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00|【100】
    半夜的时候,宫人提了热水进来,倒进屏风后沐浴大木桶里。

    林非鹿简直没脸起来。

    这该死的古代,事后洗澡还有外人进来,天知道她有多想念浴室花洒。

    听着宫人进进出出,倒水哗啦的声音,她埋在床上一动不动装死,等人全部退下,披着一件黑色单衣的宋惊澜才撩开帘帐,俯身来抱她去洗澡。

    床上到处都是欢爱后的痕迹,她埋在他怀里哭唧唧维持最后的尊严“别喊他们进来,我来换床单,让我换!”

    头顶笑了一声,他把她放进水里,看水没过她的身子,低头亲了亲她额头“你先洗,我去换。”

    林非鹿总算松了口气。

    木桶比她以前用的浴缸还要大,水面还飘着玫瑰花瓣,旁边的檀木架子上洗浴用品一应俱全,除了换水需要人工,其他的其实都挺方便舒服的。

    她在水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边缘半躺下来,听着外头换床单窸窸窣窣的声音,手指挑着水面的花瓣玩。

    片刻之后,宋惊澜换好被单走了过来。

    他绕过屏风,身上那件黑衣无风自动,墨发垂在身后,像在夜里出没的妖精,专门以美□□人的那种。

    林非鹿拿着花瓣搓搓脸“你洗吗?还是先换水?”

    宋惊澜笑了下,直接跨了进来。他没脱衣服,宽大的黑色衣摆就飘在水面,那些殷红的花瓣浮在衣摆之上,交缠着他的墨发,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林非鹿一惊“衣服湿了……”

    话没说完,人就被他扯过去了。

    花瓣飘在水面,遮住了水下的一切。

    她的腰仿佛被折断,身子在水里沉沉浮浮,攀着他身体时,委屈似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为什么要在这里——”

    他温柔地伏到她颈边,笑声低又哑“这里不用换床单。”

    床单倒是不用换了。

    但是后面宫人又进来换了次热水。

    林非鹿已经安详去世了。

    洗完第二次澡,她就不给他机会了,手脚并用从水里爬出来,迅速用浴巾把自己裹住,“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宋惊澜很轻地笑了下。

    林非鹿机敏地从他的笑里领会到某种意思,顿时有点崩溃“陛下你明天还要上朝啊!”

    他朝她走来,经过檀木衣架旁时,顺手扯下一件青色纱衣。

    林非鹿连连后退,他步步逼近,低笑着问“公主不是说过,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吗?”

    她退到了墙角,紧紧揽着浴巾,痛心疾首道“那是昏君才做的事!陛下难道要效仿昏君吗?”

    宋惊澜已经逼近,身影伴着气息压下来,将她完全笼罩,他低下头来,嗓音低得像叹息“公主在怀,效仿昏君又有何不可?”

    林非鹿“…………”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笑了一声,把那件纱衣递给她“穿上吧。”

    林非鹿无比嫌弃“这么透,穿这个跟不穿有什么区别。”

    宋惊澜微一挑眉“那就不穿?”

    林非鹿一把扯过纱衣,背过身去,只留给他一个纤细漂亮的后背,飞快擦干水珠后,忙不迭将纱衣穿上了。

    青衣轻薄,像披了雾的夜色,朦胧绰约,反而更诱人。

    宋惊澜眸色深了深,灼热目光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遍,最终还是顾及她的体力,什么都没做,把人抱上床睡觉。

    林非鹿觉得自己好久都没这么累过了,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刚刚跟奚贵妃学武那会儿。

    她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好歹也练了这么多年武,自认为体力还是很好的啊!为什么跟他一比简直弱爆了?而且还是他在动,自己怎么能累成这样?!

    抱着这个疑惑,她躺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虽然两人早已有过亲密接触,但真正在一张床上过夜还是头一次。宋惊澜虽然是个罔顾法理教条的人,但在有关林非鹿的事情上,他依旧愿意遵守那些墨守成规的礼俗。

    听着怀中熟睡的呼吸声,他垂眸静静地看着她。

    眉眼,鼻尖,嘴唇,下颌,嘴唇,每一处他都用吻描摹过。

    独属于他一人。

    他甚至想把她揉进骨子里,与自己合二为一,永远不分离。可他看着她安静又乖巧的睡容,只是低下头,轻轻亲吻了她的眼睛。

    翌日一早,林非鹿还睡着,宋惊澜已经准备起床上朝了。

    感觉他要走,她搂住他的腰不放手,埋在他怀里半梦半醒地撒娇“陪我……”

    他无奈一笑,只能躺回去,抱着娇软身子轻轻抚着她背心,温声哄她“近日没什么事,我很快就回来,你再睡一会儿,嗯?”

    成为皇后的第一天,她决定恃宠而骄一下“不准去。”

    宋惊澜笑了一声,手指轻柔地抚摸她耳后的肌肤,薄唇贴着她耳廓,像亲吻,又像耳语“皇后不是没给孤不早朝的机会吗?要不然,现在继续?”

    怀里的少女果断把他踢开,身子一翻朝内躺着,还嫌弃地挥了下手,“你走吧!”

    宋惊澜无声笑了一下。

    他没在寝殿梳洗,换好朝服后就走了出去,让她继续安静地睡觉。

    他一走,宽大柔软的龙床上好像顿时就没那么舒服了,少了温热,也少了温存。林非鹿翻了几个身,明明还觉得累,却再没了睡意。

    不过今天也不容她睡懒觉,天刚亮,听春和拾夏就过来唤她起床了。林非鹿腰酸腿软地爬起来,成为皇后的第一天,按照规矩,要去给太后奉茶,还要接受宫中美人的请安,以及去祖庙上香。

    但是宫中的美人都没位份,所以这一步可以省略。

    听春和拾夏一进来便笑盈盈行礼“奴婢拜见皇后娘娘。”

    林非鹿听着还怪别扭的。

    不仅称呼变了,连衣服和配饰都变了,处处彰显皇后的身份。

    梳洗完毕,她便坐着凤銮前往重华殿给太后奉茶。为了避免宫人看出异样,腰酸腿软也得忍着。一下轿,太后宫中的人便都笑着迎上来叩见皇后娘娘,这是讨喜头,林非鹿一挥手,听春便将早已准备好的银子递给他们。

    这一个月她时不时就来重华殿陪太后说说话,她讨好长辈又是一把好手,独居深宫多年的太后从未有过这种子女绕膝的温情,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的。

    现在太后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无法缓和和儿子之间的关系,多个贴心的女儿也很赚!

    林非鹿奉完茶,太后又拉着她的手规劝了几句身为皇后应当秉持的品质与责任,又将早已备好的赏赐赏给她。

    从重华殿离开,她又去祖庙上香,几个时辰过去,宋惊澜都散朝了,她还没忙完。

    不过除了成为皇后的第一天忙了一天,那之后,林非鹿基本就又恢复了之前吃吃喝喝耍耍的清闲生活。

    她怕麻烦,也不想生活中有太多糟心事糟心人,宋惊澜把这一切都处理得很好,无论后宫还是前朝,都没有任何事能影响到她的心情。

    除了每晚体力不支,欲仙欲死。

    林非鹿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可能要被玩坏。

    不至于啊!都是练武之人,凭什么他体力比自己好出这么多?!

    宋惊澜不忙政事的时候,有时候会在永安宫陪她练剑。

    她其实也不会什么系统的剑法,毕竟奚贵妃擅使长枪。会几招防身的剑术,轻功足够上房揭瓦,就是她全部的武学家底了。

    但宋惊澜师承纪凉,两人虽名为叔侄,但其实早已师徒相待,纪凉独身一人,无妻无子,便将毕生剑法都传授于他,可谓是天下第一剑客唯一的传人了。

    江湖英雄榜上虽无他的排名,但从上次他跟砚心交手就能看出来,他的武功造诣绝非常人能及。

    林非鹿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的花架式,突然开始明白自己的体力为什么跟不上了。

    宋惊澜收了剑转过身时,就看见少女坐在台阶上托着下巴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他失笑摇头,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怎么了?”

    林非鹿气鼓鼓的“我也要学!”

    宋惊澜挑了下眉“剑法吗?”他想了想,温声道“因这是纪叔的剑术,我不能直接教你。待他下次来宫,我问过他的意见,若他同意,我再教你可好?”

    林非鹿撇了下嘴“谁说要跟你学了?”

    她转身跑回寝殿,翻腾了一会儿找了什么东西出来,又兴高采烈地跑出来,十分得意地说“我要学这个!”

    手上拿的是即墨剑法。

    她翻了两下,有些兴奋地问他“纪叔的剑术厉害,还是即墨剑法厉害?”

    宋惊澜想了想“应当不相上下。”

    毕竟即墨吾已经过世多年,江湖上早无擅使即墨剑法的人,也无从验证。

    这剑法放在她身边多年,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翻翻,可惜没人指导,她担心自己胡乱学习会上演走火入魔,一直都不敢下手。现在有宋惊澜这个剑术高超的人在身边指导,应当没问题吧?

    于是恃宠而骄的皇后对着皇帝发号施令“你教我练这个!”

    hf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