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百零七章 狐朋狗友
    周清树神色哀伤,脸上满是绝望和无助“之后的一个月,我到处打听和五味丹相关的事情,直到打听到了黑市。却没想到周浩天那畜生先我一步抢走了五味丹。他们一家果然是狼子野心,处处阻挠我寻药,也不知道父亲醒来之后会不会后悔让我大伯接管代城主这件事。”

    “最后我只能寄希望于拍卖行了。只是因为那天储物袋被抢,我的大半积蓄都没了,所以也没能拍过你们。”

    这时一只漂亮的手伸了过来,手心上拖着的是一个青色的储物袋“是这个么?”

    周清树十分诧异道“你哪里来的?”

    “自然是杀了那十几个劫匪,从劫匪那里得到的。”

    周清树接过储物袋,连脸上的愁容都淡了几分“多谢道友!”

    ii

    周清树将储物袋中一些重要的东西翻了出来。然后又将储物袋递给了苏玖。

    “这是城主府的一点小心意。”

    苏玖知道他将灵石都留在里面了,不过也没接,只是淡声道“最后一起算吧。”

    旁边云环翎凑了过来,神识传音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储物袋是他的。”

    苏玖回道“他腰间玉牌上的刺绣和储物袋上的如出一辙,我们应该是被同一拨劫匪给抢了。”

    “只不过那波劫匪后来被我干掉了,才捡到了他的储物袋。”

    云环翎想先有储物袋归还之恩,再有对城主的救命之恩,如果城主真的能醒,苏玖怕是会成为曦城的座上之宾。

    再想到她在拍卖行从那个嚣张跋扈的公子哥手里截下五味丹的行为,他不禁开始怀疑苏玖是不是早有计划,她这六十万拍的五味丹,确实是不亏。ii

    可笑的是他和柳之言在拍卖行时,还以为她是个冤大头。

    云环翎突然发现,面前的小魔头,不仅强大还细心,同这样的人为敌,必定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如果他没记错,他记得她今年才十三岁,如此年少便有这样的心智,长大后怕是更会坑人无数。

    苏玖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云环翎打上了“危险”这个标签。

    周清树怎么说在城主死前也是少城主,这一个月来,他已经带回了不少奇人,但对城主的治疗都没什么效果。见周清树这次又带了两个年轻人进来,其中一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样子,守卫怀疑这个少城主是不是要破罐子破摔了。

    折腾吧,再折腾两天就不用折腾了。ii

    本以为,城主还能再撑个几百年,等少城主修为起来后再将位置传给他,没想到这人说不行就要不行了。位置也被外面来的那几个不要脸的给占了。侍卫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感恩于老城主能给他这样一份工作,可是也不想激怒新城主让自己丢了工作。

    说到底人还是自私的。

    城主府依然光鲜亮丽,如果不是老城主卧病在床,谁都没有想到城主府正在遭遇着一场即将到来的巨变。

    苏玖进门后,就看到了一个仪表较好的中年男子,周清树一看便是他的年轻版。

    这男子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安静的坐在那里,显然不知道苏玖一行人已经进来。

    苏玖上前两步,搭上了那男修的筋脉,修为还在,丹田金丹依然旋转,只是此时他的金丹上已然蒙上了一层暗沉,他的识海紧闭,苏玖用任何方法似乎都没办法进入他的识海,总体而言还是因为她的修为太低,不然元婴期的修士,哪怕强破,也能开出一条缝隙来。不至于如今这般手足无措。ii

    “看来真的很需要五味丹。”

    五味丹,六阶丹药,开拓五感,清理识海。

    苏玖看着周清树将丹药喂给了老城主。

    周浩天贪玩,出了拍卖行后也没有立刻回城主府,而是约了几个酒肉朋友在酒楼里吃了起来。

    几人选的是靠窗的包间,从包间往外看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

    不过周浩天此时显然没那个兴致,他自从来了这曦城便利用自己的身份结识了一堆狐朋狗友,有几个不起眼的小家族,从小道消息知道城主要不行了,曦城可能要易主,便让自己家不怎重要的弟子去和周浩天厮混,而周浩天也沉迷于被人吹捧的滋味不能自拔。

    “周兄,弟弟先在这里恭喜你了,马上就要得偿所愿,将来飞黄腾达,可千万别忘了小弟们啊。”一个尖嘴猴腮穿着世家服饰的男子说道。ii

    周浩天已然喝的有些醉醺醺,只见他摆了摆手,“好说,都好说。”

    “那周清树成天到晚一脸清高看不起我们的样子,现在还不是个落了毛的凤凰。”

    周浩天啐道“什么落了毛的凤凰,就他?也配?他就是一个落了毛的野鸡!”

    那自知说错话的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你看看我这张破嘴,对,野鸡,还是周兄你说话好听。”

    周浩天满意的眯起了眼睛,又听旁边有人说道。

    “我看,这周清树还不死心呢,这都找了多少办法了。这回居然带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片子和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去了城主府哈哈哈哈。”

    “人家这也是没办法了,毕竟落了毛的野鸡下场便是只能等着挨宰了。”ii

    酒桌上的几个人越笑越开心,只有周浩天猛然清醒了几分。他抓着刚才说话的其中一个朋友的领子,表情狰狞的说道“你说什么?”

    那人吓坏了,他喝的那么多,说了好多句话,显然不知道说的哪句话惹到了周浩天。

    周浩天怒瞪着那人,声音骤然提高“你说周清树带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和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去了城主府?”

    那人这才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有些害怕的点了点头。

    周浩天眼睛瞪得有铜铃般大,手上的力道加深了几分“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那人被勒的脸色都开始变青了“就是我们进来没多久后,周清树带着那两人往城主府的方向去了。”

    周浩天松开了那人,这次脸色泛青的人变成了他。也不顾被他勒过脖子的人疯狂咳嗽声,从窗户直接跳了下去,运起灵气直奔城主府。

    那几个酒肉朋友脸上立刻又换了一个表情。

    “你没事吧。”其中一人看了看那人脖子上的青印字,咂嘴道“这也太狠了。”

    另外一人则嗤笑“你还真以为周浩天那种人会跟我们做朋友,别天真了。他只是喜欢享受被吹捧的快感,我们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群会拍马屁的狗。”

    “不过谁在乎呢,将来有他在,我们行事至少方便多了。”

    被勒了脖子的男子神色阴翳“你觉得他们一家真能成?”

    酒桌上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问题不止一个人怀疑,其他人同样也在怀疑。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