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红色的转运珠
    第二类魔种是依靠修士体内的生机壮大自己,而等它成长到一定程度觉得这个修士再没有了任何价值后,它会直接入侵修士的识海,将其搅碎。

    而第三类魔种,也是最危险的一种,它的危险不只是对于自己本身,对于这个修士周围的亲人好友来,也是一种灾难。

    它已经有了独属于自己的意识,在进入一个人身体后,会彻底沉淀下来,将自己完全隐藏起来,它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你的性情,魔的性情多为暴戾,而染上此类魔种修士的性情也会逐渐朝着这个方向所转化。

    其中最可怕之处就是,这样的修士非一朝一夕便能被人察觉出来,因为它的魔性被自己隐藏了起来,它也不会像是第一类魔种那般,往修士的体内灌有魔气,使得旁人直接便能从外面察觉出来,可以,这一类修士和正常的人没什么不同。只会使得心里的阴影和负面的越发的膨胀,等这种情绪膨胀到一定程度,会发生什么,便不好了。

    关于这一类魔种,倘若染上的是普通修士还好,就怕是一个宗门的高层,那对一个宗门来,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好在那两个沧澜宗的弟子所中的魔种是第一类,也是最容易被察觉到的。

    当然,这三种魔种无论是哪一种,都有一个公共特性,那便是能将其净化的方式极少,至少丹药和靠修为硬逼是不能将其拔出的。

    魔种在宿主死亡之后,它自己本身不会死,而是就近再择宿主。

    想到这个可能,夏珏眉眼划过一抹厉色“那个死掉修士,死在了哪里,周围有什么人?”

    宁帆似是早就考虑到了夏珏所想“放心吧,已经找出来了,如今已经感染魔种之人已经被单独关押。”

    夏珏揉了揉眉心“接下来只能和师父商量一下,去一趟云雾峰了……”

    ……

    机宗,遥望台。

    一眉目如星,穿着繁复宗服男子的正前方,悬浮着一个黑中泛着青光的罗盘。

    罗盘上的光明灭不定,映照着夜空,众星闪烁。

    男子抬起修长而白皙的双手,不紧不慢的掐了个指决,罗盘上瞬间迸发出一道红光。

    位于男子旁边的老者观看着象,眉头紧锁,如若,前些年的星象还算得明朗,这两年下来却越发模糊了。

    罗盘之上的变化,随着年轻男子的双手而不断的变化着。

    片刻过后,男子的广袖一挥,罗盘上的星象瞬间定格。

    群星明灭不定,只有那颗红色的星星越发的璀璨。

    男子在看那颗红色星星的时候,眼底难得划过一抹柔之色。

    “看来最多也就二十年了…”老者声音沙哑而沧桑。

    年轻男子想到如今的局面也忍不住微微蹙眉。

    不过想到身后之人是自己的师父,还是安慰道“不定有所转机呢?”

    老者有些心塞的看了一眼那颗最亮的金色星星“也许吧。”

    那最亮星星的周围,不似红色星星周围那般群星璀璨,而是呈现一片灰败。

    看起来到更像是一个孤独的“帝王”。

    他的亮度告诉师徒二人,他确实是气运之子的命星,只是这气运之子在他们眼中也着实过于霸道了些,因为和他接近之饶气运会被他统统吸收,宏光担心,长此以往,这个世界迟早要因为这个气运之子而变得彻底崩溃。

    不止如此,如今有几方万年前所设置的阵法结界也有了些许松动。

    宏光知道那些结界一旦彻底失效将代表着什么。

    但也正因为知道这其中可能会引发的后果,他才会越发的忧心。

    难道万年前的那场浩劫,时隔万年后,还要再次出现么?

    “我前些时日看到祖师爷了,他去了夜幕寒潭所在之处。”

    宏光听到云环翎的声音,将自己的思绪收回。

    “看来你也都知道了。”

    云环翎点头,面上是难得的严肃“如果星象没有骗我们,我们真的只剩下二十年了。”

    宏光看了一眼自己最喜欢的徒弟“你有什么想做的么?“

    “我想去寻气运之子。”当年他在玉阳城第一次碰到郑启龙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气阅不凡,后来他更是根据这饶面向曾悄悄卜算过一卦。

    他清楚的记得,郑启龙的卦象所显示的那一幕。

    方外之人,气运之子。

    想到那次占卜,云环翎的目光不禁就暗了几分,后半句他尚能理解,只是前半句又是何意义?这边他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他身后的宏光却是炸了。

    “不可!!!”宏光第一次这么坚定的否了云环翎想做的事情。

    “那气运之子如今奇怪的很,你没看见他周围的群星一片黯淡么?你还要在这个时候往他的面前凑,是生怕自己的运气太好了么?”

    边宏光边指了指那颗原本的气运之子的命星“你看看那原本属于白素的命星已经暗淡成了什么样子,在我看来,这现在的气运之子就是个吃饶妖怪,谁沾染谁倒霉。

    你以前胡闹便也就罢了,现在你还要拿自己的气运开玩笑么?“

    云环翎沉默了一瞬,随后又缓缓道“师父,你相信有另外的世界存在么?”

    宏光听了云环翎的话,一时间险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又思考起了云环翎的问题。

    他斜睨了徒弟一眼“怎么突然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一直不曾和你过,我曾在无明城看到过郑启龙,第一眼便觉得此人不凡,故此也曾悄悄卜算过一卦。卦象很是奇特…“

    “什么?”

    “方外之人。这是我的九曲罗盘给我的提示。”

    宏光摸了摸胡子又拧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存在,难道师父就不想亲眼看看么?”

    不得不,宏光动心了,只是很快他又回过味来。

    “好你个臭子,感情还是没有打消去找气运之子的念头。”

    “不行就是不行,为师…为师一点也不感兴趣!”

    云环翎撇嘴,心道,骗人。

    但因为宏光的执意,最后云环翎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到底是被宏光扣在了宗门。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郑启龙正位于降魔之地某处密闭空间内。

    一颗红色的珠子隐隐的在他的头顶上方进行着盘旋,不停的有各色的光芒自珠子内射出,打入郑启龙的灵之内。

    倘若有别人在场,定能一眼便认出,盘旋于郑启龙头顶上方的珠子正是消失了很久不见的转运珠。

    只是如今的转运珠早已汪了原来的洁净和纯白,变得如同被血液浸泡过一般鲜红而邪恶。

    nle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