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异世漫游指南 > 第276章 D区
    直到坐上前来接人的监狱车,直到被狱警指使着坐在一个留着大花臂的大哥身边,直到大哥看上去还算和善地笑嘻嘻问她“你犯了什么事呀?”,秋玹愣是没好意思说她被关进来的理由。

    坐在她旁边的大哥虽然一脸凶悍但没想到活泼开朗得不行,就上车这么一会功夫已然监狱交际花姿态与前后左右的犯人都搭上了话,如果不是旁边的狱警投来警告目光,这会儿他大概已经能够与司机称兄道弟。

    犯人a“唉,我就是当初一时疏忽,最后的收尾关头没有处理仔细留下了把柄,要不然,光凭那些人怎么抓得了我?”

    犯人b“谁不是呢,就那百米高楼,我炸药都已经安好了,谁想到爆破的时候把我逃生绳索给崩断了。对了兄弟,你刚说你疏忽了,是指哪方面?”

    犯人a“还不就是把联邦最高执行法院的账户给黑了,本来卫星控制权都到手了,哪想撤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留下了一个地址,才被他们顺藤摸瓜抓到了。”

    大哥“这也太惨了,那我比你要好一点,我是给全球违禁药品商供货的时候不小心卖到了大总统的头上,哈哈哈哈。”

    其他犯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玹“……”

    反正她是怎么也想到,有一天竟然会因为自己的罪名太过于拿不出手而自卑。

    从这辆车上,她并没有找到跟着一起进来的怀桑的影子,想来应该是像上次愚人船上的情况一样,她们被分开传送了。

    秋玹回头看车窗外,窗户外面使用的都是特制的金属栏杆,将本就萧瑟极端的地貌分割得更加看不清。一旁的狱警似乎是忍受不了犯人们吵吵闹闹的行为,将枪托往车壁上狠狠撞了一下。

    “都安静一点!”

    出乎意料的,车上安静是暂时安静下来了,但有几个貌不惊人的犯人转头幽幽地看了出声的狱警一眼,什么话也没说。那狱警似乎是新来的,见状愣了一下,竟是有些被愕到的模样。

    一个中年狱警拍了拍他的肩,凑过去小声道“新来的,告诉你一点经验,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别多管这些人的闲事。”

    “可是……”年轻狱警还想要说什么,中年狱警摇摇头打断了他。

    连狱警都怕惹事上身不愿去多管。秋玹默然看了一眼,想来他们这些人无论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健谈热情,本质上来说都是这个社会最危险最凶恶的边缘人士。

    ——不然也不会被关押到这所监狱里来。

    她将头转回车窗,不再说话了。

    身边坐着的花臂大哥撇撇嘴似是有些无聊。

    “妹子啊,”他凑过来还算是给他们面子地刻意放轻了一点声音。“感觉你没什么经验哈,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进监狱的新人吧。”

    ……这玩意还分新人不新人的吗。

    秋玹无言,还是从喉咙里“嗯”了一声。

    “没事哈,来来来,大哥传授你一点过来人的经验。”那大哥仿佛来劲了,又好像是终于又找到一个说话的人,兴致勃勃道“首先呢,进去之后到了牢房,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选上铺的。还有还有,开始见到狱友的时候,有能力的话一定要找房间里的老大打,运气好的话指不定就能成为下一任的……诶等等,说到这,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呢,进去之后罪名也是一项能力的象征。”

    秋玹“……我是因为盗窃。”

    她还算给自己留面子,而大哥听到这罪名的时候有些意外地拧眉“唔,你这是偷了啥才会被关到这里来的?玉玺?”

    秋玹“还是别说这件事了吧。”

    “啊,行吧,那我继续跟你讲……”

    勉强忍受了一路大哥十分自来熟的唠叨,接近一个多小时相当漫长的路途终于走到尽头。而当车稳稳当当地停在高墙之外的时候,甚至还没有下车,秋玹全身细胞触感就已经敏感耸了起来。

    混乱,血腥,压抑,暴力,杀戮,无序,罪恶,……

    死亡。

    她眯起眼睛看向庞然监狱之外的伫立高墙,隔着几层世界戒备最精良严密的金属门墙,在那里面,是对立于正常社会法度之外的另一个人间。

    身旁那个花臂大哥也沉默下来不说话了,狱警站起来拿武器指着他们下车,秋玹坠在人群的中后方,脚尖几乎一触碰到地面,感官就惊叫着高高耸起。

    她顺着寒毛立起的方向望过去,筑起的瞭望塔上,一架架瞄准武器无声而冰冷地对准他们的脑袋。

    至少是这段路,这些穷凶极恶的暴徒没人会选择在这里闹事。

    大哥后脚走下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站在了她身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冰冷金属高墙,突然说了句“我才想起来,今天是重生节的第一天。”

    秋玹偏头看他。

    重生节大概是这个世界体系中类似于春节新年一样的节日,算是一年一度的盛宴——当然了,只是对于那些“正常社会”中人们来说的。

    他们这些人没有资格过节,外面也不会有什么人道主义组织秉着慰问心态给他们过节,充其量只是食堂会在这一天加两个菜,年轻一点还算开朗的狱警管制成员会象征性地挂上点蜡烛等装饰物罢了。

    过年啊……

    自从离开了那个水蓝色的位面星球之后,就再也没有从他人口中听到过这个词了。

    秋玹抬步,随着犯人们的动作往高墙之内走去。

    他们正好赶上了下午的放风时间。

    “新人?又来新人了呵呵呵呵……”

    “来啊宝贝看这里!重生节快乐啊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防止现场失控暴乱,放风操场与进来的路之间是隔着一层透明特制的保护层的,但是这层屏障并不隔音,里面犯人们兴奋嘶嗬地叫喊怪笑都能清清楚楚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有很多犯人都扒在那层透明屏障上面,面部神情被挤压得更加狰狞,似乎是想要近距离地观察这一批新人,愈发不堪入耳的话语也随之传来,队伍中好几个人都面色难看沉下了表情。

    狱警们见怪不怪地继续赶人往前走,秋玹回头看了眼目及范围之内的犯人们,同样没有找到怀桑的身影,连同秦九渊,也不在里面。

    而见她回头,扒在屏障上面的人却更加兴奋了起来。

    花臂大哥走在旁边似是有些担心,秋玹冲他摇头,一路上还算有惊无险地走进了安检大门。

    接下来的事情大概就是相似的流程,安检体侧,象征性并没有什么意义的道德教育,分发监狱服以及日常用品,然后这批新来的犯人就排成一队由狱警领着前往分配到的房间。

    监狱里明面上是不允许使用制作武器的,凡是看到都会被没收,不然就是被其他觊觎的犯人举报夺取。不过至于背地里怎么用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秋玹还算庆幸自己的主武器只是短双刀,如果是像青白川那种长刀大概率就不能在里面使用了,太过于显眼。

    “喂,这是你的第几场试炼?”

    前往牢房的过程中管制似乎是松懈了一些,见状一个红发女人突然凑近到秋玹身旁,悄声问道。秋玹看了一眼,她是一名行刑官。

    从目前来看这一路上秋玹遇到的行刑官并不多,犯人中也大多是世界的原住民。不过本质上而言都没什么区别,毕竟无论是行刑官还是原住民,二话不说直接拔刀相向的比率都差不多。

    “第六个。”秋玹实话实说,秉着不主动惹事的想法,态度还算不错。

    “才第六个吗?”红发女人倒是有些惊讶,“我还以为我们的进度都差不多才会分到一起的呢,我是第十个。”

    秋玹“厉害。”

    女人又瞥了她一眼,似乎是本来存着结交合作的心思但这会又改变了主意,随即面上还算客气地点点头又与秋玹身型错开了。

    秋玹我就是独狼本狼。

    花臂大哥“咦妹子好巧!咱分到了一起诶!”

    秋玹嗐。

    “20098,20099,你们两个,d62号房间。”

    狱警在他们面前刷了磁卡,公事公办说了句“少惹事”后就站在一边领下一个人了。秋玹与花臂大哥走进牢房,标准的监狱四人间,不大的房间里面左右各摆着张上下铺的床。而因为现在是放风时间,所以他们的另外两个狱友不在房间,但是唯二两张上铺上面已然表明着有了主人。

    花臂大哥想了想,暂时将自己的脸盆放到了其中一张下铺。

    秋玹瞥他一眼,“不是说要抢上铺吗?”

    “那也要等那两个人回来啊,”大哥颇有经验。“现在对另外两人的实力暂且不知情,如果这样冒然行动,到时候如果打不过就尴尬了。”

    还是个明白人大哥。

    秋玹有些好笑,同样将自己的脸盆放在了他对面的下铺。

    急促警铃响起,隔着厚重金属门外面似乎是传来喧闹声响,大哥随即收起嬉笑起身站立,道“来了。”

    秋玹坐在床上没说话。

    五分钟后,一男一女推门进入房间。

    “听说来新人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分到……呦,还真来了。”说话的是其中一个女人,半个身子都挂在旁边人身上,此刻看到房间里的两人挑了挑眉。

    长相略微有几分尖嘴猴腮的男人狞笑两声,目光滑过花臂大哥,停顿在坐着的秋玹身上。

    “哟,小妹妹,这是犯了什么事啊,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他撇开女人的手往前走去,女人看上去竟也没有什么不爽的神情,只是站在角落抱着手臂看戏。

    自从看了那份狗屁判决书之后,秋玹最烦的就是别人问她到底犯了什么罪。

    所以她冷着脸没说话,倒是花臂大哥开了口。

    “你就是老大?”在两人进门的同时,大哥也就一直在打量他们,在暗自确定了什么之后,他捏捏拳骨,起身上前。“怎么样,是自己退下来还是老子把你打退下来?”

    此时此刻,大哥身上才褪去了那种自来熟的话痨属性,真正显露出他全球通缉犯的危险凶暴来。凸嘴的男人顿了一下,眯着眼睛看过去。

    战况一触即发。

    花臂老哥的出拳极快且狠,那个凸嘴男人最开始措不及防挨了两下之后也开始十分有经验地还击起来,两人缠斗在一起,一时也分不清谁占了上风。

    那个女人却在看她。

    秋玹坐在床上回过头对上她的视线,女人想了想一摇一晃走过来,问了句“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秋玹不太喜欢别人碰她的床,于是回了句“还是不要了吧,这样,我陪你站起来说话。”

    她站起身与之平视,女人看起来有些错愕。

    “想说什么?”秋玹随口问道。

    女人眨眨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随后她撩了把头发,重新笑道“我叫湘,因为谋杀进来的,你呢?”

    秋玹别问了别问了求求你们了。

    而似乎是看她不太想说,名叫湘的女人十分体谅地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看了那边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说了句“他看上去挺强的,d区能跟迪尔打那么久的人不是很多。”

    “d区?”秋玹捕捉到这一信息,“是按照能力划分的吗?”

    “算是吧。”湘点了点手指,“联邦监狱一共abcd四个区,是按照房号来的,就比如说我们的房间号是d62,代表我们都是d区。如果房间号是cxx的话就代表是c区,以此类推。”

    “一般而言,就是住在越靠上房间的犯人实力越强,a区是最强的,而新进来的新人都会被安排在d区,要是想要往上升的话就要打败相应等级的犯人。可以越级,也就是说假设一个d区的犯人打败了a区的人,那么就会取代成为a,而原来的a会变成d,不过这种可能几乎是不现实的,因为每一个能够升到a的人实力都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