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自以为是
    队内的氛围,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静谧。

    苏玖除了面无表情,还能说些什么。

    她总不能直接说出人家少女的心事吧,如果说了出来,要迎接的,恐怕是更猛烈的怒火。

    说实话,她对吃瓜不感兴趣,但是对成为事故中心的主角更不感兴趣。

    现在,她算是强行被主角了吧。

    苏玖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结界比起身边的几个人要可爱多了。

    而夏珏,从一开始便不在状态之内,在说过那句话之后,便程盯着结界。

    苏玖闭上眼睛手掌上淡淡的浮现出了一层冰灵气,她周围的温度,也在不断的降低。她将手掌的灵气缓缓注入结界,发现结界壁垒只是闪了闪,但丝毫没有起到任何作用。ii

    苏玖怀疑这个结界现在外界之人已经进不去了。

    但是夏珏在看到壁垒闪了的时候,神情立刻严肃了几分,他用单手碰了碰刚才苏玖注入冰灵气的地方,发现那里竟是没有办法穿过。

    “这个结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应该是进不去了。”夏珏总结道。

    另一个看起来有些年长的金丹中期弟子道“怎么可能!”

    说着他就向着刘家村村门口走去,发现竟真的被一层不知名的透明播磨挡在了外面。

    苏玖知道,那就是结界壁垒。

    那个程只翻过一个白眼的女修建议道“我们最好去隔壁村先打探一下,这个刘家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异常。”ii

    苏玖点点头,表示同意,她不太相信,只凭那虚弱的魔魂就能做到布下一个如此大的结界。这里定然曾经发生过什么。

    “你们收到的第一条传音符上面说了什么。”苏玖问道。

    斗鸡似的女修丝毫不把苏玖一个刚踏入金丹的修士放在眼里,“凭什么告诉你!”

    苏玖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耐,这敌意来的简直莫名其妙。

    但夏珏却拆了那女修的台“第一队进去的时候似乎除了他们队长没人注意到这个结界,便直接走了进去,但毕竟是金丹修士,警惕心还是有的,他们队长大概怕发生什么意外,给宗门传了一条传音符,说他们可能进入了一个结界也可能是一个阵法,巧的是那队也没有懂阵法的。”ii

    “可能进入了一个结界也可能是一个阵法?”苏玖问道。

    夏珏点头“你应该知道,如果神识和感知不够灵敏的人是察觉不到这二者的存在的,能感觉到也不一定可以区分的出。”

    苏玖垂眸,她当然知道这一点,毕竟只有感知和神识足够灵敏才能成为阵法师。

    苏玖喃喃道“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异变,导致结界开始出现了壁垒,这是要将村落中的人和我们沧澜的金丹修士彻底锁死在里面么?”她眯了眯眼,显然已经极为不快。

    至于设置结界之人,必定在结界之外。不过能够设立的结界的修士多数在元婴之上,这次的敌人就算找到,怕是也会很难缠。

    其他几个什么都感觉不出来的顿时安静如鸡,但也有没那么聪明的。ii

    “说了一大堆到底还是什么用都没有,我看你这阵法师只是个花架子吧。”

    苏玖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只是这笑不达眼底“这位道友,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阵法和结界是两种概念,请问你炼气期的时候没有上过常识课么?就算不懂,可不可以不要把自己的无知吵嚷的让天下都知道。”

    “噗。”之前翻白眼的女修最先笑了出来。

    夏珏唇角微勾,其他弟子也难掩笑意。

    苏玖心下了然,看来这位并不得人心啊。

    那女修不敢对着其他同门发作,却对着苏玖道“你师父平时就这么教你和前辈说话么?”

    周围顿时一静。

    苏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前辈?你我皆为金丹初期,何来前辈之说?还是说你凭借的是你比我多的那二百多岁的骨龄。”ii

    苏玖现在算是明白了,对于这种人越是退缩,她便越是不要脸。

    之前看在同门之宜,她不愿意搭理她,但凡事不过三,既然有人诚心要和你过不去,她为什么要继续忍让。

    “刷”剑刃出鞘。

    只见那女修冷笑着对苏玖说道“我今日便教教你如何尊敬别人。”

    苏玖眼眸微垂,一把普通的灵剑直接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在二人要打起来之际,夏珏开口道“余珊珊你回去吧。”

    那女修也不顾想教训苏玖了,直接炸开道“凭什么是我回去?”

    这时队伍后面也走出来了一个男修,微微叹气道“抱歉,这次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余珊珊跟我走吧。”ii

    “仇然你答应我父亲照顾我的,你现在就是这么照顾我!”余珊珊愤怒的将剑摔在了地上。

    仇然忍无可忍传音道“你知道那姑娘是谁么?”

    余珊珊斜了苏玖一眼,脸上带着几分轻蔑之色,却丝毫不想用神识传音“不就是一个刚结丹的小修士。”

    仇然被气笑了“你是在外面历练傻了吗,你现在看人都不带眼色的么?”

    在二人争执的时候,苏玖也从其他同伴那里获得了些许信息,原来这个女修在接近二百岁的时候才结丹成功,结丹后便去历练了,这一走就是五十年,最近是刚回来的,所以她不知道冰隐峰多了成员,也不知道楚墨瑾收了弟子。

    听到仇然的话,她才看了一眼她的骨龄,二十三?怎么可能?她记得楚洛痕也是在四十左右的时候结的丹吧!ii

    只是紧接着她又被仇然的一道天雷炸懵了“她是楚墨瑾的弟子,师叔是楚洛痕,刚才人家都用冰灵气了,你的眼睛长来是出气用的么?”

    “就你还要教她如何做人?你是没见过楚墨瑾出剑么?”

    余珊珊脸色一惊有些微微发白,她比楚墨瑾小不了多少,但是如今的修为却是宛如天堑,她刚结丹的时候,楚墨瑾已经元婴中期了,她曾亲眼看过,他和掌门打的几乎不相上下。这次回来才知道,楚墨瑾居然已经出窍了!

    “你怎么不早说!”余珊珊这一句用的是神识传音。

    仇然冷笑“你给过我机会说么?你这一路上眼珠子都黏在了夏珏身上,还有心思听我说话?”

    两人这边还在传音。ii

    另外一边,夏珏早带着苏玖一行人去了隔壁村落。

    毕竟还有那么多同门被困在结界之内,总要想办法破了这结界。

    在往村落走的路上,队伍里另一个姑娘偷偷窜到了苏玖的旁边,小声道“你叫苏玖吧,我叫李茹。”

    对于友好的姑娘,苏玖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善意,苏玖对李茹浅笑着点点头。

    李茹看着苏玖那显得有些清冷而精致脸颊,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心道难怪那个老巫婆坐不住了,她这样的那老巫婆都要一直挑她的麻烦,像苏玖这样漂亮的姑娘估计更能吸住她的部仇恨了。

    是的,余珊珊讨厌出现在夏珏身边出现的所有异性,仗着年纪大修为高,又有执法堂弟子的身份在身,已经驱赶了不少曾试图接近过夏珏的女修。

    如今在她眼里看来,李茹也好苏玖也好,都和宗门倒贴夏珏的女修没什么区别。

    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修,在她看来这些女修除了一张脸几乎一无是处,不思进取,只知道攀附,又哪里比得上她这种勤奋认真又肯拼搏的女修。

    余珊珊总是认为,也只有她这等人才有资格站在夏珏的身边。

    尽管百年前就被拒绝过,可是修真之路如此漫长,她也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打动夏珏的,毕竟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殊不知,周围人都早就将她的一副嘴脸看透了,长相平平又自己为是,如果不是秉着秉公执法,她又没有犯过大错,其他人一度怀疑,她早就被夏珏踢出执法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