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永生花
    苏玖的问题可谓是一个比一个犀利。

    老者的心思又微微泛起,半含威胁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先放我出去!”

    苏玖冷冷扫了那老者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季诀身上的那几个妄想飞出来的魂魄。

    “有谁愿意说么?”

    季诀身上立刻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看的乔子容是目瞪口呆!自从他被抓了那么一次之后,苏玖和季诀再交手,他的身上便被苏玖套上了一个防御阵。他也没再敢上前添乱,只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最后苏玖放出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女修的魂魄。

    那女修先是有些茫然,随后又十分感激的看着苏玖道“道友有什么尽管问,你能助我摆脱苦海,我定倾力相告。”

    那老头见苏玖又放了一个女修出来,突然就不干了,嚷嚷着他知道的更多。

    苏玖忍无可忍,掌心一握,同时困住那邪修的冰坨骤然缩紧,将那冰坨缴了个稀碎。

    那些原本还要嚷嚷的魂魄顿时禁了声。

    季诀却是冷笑了一声,嘲讽那些妄图逃跑的魂魄道“你们还真以为她是个好相与的?”

    苏玖不理季诀,只是看向面前的魂魄。

    “我方才那两个问题,可否能解答。”

    那魂魄微微一思索便想起了,苏玖问过的两个问题。

    “永生花可以祈愿这件事,是在黑龙狱的第四层知道的。”

    苏玖意味深长的看了季诀一眼,转而对那魂魄问道“你们到过第四层?”

    那魂魄状态的女修点头“十年前我们本是一起来这里试图救鲛人公主的,谁想好不容易走到第四层,却出现了一个祭台,祭台上写的很明白,祭祀十二个人的精血,活着的人便可以直接传送到第七层。而如果放弃祭台便要闯过那层层机关爬上去。”

    “但是要知道那可是十二个人的身精血,还不如说直接要我们性命了。”

    “所以当时你们的选择是?”

    “我们队里一共只有十三个人,当然没有人敢提出反对的意见,不过在一同正准备进入第五层的时候,第四层发生了异动,后半段的楼梯突然坍塌,坍塌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黑洞里满是尖锐的厉刺,那黑洞只要靠近,便会被吸进去,逃不脱挣不掉,一时之间我们就死了六个人。

    但奇怪的是,那六个人身体虽然被刺穿却没有血液溢出,没多久我们就闻到了来自于祭台之上的血腥味,那原本空荡荡的大鼎,竟然装满了一半。当时我吓的脸都白了,刚想匆匆上了第五层,便被曾经所谓的同伴捅了一刀,杀我的便是刚才你捏碎的那个魔修。后来在我魂魄尚未散去的时候,我看那老者杀了所有人。

    但是他一定没想到,这其中竟有一个是引魂宗的亲传弟子,也就是季诀。”说到这里,她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还被困在冰雪中的五岁男童。

    苏玖也有了一种猜测,难怪前三层的机关都不复存在,大概也是因为那一次的坍塌所致。

    而季诀为了不让他们有所察觉,才做了那样一个劣质的环境。

    那魂魄又继续说道“他在我们魂体还未散去的时候便问我们想不想报仇,我们自是想的,便同意他融合了我们所有人的魂魄去壮大他自己的魂魄。

    很快他便以魂体的形式,将那个准备登上七层的魔修的魂魄撞出了魂体,然后那魔修也被他一口吞噬了。

    就这样他为主魂的情况下,带着我们四处飘荡,中间也听到了不少有关黑龙狱的消息。又一次我们无意间飘到了鲛王的宫殿,听现任鲛王说起了关于黑龙狱的事情。也是在那段时间,季诀知道了,黑龙狱藏有永生花,而永生花可以完成一个愿望,比如鲛人族的长生不老,再比如鲛人族的双腿。

    季诀动了心思,想再来一次这黑龙狱,刚好碰到那个刚刚咽了气的小男孩,便附身在了他的身上。他利用术法,瞬间让小男孩儿看起来长大了不少。之后便去了黑龙狱,只是黑龙狱的那张古怪的符又贴了上去,他一个人能力有限,怕对付不了那些怪物,便一直蛰伏于那个小镇中等着被前任鲛王哄骗过来的修士。”

    说到这里,苏玖双目微垂,这一点倒是和她所猜测的一样。

    “据我所知,你们前三层的机关,在那一次地动中应该部消失了吧?那为什么招兵符还会存在?”

    “你们的尸体,又是怎么出现在外面的?还有原本黑龙狱前三层的犯人呢?”这两句是乔子容问出的。

    那魂魄摇了摇头“似乎是因为黑龙狱内的结界所致,凡是死人都会被自动清出黑龙狱,门上的招兵符,也是后来被贴上去的。至于塔中前三层的犯人在季诀离开前,也被他吸了魂魄。”

    苏玖点头,“所以,季诀带上我们的目的,单纯是为了帮他处理那些黑色蛟蛇,发现那些黑色蛟蛇没有再出现之后,便想将我们一脚踢开?”

    苏玖目光转向季诀问道“所以,你方才是打算将我们引到哪里去呢?是第四层那个遍布尖刺的黑洞么?”

    “你以为,我们不敢上那棋盘,最终还是会求助于你?所以你又想了个蹩脚的借口说什么还有别的路。其实那棋盘不过是利用幻境虚化出来的,你试图阻止乔子容,目的就是怕乔子容即使下错了步骤棋盘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倘若棋盘没有变化,你之前所解释的一切便都漏了馅儿,对么?”

    苏玖面色淡漠的拍了拍手,边拍边道“真是好一个心思缜密的引魂宗亲传弟子啊。”

    季诀面色发冷“那又如何,哪个修仙之人不是奔着飞升而去,我为了我的大道,牺牲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你到现在还以为永生花可以直接助你飞升成仙?”苏玖冷嘲。

    “鲛人都能有永恒的寿命,我为什么不能飞升成仙!?”季诀对着苏玖嘶吼,丝毫不想承认苏玖所说的每一句话。

    “季诀,你难道就没发现,你已经入了魔吗?谁的道不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一步登天?我看你做梦比较容易。”

    苏玖的话,几乎激怒了季诀“你敢说,你现在杀了我,不是为了自己单独去七层祈愿飞升?”

    他想是个修士都抵挡不了如此诱惑的。

    苏玖却丝毫不屑的回视他“姑娘我天资优越,离开这鬼地方,找到通天塔,成仙于我而言是早晚的事。我,不需要。”

    这话苏玖说的斩钉截铁,双目中溢出的光芒,和对自己未来的坚定,是季诀这辈子都没体会过的。

    她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是让人无法忽视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