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碧落宗
    云环翎听了半天只抓住了一个字“跑?你们向别的宗门求救为什么一定要弟子亲自去?是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

    两人沉默,其中一个弟子拽着自己的衣袖似有些不安,仔细看,耳根还有些微红。

    而云环翎丝毫未察觉到那二人的不对劲,见那二人没说话,又继续说道“外面大宗其实不在乎这些的,到时候你们报酬给足就可以。你们用千里传音符向向沧澜宗求救。沧澜宗立刻就会派人前来,他们掌门还是很好说话的。”

    其实他本来想说天机宗的,但是想想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战五渣同门,顿时话音一转,变成了沧澜宗。

    其中一人有些弱的说道“我我们没有千里传音符。”

    云环翎一愣显然没想到这种可能,在他看来就是再穷的门派也应该备上几张,像茗剑宗那种穷的恨不得当裤子的宗门都能有几张,这小宗门居然一张都没有么?ii

    没多久,二人就到了他们的宗门。

    碧落宗山门大开,但所谓的山门,其实也不过就是几块石头拼凑而成的拱形石门,苏玖目测那山门还没有沧澜宗宗门的四分之一大。

    门口有两座石狮子,这是镇宅?不过你一个宗门?镇宅?

    云环翎的面前缓缓的浮现了一个问号。

    台阶甚至因为磕碰都有很多坑坑洼洼不平之处,这是多少年不曾维修了?

    周围的几棵树大概是受了魔气侵染的缘故,也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甚至有一棵已经处于半枯死的状态了。

    苏玖有些一言难尽,本以为茗剑宗已经够落魄了,没想到真的有宗门比茗剑宗更凄惨。

    ii

    前世她有幸同秦铭一起去过一次茗剑宗,给她留下的记忆深刻。

    但是茗剑宗再差,山门前也是整洁的,毕竟一宗的山门代表着宗门的脸面。

    这碧落宗,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最后一行人,在一个写着碧落宗的石碑前停了下来。

    那石碑上的字颇为凌厉,不过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年岁,甚至有一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缺失。

    “为什么不修?”苏玖指着那缺失的一角问道。

    那弟子脸红了红“没没灵石,修不起。”

    苏玖二人无语,这要是自家掌门,不管别的,作为宗门的脸面却是一定要护住的。

    ii

    只有几千人的小宗门注定不会很大,不出苏玖所料,走进来没几步,便到了他们主要的议事大殿。

    那两位弟子也没用人通报,直接带着苏玖二人走了进去。

    上面坐着三个人。

    其中坐在主位上的人看起来年事颇高,衣冠发束干净整齐,只是面上带着一分不自然的苍白,苏玖想,这应该就是碧落宗的掌门了。

    在她靠近这三人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所致,苏玖隐隐感觉到了他体内的一丝魔气,转瞬即逝,等她再看向那掌门的时候,发现那丝魔气已经不见了。

    碧落宗的宗门服饰以棕色为主,似乎地位越高的棕色越深,苏玖见那两个小弟子宗服还是浅棕,但是轮到面前这三位便成了深棕色。ii

    疑似掌门的老者慈眉善目,只是眉宇间有着化不开的忧愁。老者左右分别坐着中年男女,男人眉目刚烈,气势有些像是金御峰的峰主。

    女人很温和,端庄大气,倒更像是从凡间那些有些身份的夫人。不过又不似那些夫人那样端着,她的举手投足都会让人感觉很舒服。她身上的灵气也偏温和。和苏玖的灵气似乎有些亲近,苏玖想,她修炼的应该是水系心法。

    从她看向那两个弟子的目光,苏玖便知道,这女人很爱护自己的弟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对他们含有一种包容之心。

    苏玖和云环翎二人上前一步作揖。

    “沧澜宗苏玖,路过此处,特来拜会。”

    “天机宗云环翎。”

    ii

    老者眼中先是一闪而过的诧异,随后又笑着抬了抬手,“怎么会呢,我们这里都很久没有来过外人了。”

    那中年男子听到这两个宗门的名号的时候,脸色也有了几分微微变化。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这里很危险,如果可以,赶紧通知同门的长辈来接你们吧。沧澜和天机,想来那城里的两位也不敢拦。”女子温和的说道。

    苏玖看了看那女子,垂下眼眸,这女子虽然夹带了私心,但显然,对他们也是真的忧心。

    他们叫来了长辈,说不定能顺便把碧落宗的人救出去,这才是这个这位前辈真正想做的吧。

    云环翎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那男子确是冷哼一声“那城里的两位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可见过进了这碧落城范围的还有人能离得开?”ii

    老者不认同道“城里的两位再强也不过是金丹期,沧澜和天机别说金丹,怕是元婴也不少,真要和沧澜硬来,他们也要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的起后果。”

    “他们也就敢欺负欺负我们这种小宗门和散修了。”下面有弟子不忿的说道。

    就在苏玖想打探更近一步消息的时候。

    这时一个弟子匆匆的从外面跑了出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他他们又从城里丢出来了两个尸体,看服饰布料很好,似乎似乎是大宗门的。”

    老者听后脸色一僵,立刻带头起身离开去看。

    苏玖和云环翎对视一眼,也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到了停放尸体的地方,苏玖的脸色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ii

    她拨开前面的人,手上握紧了配剑。

    碧落宗的掌门和另外两位,看苏玖的态度,便明白了几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玖虽然未穿沧澜宗的宗服,但她的愤怒却不似作假。

    怎么这么巧,就是沧澜宗的弟子。

    死者苏玖并不认识,但是她却认识,他们身上那套衣服,白色水云缎,袖口有沧澜宗标志性的刺绣,这两人是一男一女,看起来都很年轻。

    居然欺到她沧澜宗的头上了!

    两人死状很惨,除了衣衫破烂,女性甚至可能遭过侵犯,男人十指骨骼近碎,软绵绵的扭在了一起,除此之外,他们身上有很多道划伤的痕迹,起初苏玖以为是剑伤,直到她从伤口上感觉到了风系灵气。

    才确定这是风刃造成的。

    苏玖几乎可以想象这二人死的时候该有多痛苦,有风灵根的修士和有冰灵根的修士一样稀少,她没想到居然在碧落城还会碰到一个。这个拥有风灵根的魔修用风刃将他们的皮肤划伤,目的不是伤害他们的表面,而是通过风刃,让风灵气进入到他们的经脉。

    世间有几个人能顶得住灵气冲撞,苏玖能确定,他们最后定是死于灵气冲撞经脉破裂而亡。

    不巧,经脉内的灵气冲撞她遇到过一次,就是最初她修上善若水心法的那次,没人能比她更明白,不适合自己属性的灵气在自己的体内冲撞到底有多痛。

    苏玖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合上了昔日同门的眼睛。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不远处的碧落城。

    清冷的声音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我想知道,关于这座城的具体信息。”

    苏玖只觉得胸口有一道火焰快要将她吞噬,这些魔修,都该死!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