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04|【104】
    ??

    其实按照官月辉的真实水平,不至于这么快被打掉武器。主要是他太过轻敌,又打着让她几招的心思,才被林非鹿攻了个措手不及。

    但事已至此,对方的剑都架在他脖子上了,比试结果已定,四周经过短暂的静默之后,瞬间爆发出了拍手叫好兴奋震惊的呼喊声。

    官月辉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好好一个小白脸愣是转眼变关公,剑都来不及捡,身姿一掠就逃也似的冲下台了。

    林非鹿在身后喊“你的剑!”

    官月辉头都没回一下,转瞬消失在人群中。

    她看了眼手中的铁剑,又看了看地上质地上乘的宝剑,美滋滋地换了过来。比试结束得太快,她也有点云里雾里的,但赢了比试总归很开心,毕竟在宋学霸那里受挫太多,这一场比试又让她重拾了信心。

    林非鹿转头看向主持人“我赢了吧?”

    主持人也还震惊着,听她询问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台中道“第十九场比试,这位姑娘获胜,可有人敢上台挑战?”

    底下围观群众面面相觑。

    都是老江湖了,对玉剑山庄二公子的水平还是有所了解的,台上这位姑娘却在几招之内制胜,令人震惊的同时,又有一丝怀疑。

    毕竟众人都能看出刚才官月辉的轻敌,这姑娘可能确实有几分真材实料,但方才能赢得那么轻松,也是带了运气成分,这么一想,不少人就觉得自己又能行了。

    一个瘦高的使刀的男子率先跳上擂台,一拱手道“我来领姑娘剑招。”

    林非鹿体内的武侠因子澎湃激昂“请!”

    有了官月辉这个前车之鉴,瘦高刀客自然不敢大意,全神贯注应付接下来的比试。

    二十招之后——

    宽刀脱手,林非鹿收剑拱手,笑吟吟道“承让。”

    如果说之前围观人群只是起哄,此刻就是真的被台上这年纪轻轻的少女震到了。

    接下来还有几个人不信邪,纷纷上台挑战,最后都败在林非鹿剑下。

    而且她似乎越打越顺手,起先还需要几十招才能制胜,后面十几招就能把人逼到绝路。

    时而爆出的哄闹吸引了四周的注意,围观人群越来越多,不仅街上,最后连酒楼外廊和树上都站满了围观比试的人。

    自从林宋两国结盟之后,不仅促进了两国的商贸经济,江湖武学也顺势蓬勃,融会贯通,江湖人士遍布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此刻在繁华的临城中,就有不少武学造诣不低的侠客。

    当林非鹿又赢下一场比试时,终于有人惊呼道“好像是即墨剑法!”

    即墨剑法已沉寂多年,当初陆家长子能被认出来,也是因为陆家本来就保管着剑法,所以格外被人注意。此刻林非鹿在台上打了半天,认出剑法的人却只敢说“好像”。

    毕竟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一个年纪轻轻的陌生少女,如何会使即墨剑法?

    众所周知,即墨剑法如今为天下第一剑客纪凉所有。早些年,赤霄十三寨人去寨空,销声匿迹,再也没在江湖上出现过。大家都默认是纪凉灭了十三寨,对他也很是服气。

    这少女难不成……

    底下有人忍不住问到“姑娘,纪凉纪大侠是你什么人?”

    终于到了这一步!

    气势不能输!必须给师父长脸!

    只见台上的少女朝底下一看,微抬着下巴,三分淡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地回答“是我师父。”

    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周顿时轰动了。

    纪凉居然收了徒?!

    还是个小女娃?!

    还把即墨剑法传给了她?!

    纪凉灭了赤霄十三寨,按照即墨大侠的遗言,这本绝世剑谱自然就归他所有,也没什么好争论的。不过纪凉自身剑术高超,大家都以为他不会再学前辈的剑术,还有些遗憾不能再观即墨剑法的风采来着。

    没想到他居然收了个徒弟,教的还是即墨剑法!

    大侠的脑回路果然不是我等常人能懂的。

    底下有人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观这位姑娘的剑招,确有几分纪大侠的影子,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这又是纪凉的徒弟,又是即墨剑法的,哪还敢有人再上台跟她打,林非鹿如愿赢到了这场比赛的奖品天蚕宝甲。

    她抱着盒子跳下台的时候,宋惊澜就站在下面笑盈盈地张开双手接住她。

    林非鹿扑进他怀里,声音里都是雀跃“我赢啦!”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更开心赢了奖品,还是更高兴自己原来这么厉害,激动得耳根都泛红。

    宋惊澜笑着搂住她“我说过,师妹很厉害的。”

    林非鹿哼了一声“都怪师兄太变态,搞得我平时那么没自信!”

    他笑着亲她额头“嗯,我的错。”

    她扑在他怀里自顾高兴着,没发现四周想要靠近搭讪的人都被宋惊澜扫过去的阴鸷眼神吓跑了。

    今日有了这么一场擂台赛,林非鹿可谓玩得酣畅淋漓,回宫的时候兴奋劲儿都没下来。她说错了,宫外还是很好玩的!如果这样的擂台赛能再来几场,那就更好玩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愿,过了几日之后,她再一次跟着宋惊澜微服出宫的时候,又遇到了一场擂台赛。

    这次的擂台赛跟上次有所不同,需要先报名,报名通过之后,再通过抽签的方式随机匹配对手,第一轮比试结束,胜者再继续匹配,直至最后决出第一名。

    这个赛制和规格更为复杂,相应奖品也就更厉害。

    依旧出自藏剑山庄,是一件杀人于无形的暗器,叫做千针。江湖上曾有句传言,说的是千针一现,必有命丧,可见其威力。

    林非鹿迫不及待就跑去报名了。

    她本来担心自己拿不下比赛,还鼓动宋惊澜一起报,多层保险来着。

    结果宋惊澜笑着问她“如果最后交手的是我和你,我是让还是不让呢?”

    让,她舍不得他当众出丑。

    不让,她又不想众目睽睽之下堕了纪凉的名声。

    于是只好放弃。

    这次的擂台赛较为复杂,分了三天来进行。第一天报名,第二天比第一轮,第三天决赛。

    所以林非鹿也就连着三天出宫,期间还把松雨春夏她们也带上了。

    不能让她们只看到自己是怎么被陛下虐的,也要让她们看看皇后娘娘是怎么虐别人的!

    第一轮比赛她几乎没怎么用力就拿下了,经过上一次的擂台赛,有些人已经认识她了,议论决赛的名单时,大家几乎都在说“纪凉的徒弟”。

    林非鹿听着,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种子选手吧。

    这一次比赛含金量比上一次要高很多,林非鹿比到后面时,就有些吃力了,毕竟实战经验少。

    不过还是仗着有位大佬师父和身负绝世剑术,在最后的决赛中有惊无险拿下了第一,成功获得暗器千针一枚。

    经过这几场比试,林非鹿也算对自己的剑法和能力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跟宋惊澜这种江湖英雄榜上的变态肯定是比不了,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中等偏上吧。

    革命尚未成功,大侠还需努力,自己的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

    不过她也明白,比起自己练剑,实战的进步其实会更快,想想当初砚心满天下寻找比刀的人就明白了。所以林非鹿现在有事没事就爱往宫外跑,看能不能遇上擂台赛给自己打一打。

    然后她就发现,临城这擂台赛是真的多。

    而且为什么每一次的奖品都出自藏剑山庄???

    藏剑山庄是在搞什么批发吗???

    令人迷惑。

    不过迷惑归迷惑,擂台还是要打的,就这么打了一段时间,有输也有赢,毕竟每次的奖品都是藏剑山庄的宝物,令人眼馋,时不时会吸引一些大佬。

    不过输了她也高兴,经验就是这么一架一架打出来的嘛。

    她进步神速,有关她的传言也早已传遍江湖。

    纪凉的关门弟子,传承了即墨剑法,这两句话随便扔一句出去都是重磅炸弹。

    而林非鹿完全不知道这些,入冬之后,临城的擂台赛就渐渐没了,她也玩得很尽兴,打算趁着这个冬天温故知新一下,来年再战!

    而且她这段时间沉迷练剑,对宋惊澜也多有忽视,虽然他从未说什么,但林非鹿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

    她决定好好补偿一下小宋!

    到了晚上,宋惊澜忙完政事回到寝殿时,就发现里头有些不一样。

    床上的帘帐被两根银色弯钩挂起,床前垂下了令人遐思的淡色轻纱。一扇玉色的翠屏靠墙而放,旁边沐浴的大木桶里已经装满了热水,水面飘着宫里近来开得正艳的梅花。

    林非鹿披了件纱裙,长发散在身前,曲线若隐若现,站在窗前羞答答地问他“玉屏aly,沐浴aly,床上aly,窗口aly,陛下你看你想来哪个呢?”

    宋惊澜虽然没听懂她后面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意思,但他准确地抓住了她想表达的精髓。

    他抬手把人捉到了怀里,笑着亲她唇角“不如每个都试一试。”

    林非鹿只穿了件轻纱,转眼就被剥落在地。

    殿内烛火摇晃,她被他带着一路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冰冷的玉屏,又被他转身按上去,终于找到机会断断续续恳求道“把烛灭了……”

    宋惊澜亲她蝴蝶骨,一路往上,灼热的吻落在她耳侧“不,我想看着。”

    整夜未眠的一个夜晚。

    翌日,林非鹿在床上瘫了一天,风雨无阻的练剑日常也缺席了一天。

    这,就是补偿的代价。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