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誓欢 > 423 打趣
    叶辛夷本想着像从前一般,找个安静的角落做个看戏人便好,谁知,这一回却是未能如愿了。

    余氏在带头与夏老夫人贺了寿后,便是对着夏老夫人提起了她,说着时便已是回头朝着她招手道,“沈太太,你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可是万万不能怠慢了。”

    既然避无可避,叶辛夷却也无惧。那日在凉亭时,被夏老夫人那般锐利的目光盯视着,她尚且自若,何况是现在?

    她微微笑着上前,朝着夏老夫人蹲身敛衽行了个礼,“老夫人万安,晚辈恭贺老夫人松柏长青,萱草叶繁,岁月久长,福寿绵延。”

    夏老夫人的目光似是不经意向她瞥来,听罢,只是淡淡一抬手,道,“沈太太是吧?快些请起。到底是京中来的,见过世面,这说起话来,也格外好听。”

    说是这么说,可夏老夫人的语调比起余氏来,却是冷硬疏离了许多,任谁也能听出当中的客套。

    叶辛夷却是半点儿不在意,比起夏老夫人的客套,她更怕的是余氏那样的热情周全,明明恰到好处,却能让敏锐的人,从骨子里的不寒而栗。

    “老夫人谬赞了,我只是个市井妇人,不过是学着旁人说话,不至闹了笑话丢脸罢了。”淡淡说完,她直起了身子,杏眼微抬,正好与夏老夫人随意瞥来的视线撞到了一处。

    夏老夫人便是微微一怔,脸上客套的笑容僵住,定定望着叶辛夷,神色间有怔忪,有惊疑,下一瞬,却又染上了两分激动。

    叶辛夷心下一惊跳,夏老夫人这个反应……莫不是认出了她?不可能吧?听说,她和她短命的父亲并不那么像,反倒是更像她娘一些。难不成,因着夏老夫人对她娘恨之入骨的关系,所以,也对她的长相格外的记忆犹新,所以一眼便能认出她是殷雪乔的女儿?

    叶辛夷心口砰砰急跳,脑中乱成了一团麻,若是夏老夫人果真认出了她,问起来,她是认还是不认?

    夏老夫人的神色落在旁人眼里,自然也引得一阵惊疑。

    余氏也是掉头往叶辛夷望了过来,目下两闪间轻轻笑着上前去扶夏老夫人,“母亲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也觉得沈太太挺眼熟的?方才我头一眼瞧见沈太太也是这般感觉,只是一时却是想不起究竟在何处见过了。想来,这便是缘分了?”一边说着,一边已是笑望向夏老夫人,眼角轻睐两抹探究。

    谁知夏老夫人却是不着痕迹地抬起手来,让余氏伸出想要搀扶她的手落了个空,她却已经收敛了面上的诸多情绪,已是与方才无异一般淡淡笑了起来,睐了叶辛夷一眼道,“我倒不是觉得她眼熟,只是人年纪大了,反应不及,方才才想起来,你说的这沈太太……莫不就是从京里来的那位沈大人的家眷?”

    余氏神色如常地收回手,半点儿没有因着方才的事而显出异色,点了点头回道,“正是。”

    “还请沈太太勿怪啊!老身听说沈大人与沈太太的婚事是陛下御赐的,可沈太太却只是出身市井之家,还以为沈太太定是个绝代佳人,却没想到……一时失态,还希望沈太太见谅。”

    叶辛夷心里想着,是因为这样?面上却是笑着应道,“我这长相让老夫人失望了,该请老夫人见谅才是!”

    方才,夏老夫人那番话分明就是说她长得很一般,一般到让她老人家都惊讶得失态了的意思,可叶辛夷却半点儿不介意一般,仍然微微笑着,宠辱不惊,云淡风轻。

    这般年纪的女子,若非当真不介意,那就是养气功夫已练得极佳,以至于半点儿痕迹也不露,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除了夏老夫人,就是余氏,还有敞轩内其他几位女眷看叶辛夷的目光都微乎其微地变了。她却全然不知一般,自始至终的沉静。

    下一瞬,夏老夫人便已经笑着抬手指了另外一人,与人寒暄笑语两句,其他人便一个接着一个地上前给她拜寿,叶辛夷则顺势退到了一边。

    安心地退到了角落,做个看戏人,也正好观察她想要观察的。

    看着面前的欢声笑语,不管心里作何想,面上却都是带着笑,好似一张张相似的面具,却不知底下是怎样的人心百态。

    叶辛夷看着,思绪却是飘得老远,正在恍惚时蓦然瞥见前头一道视线望了过来,她打眼望去时,那视线的主人又若无其事转开了眼。

    有些欲盖弥彰之嫌。

    叶辛夷想了想,弯起嘴角,微微一笑。

    过了一会儿,男宾那头也由夏长河带着过来给夏老夫人拜寿了,沈钺自然也在其中。

    夏老夫人对他的态度也是与对叶辛夷时一般无二,客套疏离,应尽的礼数却是半点儿不少。

    叶辛夷自己不介意,倒是为沈钺感到有些委屈。

    他毕竟那么用心地给夏老夫人准备了寿礼呢,虽然她也知道,他这是瞧在她的面儿上。

    沈钺却是全不在意,离开前,还找了个机会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我方才已是与夏大将军说了,咱们再住在将军府上怕是不合适,等到寿宴结束后,咱们便搬去驿馆。”

    叶辛夷自然是都听他的,笑着点了点头。

    借着衣袖的遮掩,沈钺在她手背上轻轻掐了一下,她抬眼瞪他,面上飞起两抹可疑的霞色,杏眼中满是嗔意。

    他却是眯眼笑睐她一眼,转身走了。

    叶辛夷转过头来,却瞧见居然有不少人都在看着她一般,安香满是笑意,其他人的笑容却多了些促狭的味道,独夏老夫人的眸色却有些深不可测。

    余氏笑微微打趣道,“早就听说沈大人与沈太太伉俪情深,今日一见,传闻果真不虚。倒是让我都不由得有些羡慕了。”

    “夫人莫要说羡慕,要羡慕也该是我们羡慕夫人才是。我如今还年轻,算得新人就不说了,可夫人与将军夫妻已是三十多载,却还是如今这般,夫唱妇随,举案齐眉,这才真真叫羡煞旁人呢。”

    余氏的笑容微不可察地一僵,却也只是一瞬,便又若无其事道,“你倒还打趣上我了,倒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往后,咱们怕是谁也不敢说你了。这可是个厉害的,咱们往后啊,都让着她些,千万别惹着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