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四十七章
    沧澜宗天元殿。

    掌门坐在正大殿中心的位置,夏珏在一旁负手而立。正前方是一个正俯首做着汇报的男子。

    这男子正是之前在白素那处执法的领头人。

    待那男子交代完事情前因后果之后,掌门便让他退了出去。

    大殿内顿时只留下了他们师徒二人。

    “夏珏,说说想法。”

    夏珏沉思片刻,摇了摇头“没看见具体情况,我也不能断定。”

    “不过照伊正刚才的说法,他在那处黑洞探查不到魔气,应该不是魔修所为。”

    掌门点了点头“毕竟这世间能作恶的事物不仅仅只是魔修而已。”

    夏珏虽然知道怀疑沧澜宗的弟子不对,但面对的人只有自己师父的时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按照那几个外门弟子的叙述,那女修是突然被吸进了洞窟,但是又莫名其妙回来了,这女修会不会也有些问题。”ii

    这时一个红衣女子走了进来,往旁边的座位随意坐了下去,姿态颇有几分慵懒。

    “何止有问题,她的问题大了去了。”

    “也是难为你师徒二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了,人家在外门可是出了名的阔绰,周围跟班都养了一批了,现在已经有两个优质弟子都拜倒在她裙下了,这样看来,以后怕是也不比我的男宠少。”

    掌门皱眉“你这是何意?”

    红绫咧嘴笑了笑“我知道的这点消息还是我小徒弟的跟班告诉我的。”

    “这人曾经在集市和我小徒弟抢过一块玉佩,你可知那玉佩价值几何?”

    红绫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淡淡的怀念“两千块灵石啊。”ii

    “你们不是从外门走出来的所以可能不知道两千块灵石代表着什么,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攒上五年也未必能攒到两千块灵石,更不会奢侈到用两千块灵石在集市买一块只是好看的玉佩。”

    “后来我就稍微查了一下这个叫白素的女修。”

    “出自平城,白家,庶女,家族中没什么地位,也就是说,他们家并不会给她大量的灵石。说句难听的,就那个白家而言,说不定整个家族都没有两千块灵石。”

    掌门若有所思道“说不定是白素会什么丹器阵符毕竟一个低阶修士要是这方面悟性足够,赚到两千块灵石应该也不是很难得事情。”

    红绫点头,又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指甲,并不反驳掌门所说的话“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也有让人注意过她是不是会这些。”ii

    “说到这里,我又有了一个发现。”红绫顿了顿。

    “那白素,还真的是在学习炼丹,不过资质可并不怎么好,到现在为止都没能练成过一炉丹药,然而她能拿出来的灵草却都是有了一定年份的,哪怕是那些最初级的灵草”

    “但她的灵草和她的灵石一样,几乎都像是取之不尽一般,你猜她的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红绫笑了笑,“难怪一个外门弟子有这样的底气敢和亲传弟子叫板,我猜她应该是得了什么特殊的传承吧。”

    夏珏和掌门此时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宗门近年来都没发生过什么,也就是说白素这份“奇遇”很有可能是在她来到宗门之前就已经获得了的。ii

    掌门这一代人心思清明,对于别人的这部分机缘早已看得很开。

    只是忍不住感叹道“看来又是天道所偏爱之人。”

    听到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夏珏心里浮出一个小小的人影,忍不住怀疑,天道所偏爱之人真的是白素么?

    在陆天奇还在内门的时候,白素也经常往这边跑,所以对于白素,他也是见过几面,然而她的修为都是用丹药堆起来的,看起来来颇为虚浮,和那人比简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对于那黑色洞窟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现象,最后也没能有定论。

    红绫倒是想去直接问,却被宁海拦了下来,因为白素并没有受伤,回来后的态度也显然是不想多说什么。如果是白素的机缘,这么逼迫别人说,确实不合适。ii

    最后宁海选了个折中的办法,让人暗中盯着白素,以防她有什么危害到同门的行为。

    再说白素一边,她回到房间后就立刻关紧了房门,如今她也是单独住一个房间。

    她用右手捂了捂胸口,感觉心脏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不放心的顺着门缝向外看去,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

    惊慌的拿出一个隔绝神识的阵法,只不过阵法比较低级,只能隔绝炼气期弟子的神识。

    白素咬牙切齿低声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时她手心里出现了一块通体漆黑的石头,石头成不规则形状,看起来和外面的石炭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们可是一开始就说好了,你不能问我是什么。”

    “我都说了,我不会害你沧澜宗的弟子,我只是想要自由而已,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看这一路过来也没人发现我不是?”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识海中的声音对于她无疑更像一颗定时炸弹。

    她有些不甘心的将石头丢进储物袋中,用神识传声道“这里可是沧澜宗,我劝你别搞事,不然我们俩一起完蛋。”

    女子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屑“就你们沧澜宗这群外门弟子,我挥挥手就能死一片。不过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搞出什么事。”

    “但你也要遵守约定!”

    白素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知道了!”

    女子嗤笑“看你这不情愿的样子,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强迫你做什么了一般。当时你拿我那么多的法器宝器,可是没有一点不情愿。现在摆出这幅样子给谁看,我没有性别之分,可不懂男子那套怜香惜玉的心思。我劝你也收收那些小心思,收了我的东西还不想干活?”

    白素深呼吸吐出一口气来“我没有不想干活,我会如你所愿,但是我现在刚刚练气五层,哪怕要筑基也是几年之后了,我只希望在我修炼的时候,你不要突然在我的识海说话。”

    女子这才有几分满意“这还差不多。”

    几年而已,千年的时间都过来了,她也不差这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