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96|【96】
    众目睽睽之下,林非鹿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抱了一下就从他怀里挣脱开了。

    宋惊澜把她拉到旁边坐下,才又拿起笔继续批那本没批完的奏折,听到她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他还执笔在回折子,没有抬头,只笑着说“猜的。”

    林非鹿见他还在忙也就没打扰了,坐在软榻上好奇地左看右看,一转头就看见站在旁边的清秀小侍卫。她愣了愣,惊讶道“天冬?!”

    天冬脸色潮红,难掩激动“五公主!”

    再见熟人,她倒是很高兴,走过去打量他一圈,“天冬你长高啦,我差点没认出来。”

    天冬羞涩又高兴“多年未见,公主也长高了许多。”

    两人聊了几句,林非鹿突然想到什么,有些惊恐地朝他下方扫了一眼,“天冬你现在不会……”

    天冬见她眼神扫过来,脸上顿时一个爆红,连连摇头,话都说不顺了“属下……属下没有!属下只是陛下的贴身护卫!”

    旁边宋惊澜批完那本奏折,搁了毛笔,笑着伸手把人拉回来“别逗他了。”

    林非鹿往案桌上瞄了两眼“你忙完啦?”

    他按了下眉心“堆了太多折子,恐怕要看到晚上。饿了吗?我叫人先传膳。”

    林非鹿摇头“不饿,我等你一起吃。”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笑眯眯问“好看吗?”

    他早就注意到她今日的新发型了,笑着点头,“好看。”

    她指了指候在下面的听春“是听春给我梳的哦。”

    宋惊澜顺着她手指往下看了一眼,笑意温和“赏。”

    听春一抖,立刻跪下领赏“多谢陛下赏赐。”

    她跟拾夏两个人今天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惊吓,到现在还有点没缓过神来,突然又得了赏赐,心中更是万分复杂了。还跪着,就听见永安公主说“你这里好气派好漂亮啊。”

    她们听到陛下温柔地笑了一声“喜欢这里?那以后就住过来吧。”

    两人震动之余,心中都同时冒出一个念头今后这宫中的日子,怕是要变了。

    临安殿作为皇帝起居理政的正殿,比永安宫还要大一倍,也更气派恢弘。林非鹿趁着宋惊澜批阅奏折期间,让天冬带着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还扑到龙床上滚了一圈,把跟着的春夏两人吓了个心惊胆战。

    参观完回到前殿时,就发现批改奏折的案桌边又搭了一张小桌子,上面已经摆满了点心水果和酥茶。

    林非鹿一眼就看到里面有芙蓉流沙糕、溏心桃花酥,都是她以前喜欢吃,还拿去翠竹居给他吃过的点心。

    她自觉地坐过去,拎了块糕点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看他执笔垂眸批阅折子的模样。

    接亲这一路他都穿着常服,此时换上了玄色龙袍,帝王气息冷锐逼人,不说不笑的时候,看上去的确还蛮吓人的。不过吓人归吓人,帅也是真的帅,林非鹿一边吃一边欣赏帅哥,觉得自己胃口都好了很多。

    还要吃第五块点心的时候,宋惊澜拿着折子转头看过来,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糕点吃多了容易腹胀,晚些还要用膳,喜欢的话明日再吃,嗯?”

    林非鹿喝了口酥茶润嗓子,拍了拍好像是有点哽的胸脯“好吧。”

    宋惊澜便叫人把糕点都撤下去,案桌上又重新摆上了她爱看的话本和戏文,还有一些弹珠九连环之类的,都是她以前爱拿到翠竹居跟他玩的小玩意儿。

    林非鹿趴在案桌上弹了下弹珠,偏头跟他说“幼稚!”

    宋惊澜摇头笑了下,批完最后一笔,伸手拿过另一本折子。

    宋国的经济一直都挺繁荣的,经济产业带动文化产业,是以这边的话本戏文诗词歌赋也十分鼎盛。这些民间传奇话本也不知他是从哪淘来的,一个比一个传奇,林非鹿起先还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后来就完全被小说吸引,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了。

    殿内一时十分安静,只有书页翻动的声响。

    林非鹿起先坐在软塌上,坐久了不舒服,又在榻上躺了躺,最后还把宋惊澜的腿当枕头靠了一会儿,最后又拿了张垫子坐到地上去,趴在案桌上看。

    底下候着的宫人们除了天冬外,都被永安公主这一顿操作吓得时时吸气,战战兢兢,惶恐不安。最后却发现屁事没有,陛下怡然自得批着奏折,时而转头看她一眼,眼里的笑意就没散过。

    临近傍晚时,通传太监一路小跑进来,跪在玉屏前恭声道“陛下,中书侍郎和礼部尚书应召求见。”

    宋惊澜仍在看奏折,淡声说“宣。”

    林非鹿这才从传奇小说中醒过神来,转头小声说“那我去后面啦。”

    皇帝议政旁人自要回避,她正要起身,就听见宋惊澜温声说“不用。”

    林非鹿有点迟疑“不太好吧……”

    他笑了下“小事而已,无妨。”

    林非鹿心道,我信了你小宋的邪。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哪次跟你说的一样了?

    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她正看到精彩处,也懒得挪位置,便继续趴下去看小说了。

    没多会儿便有两人穿着朝服躬身走进来,行礼之后,两人一抬头看见坐在前方的少女,登时都惊住了。

    林非鹿就是不抬头也能感受到那两道惊诧视线,知道自己又被小漂亮忽悠了。她把脑袋往下埋了埋,就差埋进书里,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宋惊澜的淡声拉回两人的神思“召两位卿家前来,是有关册封皇后和孤的大婚一事,交由你二人去办理。”

    他挥了下手指,天冬立刻得令,接过他早拟好的圣旨拿下去递给两位大臣。

    可怜两人还没从上一个惊诧中回过神来,就又被这一个消息给震惊到天灵盖发麻了。

    朝臣向来不止关心国家大事,还关心陛下的子嗣问题。陛下登基数年,却从不纳妃,也不踏足后宫一步,讲道理,他们这些朝臣私底下为此担忧很久了。

    陛下年轻有为,能文善武,宋国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大家当然希望这种繁荣能继续下去,陛下能早日诞下皇子立下储君。可现在别说皇子,妃子都没一个,着实令人着急。

    但他们又不敢提,毕竟陛下实在不是什么纳谏如流的仁君,他们一边臣服,一边畏惧,可谓痛并快乐着。

    此时突听他要册封皇后,简直心神震荡,喜意还未流露,接过圣旨一看,看到上面写的居然是要册封永安公主为皇后,两人又迎来了第三次惊吓。

    宋惊澜丝毫不在意下面两人变幻莫测的神情,一边批奏折一边淡声道“让司天监的人择好吉日,各个环节不可疏漏,安排妥当再来回禀。”

    中书侍郎和礼部尚书将那封圣旨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又看了看坐在陛下旁边那名少女。

    今晨得知那位和亲的永安公主入宫了,难道便是此女?

    君臣议政却不回避,如今陛下竟还想立她为后,这大林哪送的是和亲公主,分明是送了一个红颜祸水祸国妖姬过来,媚惑主上,想趁机搞垮我们大宋!!!

    礼部尚书白胡子一颤,立刻下跪道“陛下,册封皇后乃是大事,事关大宋基业,还请陛下三思啊!”

    中书侍郎虽未说话,也跟着跪下了。

    宋惊澜执笔的手顿了一下,终于抬眼朝下看来。

    两人接收到陛下幽冷的目光,心中均是一颤,正想说什么,就见他勾着唇角缓声问“孤是在跟你们商量吗?”

    他分明是笑着,可语气里一点温度也没有,两人冷汗涔涔,在他阴冷注视之下竟再说不出一个劝诫的字来。

    过了会儿,宋惊澜笑了一声,收回视线继续批阅奏折,声音也听不出半分怒意,反而显出几分愉悦“此事交由两位卿家,孤很放心,下去吧。”

    两位大臣拿着圣旨又是一拜,忙不迭退出正殿。

    在一旁默不作声假装看小说实则竖起耳朵的林非鹿有……有被帅到!!!

    她果然拿了红颜祸水的剧本呢!

    刚才因为礼部尚书惹恼陛下而噤若寒蝉的宫人们此刻心神同样震荡。后宫多年未封妃,一来就直接立后,立的还是联姻的公主,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

    春夏二人偷偷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动和惊喜。

    原来公主真的没有骗她们!

    陛下真的对她很好!好到令人难以置信!

    她们今后就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了,与有荣焉,岂能不开心。

    一直到夜色降临,宋惊澜才终于批完奏折,传了膳来临安殿。饭菜上桌,果然又都是她爱吃的菜,林非鹿吃多了点心还没饿,一样尝了一点就放筷子了。

    伺候他们用膳的宫人见陛下又是夹菜又是舀汤的,短短一下午时间,居然已经有种见怪不怪的错觉。

    吃过晚饭,林非鹿就抱着自己没看完的小说溜回永安宫了。滚龙床什么的,她感觉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且先苟住。

    本来以为宋惊澜不会让她走,毕竟他这一路上下其手该摸的都摸完了。但看她偷溜的模样,他只是笑了一下,交代她晚上要好好休息,就没再多说什么。

    林非鹿来到宋国的第一晚睡得很好,可能是因为跟明玥宫一样的环境带给了她熟悉的安心。只是翌日起床后听拾夏说,昨夜凌晨陛下来了一次,询问公主睡得是否安好。

    得知她已经熟睡,才又离开了。

    礼部和中书省已经开始准备皇后册封大典和帝后大婚仪式,仅仅一日时间,陛下迎娶永安公主为后的消息就传遍整个临城。

    住在重华殿中的太后听闻此事,惊得摔碎了碗碟。

    半晌,人过中年却不减美貌的太后沉声吩咐宫人“传哀家懿旨,宣永安公主来见。”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