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辩骨
    本以为能将苏青青平安送进宗门的苏玖,和苏绵绵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了一张传音符。

    二人看完传音符上的内容,脸色都变得难看了几分。

    她在临离开宗门前的不好预感还是发生了。

    苏玖直接对旁的两位筑基内门弟子说道,“我苏家后辈就先拜托你们照顾了。”

    那两位内门弟子受宠若惊,赶紧摆了摆手连道“应该的,应该的。”

    “我和绵绵在宗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带着她先走了。”

    说完苏玖便一手搂着苏绵绵的腰,御剑飞走。身影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茫茫云海之中。

    下面有刚上飞舟的弟子忍不住小声低呼“那就是御剑飞行么?好帅!”ii

    此时苏玖自是顾不上这些,因为金辰真的出事了。

    具体有多严重,以传音符的意思来看,似乎连龙傲天隐没在金辰识海的神识都被惊动了,若不是龙傲天的那一丝神识将那魔修击退,金辰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不多时,苏玖就带着苏绵绵回到了宗门。

    苏绵绵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人带着御剑,但也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快的速度,她一下飞剑腿一软险些跪在了地上。

    这时苏玖才看向苏绵绵,只见她不止双腿发软,面色还有些微微发白,即使如此,她在半路上也没叫停过,苏玖脸上不禁染了几分歉意“抱歉我”

    苏绵绵也不等苏玖说完就打断道“行了,我没打断你自是也想早些回来的,我腿可能走不了,你赶紧先带我去看看金辰。”ii

    苏玖不再多言,抓着她的手运起轻身步再一起带她“飞”了起来。

    金御峰守门弟子早就眼熟了苏绵绵,一见是她,拦也不曾拦便放了进去。

    苏玖二人一进门就看到了两个穿着别派宗服的二人。

    这个宗服苏玖认得,药门之人,药门多是医修,不过药门距离沧澜宗甚远,两方在青岚大陆一个位于南方一个位于北方,就算去请,也没道理这么快

    “抱歉,龙峰主,令徒体内的魔气太过于阴邪,我们修为尚浅,无能为力。”

    两位药门弟子抱了抱拳便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正好和苏玖擦肩而过。

    其中一位面上闪过一抹惊愕,“咦?那是”ii

    另一个药门弟子赶紧拉住了自己的弟子“莫要多生事端。”

    “可是我看见”

    男子无奈,直接给他师弟上了一张禁言符“你这张嘴啊,迟早要出事,没看见那女修穿的是何等级的宗服么?若是有什么问题,人家师长定是知道的。”

    他这个师弟从小天赋是有的,但是见着什么就说什么,着实是个毛病,师父这次也是被他这师弟给气着了,才一狠心丢远了让他历练,想让其他外界修士教他做人。

    然后他那师父回头想想又不放心,他好好在自己洞府闭着关呢,也被叫了出来,陪他一起历练,说是陪同历练,说到底不就是怕这个师弟在外面乱说话,把人都得罪死了,让他收拾烂摊子么。

    ii

    这次他们原本也是巧了正在沧澜宗的地盘闲逛,想着这个宗门在外界风评一直不错,就顺便来看看,哪想到刚踏入人家地界没多久,就从天而降一个高阶修士将他们二人“请”走了。

    当然,请是客气的说法,不客气的说法是他们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不过“请”他们的人倒也不像什么坏人,脸上焦急之色很明显,典型的求医者家属的心态,当然,那人事后也到了歉,人一个元婴期的给你一个筑基期的道歉,他想想也就算了。

    生病的人是个骨龄只有十八岁的男娃娃,病症很明显,魔气侵体。按照魔修的阶层,魔修等阶越高,魔性越强,这个小娃娃的体内的魔气,显然不是他们两个筑基期的能插得了手的,伤他的至少是个金丹。ii

    魔气这个东西,说来也很神奇,如果这小娃娃如今已经元婴期,那么他很容易就能将只有金丹期的魔修的魔气排出体外。只是他的修为低于那魔修,那便只能借助外力排出体外,你问我他师父不是元婴期么,不能帮忙排出体外么?

    他一个医修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不行!魔气在体内乱窜,体内经脉又是如此之多,哪怕再亲密的人,也不能把对方的身体结构了解的清清楚楚,魔气在体内分散后,可以藏匿于不同的地方,除了中了魔气的本人,便只有修真界某些特殊群体才完检查出来。这时候这就需要他们医修登场了。

    他们学的是什么,修的是什么,这个时候的作用便体现了出来。

    只是面对那个小娃娃身体所中的魔气,他们也有些疲软,除了一些特定的丹药,便只能依靠金丹期以上的医修才能将他救活了。ii

    但无奈药门离的远,他的长辈从药门赶过来,也要三四个月的时间,那时候这小娃娃怕不是也早就凉了。

    至于他这个蠢师弟吧有种特殊天赋,叫“辩骨”。

    就是直接透过双眼可以看到一个人骨骼,若是骨骼上出了什么问题,没有人比他看的更清楚了。最重要的是,他的这个天赋可以无视各种体内隐匿型法宝。

    直到出了沧澜宗大门很久,姜期身上的禁言符才被解开。

    他急切的道“不是啊,刚才那个姑娘的血就能救躺在床上那小子。”

    唐无尘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姜期又继续说道“她是天生的冰肌玉骨啊,最干净的体质,魔毒障皆不侵体的那种,血肉骨练出的丹药,唔唔唔”又是一张禁言符。

    唐无尘赶紧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才放下心来,只是想得到姜期说的话,他的目光中又闪过一丝错愕,这样的体质居然真的存在?

    姜期只见唐无尘脸上呈现了少有的严肃“你若不想药门和沧澜宗开战,这件事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

    “沧澜宗什么实力,药门什么实力,我想你心里应该是清楚的。”

    如果他没记错,他记得黑金刺绣图腾是沧澜宗冰隐峰的标识,冰隐峰啊还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没猜错的话,那小姑娘应该就是门派上层之间被传得沸沸扬扬的苏玖,楚墨瑾这几年刚收的亲传。

    看龙傲天的态度,似乎并不知道苏玖的血是可以用来救他的徒弟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只有冰隐峰的那几个人才知道小姑娘身体上的秘密。

    楚洛痕向来神出鬼没,经常不见踪迹,实力如何暂且不好说,但是楚墨瑾,那人疯起来可是要命的,就是他师父提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只是更多的还是赞赏。

    唐无尘看了看自己的师弟,总觉得他知道了这样大一个秘密要小命不保。

    哦,拜师弟所赐,现在要小命不保的还多了一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