冰刺的凸起太过于突兀,他一时不查,手上也被划出了几道伤口。

    宫昊的笑意淡了几分“看来还是有些东西的。”

    但紧接着,宫昊身上的魔气暴涨,苏玖只见他随手打出了一道魔气,她所铺盖的阵法便开始动摇了。

    同时那原本凸起的冰刺也不再停留在原地而是齐齐的朝着宫昊发起了进攻。

    苏玖面上泛白,眼中却依然明亮,她紧紧的抿着唇,豆大的汗滴从脸颊滑落。

    “师兄,你们快去想象别的办法,我困不住他多久,实在不行就叫救援。”

    夏珏抿了抿唇,神色微暗,他料到宫昊会有大动作,却没料到他竟敢这般堆砌自己的修为。

    便是宫昊不说,他也猜出了几分,能在短时间内将元婴初期的修为提高到出窍期,想来也是用了不小的代价,不是吞服了副作用极大的禁药便是用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禁术。

    不过据他所观察,他倒是感觉宫昊的情况更趋近于后者。

    关于宫昊,他不算熟悉,却也从执法堂情报处那里了解过几分,宫昊于多年前修炼了会体天魔功。这种魔功似乎是他一名下属在某处秘境寻得的早已失传的魔功。

    据说这魔功极其霸道,但具体如何霸道他便不得而知了。

    另一边宫昊见自己撞击了一下那冰层,却没有碎裂的痕迹的时候,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兴趣。

    于是他又用魔气撞击了第二次。

    这一次的撞击,使得苏玖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而她所设那层冰层也出现了浅浅的裂痕,包括布阵用的介质,缩小版的白玉石柱也出现了裂痕。

    苏玖虽说心疼极了,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心疼的时候。

    苏玖不解,自她方才说完那句话夏珏师兄似乎一直没有动作,她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

    看到的便是夏珏和宁帆各拿出一条阴阳鱼玉佩的场景。夏珏手执白鱼的一半而宁帆则手执黑鱼的一半。

    看着那两半玉佩,苏玖目光微微诧异。

    紧接着,二人将阴阳鱼玉佩合二为一,玉佩骤然光芒大现。紧接着便逐渐浮于空中慢慢的转动了起来。

    苏玖悄悄放出一缕神识,知道了这两半玉佩虽然看似好像合并在了一起,但其实还尚未完全融合。

    关于这玉佩,她也是从典籍中看到过的,这玉佩名为阴阳鱼玉佩,传说阴鱼中封印着属阴的月之力,而阳鱼重则封印着属于阳的日之力。如果只是手执阴鱼或者手执阳鱼,都只能是两块普通的玉佩。

    而组合在一起,便会成为一件极品灵宝。

    这件灵宝的主要作用便是用于镇压和封印邪祟,也是一件鬼魔避之不及的存在。这玉佩封印能力极强,甚至可以越阶封印,但同之成正比的,还有使用它所需要的灵气。

    苏玖现在在担心,夏珏和宁帆光是给它做解封便耗费了这么多的灵气,等过一会儿真的还会有多余的灵气将宫昊封印么?

    以夏珏和宁帆的修为来看,使用这件灵宝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看到这块玉佩后,宫昊的脸色也有了轻微的改变。

    甚至他的声音都起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变化“混沌阴阳鱼?这东西不是早就下落不明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般说着,他盯着夏珏和宁帆看了又看,随即冷笑“看来沧澜宗将这等圣器藏在自己宗门的时日也不算短了。”

    宫昊有心挑拨,在场的修士却无人上当,毕竟东西不是他们的,便是有些酸,理智却也还在。

    宫昊见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引得他们内部生出嫌隙,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现在的道修可真是越来越怂了,要是他们魔修怕是早已打起来了。

    宫昊没了戏耍他们的心思,因为此时他已然感觉到了危机,宫昊有些阴晴不定的看了一眼还在融合的阴阳鱼玉佩,他便是利用功法提高了修为,怕是也难和这阴阳鱼玉佩得以一战。

    他用一团魔气重重击打在那冰层之上,冰层瞬间崩裂。

    随后又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看起来似是要最后一搏。

    苏玖微微拧眉,总觉得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

    阴阳鱼依然在半空之中不停的旋转着,还没有完全融合。

    而宫昊已经等不及转而攻向了夏珏和宁帆二人,试图阻止阴阳鱼玉佩的融合。

    为了让他们二人不受宫昊的打扰,苏玖和顾凝云等修士即刻上前阻止宫昊。

    随着靠近宫昊,苏玖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