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墨琦的心魔
    墨琦在这段时间里,极力的隐藏着自己不受控制的异样,可是很难。

    尤其每次,她看见乔子容望向苏玖的目光,她就恨不得毁掉这一切。

    这种印在她精神上那疼痛的撕裂感,让她苦不堪言,她拼命压抑,只祈祷不要让自己彻底失控。

    然而,这次在看到乔子容和苏玖一同消失之后,这种失去理智的感觉,还是占据了上风。

    她忍不住用最阴暗最恶毒的方式去揣测苏玖的所作所为。

    她是不是故意带着乔子容单独进入了黑龙狱,好培养感情?乔子容会不会趁着此次机会告白?他们故意甩开她,是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是他们之间的阻碍?可是,凭什么?

    苏玖和她明明几乎是同时遇到乔子容的,为什么乔子容的目光中只有苏玖!如果苏玖死了就好了吧。

    在她醒后,听到云环翎和云朝的那段对话之后,她不敢置信,甚至感觉自己的脸皮都在作痛。原来苏玖竟是怕他们出事么?把阵法契约留给云环翎,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们。

    因为苏玖知道她一旦在黑龙狱内死亡,契约便会作废。

    墨琦感觉羞愧的同时,心里更难受了几分,心魔褪去,留下的只有无限的伤痛。

    她的命是苏玖救下来的,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怀疑她,但她墨琦却是最没有资格的一个。

    云环翎还在破除封印,云朝倒是发现她醒了,但也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一句话。

    三人之中的气氛尴尬而沉闷。

    墨琦按了下胸口,总觉得,这次心魔怕是没那么好解决。

    黑龙狱三层。

    苏就和季诀已经打上了三个时辰,苏玖的灵气储存已经被清空了大半,但是季诀缺依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时刻在变换着。

    直到现在苏玖终于察觉到了其变化规律,被他所吞噬的魂魄都变成了魂力,当他使用其中一个人魂力的时候,其他的魂魄就可以得到休息,魂力也可以得以回复。

    严格来说,可以说这秘术,比苏玖的融合还要变态。

    以前的对手遇到苏玖最不敢打的便是消耗战,但是现在居然轮到了自己。

    果然是天道好轮回么。

    这些魂魄可以分开进行魂力恢复。但有一点却不好,便是季诀一受到苏玖的攻击,这些伤也会同时作用在所有魂魄之上。

    按理说能伤到他魂魄的人很少,一是剑修的剑气和剑意,二是异火,三便是佛修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姑娘的冰灵气居然也伤的到他!

    虽然说他受伤不轻,但苏玖灵气也即将告罄,等苏玖灵气一旦抽空,对于他来说便是案板上的鲶鱼了。

    苏玖虽然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和季诀的打算,不过倒也不到绝地,她体内还封印一颗冰源灵珠,实在不行,便再受一次灵气的冲撞罢了,但是若落在眼前这个人手里,想来是绝对没有活路的。

    这边,就在她准备打开冰源灵珠的封印的时候,苏玖发现季诀的气息又变了,这次的气息夹杂着浓郁的魔气。

    苏玖一愣,季诀体内居然还有魔修的魂魄,而她经过和魔修的对战的几次,早已发觉了自己灵气对魔气的绝对压制性。

    苏玖瞳孔中闪过一抹微光。

    季诀顿时感觉到哪里不妙,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一道冰封千里,瞬间连着他的灵魂一同冻在了原地,那魔修的魂魄一接触她的冰灵气,更像是被腐蚀了一般,冒起了阵阵白烟,同魔修魂魄一同受损的还有他吸收的其他魂魄。

    有一个魂魄最为明显,大概是知道自己将要迎接什么样的命运,竟然想试图挣脱季诀的身体。

    那个魂魄是个老者。

    老者有心想跑,但是季诀怎么肯放人。

    那老者突然向苏玖求着了起来“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啊。”

    “你放过我,我告诉你季诀到底想做什么如何?”

    在苏玖千里冰封的领域下,她自然能感觉得到这个老者的魂力是最为充沛的,也就是说这个老者生前可能是,这些魂魄之中修为最深的。

    只是这老者身上的怨气和一点都不比季诀低。

    季诀面色变了变,恶狠狠道“臭老头!你敢说我第一个灭了你。”

    但季诀现在被冻住了身体,连他自己都顾不得又如何能顾得了其他魂魄。

    随即季诀又对苏玖道“苏姑娘我们自己打斗归打斗,但是邪修的话却是万万听不得的!”

    “我呸,你强行吸取他人魂魄,行为同我们魔修又有何异?”

    苏玖没那么多时间听这二人叽叽歪歪,只是动手挥了挥那老头身上的冰灵气,老头瞬间感觉魂魄舒服了不少,没了苏玖的冻结,再一用力便挣脱了季诀的控制。

    其他魂魄也躁动了起来,纷纷叫到“我也知道季诀的秘密!”

    “放我出去!”“女侠饶命!”

    季诀的脸色更黑了几分,看向苏玖的目光杀意凛然,却无可奈何。

    老头一脱离季诀,眼睛便咕噜咕噜的转了起来。刚要飞身逃跑,一个冰笼子便从天而降将他困在了里面。

    只听少女那清冷的声音自耳边传来“说说吧。”

    老头面色一僵,有些不情愿的刚要开口。

    季诀的声音猛然拔高“你敢说!”

    老头撇了季诀一眼,颇为不屑道“黑龙狱的第七层放了一种叫永生花的仙界之花,传说对其许愿,可以使愿望成真。季诀的目的便是想对其许愿飞升成仙。”

    苏玖哑然失笑,许愿成仙?这季诀倒是有想法,只是这世间哪有那般便宜的事情。

    不过怎么又是祈愿?苏玖总觉得这段时间和祈愿这两个字杠上了。

    至于传说中生长于仙界的永生之花,她倒是在古籍中见到过。只是那古籍中所记载的永生花不是只能让人长生不老么,怎么又和祈愿扯上了关系?

    想到长生不老,苏玖也是微微怔愣了一瞬,要是说七层放的是永生花,也不是完没有可能,毕竟鲛人的寿命放在那里,会不会就和这个永生花有那么几分关系?

    自从来到了吞天之后,她就发现曾经的自己犹如井底之蛙,没见过的事物一件又一件的出现在了眼前,刷新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如今这塔内更是有可能摆放着一件仙界之物。要知道那可是仙界之物,多数修士穷极一生连一件圣器都没见过,更谈何仙界之物。

    不过苏玖想事情总比旁人多上几分顾虑,只见她目光微冷扫向那老者问道“永生花可以祈愿?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另外,为什么执意要做如此幻境带我等上塔?”

    苏玖的问题可谓是一个比一个犀利。

    n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