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0|【10】
    林非鹿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在心里恶寒了一下。

    不愧是我。

    小少年更难过了,垂下头用袖口擦了擦眼泪。

    林非鹿把手掌放在小兔子头上,那纯白的绒毛软绵绵的,手感特别好,且浑身白得一丝杂质都没有,品相十分好看。她以前虽然最爱吃双流老妈兔头(不是……,但这么可爱的兔子,还真有点舍不得下嘴。

    她问少年“你娘为什么要你杀了它?她不喜欢兔子吗?”

    难不成对兔毛过敏?

    少年抿着唇摇了摇头。

    他眼眶通红,哽咽着说“这只兔子是娘送我的生辰礼物,我已经养了三年了。”

    林非鹿“?”

    这娘未免也太残忍了吧?

    让儿子亲手杀宠物,这是什么路数?

    她目含同情地看着小少年,听他继续抽泣着断断续续道“娘说,弱者才会心怀慈悲,强者需得坚定心性,成大事者不能有怜爱之心,也不可有喜好之物,因为这些都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林非鹿“?”

    这位娘亲有点东西。

    在宫中进行这样的育儿方针,必定是怀有争权的心思。而作为皇子,除了皇位,还能争什么呢?这小少年的娘心思简直不要太明显。

    不过就是太急切了,也不怕给自己儿子留下心理阴影,长大后变成一个心里扭曲的变态。

    林非鹿这段时间已经从林景渊口中了解到自己往上还有三个皇兄。

    大皇兄林廷,亦是林帝的长子,系阮贵妃所出。

    二皇兄林济文,系淑妃所出。

    三皇兄林倾,是皇帝的嫡子,系皇后所出,亦是当今的太子。

    这三个皇兄年龄相差都不大,都是十一二岁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这个被母妃逼着成长的爱哭包是她哪个皇兄呢?

    应该是三皇兄太子殿下没跑了。

    毕竟他以后是要继承皇位的,为君者是要心狠手辣一点才好,这小少年看上去善良又心软,还这么爱哭,看上去就很好欺负,确实不大符合皇帝的标准。

    林非鹿仿佛听到脑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叮,你的新nc已上线,请及时攻略。

    她抬手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头“别哭了,我帮你想办法。”

    小少年一下抬头看着她。

    林非鹿说“你把兔子给我,我带回宫去帮你养着,你有时间随时可以来看它,怎么样?”

    小少年眼睛亮了一下,转而又熄灭下去,为难地问“那……我娘那里怎么交代呢?她让我把小兔的尸体带回去。”

    林非鹿“……”

    皇后娘娘这么心狠手辣的吗?对自己儿子都这么残忍?

    难怪能当皇后呢。

    她状似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就这样跟你娘说,你实在不忍下手,所以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小兔扔了,让它自生自灭。一只弱小的兔子在这后宫没了主人,其实很难活下去,你不愿直接杀生,也不愿忤逆你娘的话,这样也算完成了她交代的任务。她了解你的性格,你若真的带回一只兔子的尸体,她可能反倒会怀疑。”

    小少年一听,觉得她说的居然很在理,难过的脸上渐渐溢出笑容。

    林帝和这些妃嫔的基因好,皇子也一个塞一个的好看,笑起来像初春的阳光洒在树梢花蕊上,又温暖又柔软。

    啊,温柔美少年谁不爱。

    那样心狠手辣的娘却生了这样一个心软善良的儿子,还真是上天捉弄。

    林非鹿用小手指揩了揩他脸上的泪痕,安慰道“别难过啦,办法总比困难多,以后你再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不要哭,来找我,我帮你想办法!”

    小少年脸颊一红,不好意思地侧了下头,鼻尖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林非鹿把怀里的枣子掏出来递给他,笑得特别烂漫“呐,我请你吃枣!”

    她声音奶声奶气的,却很有气势,有种“别怕我罩你!”的感觉,小少年看着顶着两个小揪揪的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过青枣后把兔子递给她“那以后小兔就麻烦你照顾了。”

    林非鹿豪情壮志地拍胸腹“包在我身上!”

    小少年又问“你是哪个宫里的?”

    林非鹿眨巴眨巴眼睛“我住在明玥宫。”

    “明玥宫?”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看了她半天,像是想起什么,迟疑道“小鹿……难道你是五公主林非鹿?”

    她歪着脑袋“对呀!”

    少年不由得笑起来“竟是你。与传言不大相像,可见都是人云亦云。”

    林非鹿做出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少年站起身来,把几颗青枣放进袖口里,轻声道“那小兔就拜托小鹿照顾了,等有时间,我会来明玥宫看它的。”

    林非鹿连连点头,用斗篷把小兔子裹起来抱在怀里,只露出小小一个脑袋,朝少年挥挥手后,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回到明玥宫,林瞻远在门口翘首以盼,见到妹妹回来,高兴地直绷“枣子!枣子!”

    林非鹿笑着跑过去,把怀里的兔子给他看“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林瞻远没见过兔子,眼睛瞪得有些大,迟疑地看了妹妹一眼,又低头瞅了瞅,伸出一根手指迟疑地摸了下兔子的脑袋。毛茸茸的,很软很舒服。

    林非鹿说“这是小兔子。小白兔,白又白,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林瞻远兴奋地直拍手“小兔子!小白兔!白白白!萝卜萝卜真可爱!”

    他高兴地把枣子都忘了,回屋之后一直跟小兔子玩,还跑去小厨房拿了青菜叶子过来喂兔子。萧岚问起,林非鹿只说是在外面捡的,萧岚倒也没说什么,还帮着她一起给兔子做窝。

    林非鹿把布条缠在木板上,以免木板上的木刺扎到小兔子,随口问一旁的萧岚“母妃,你见过皇后娘娘吗?”

    萧岚正在跟云悠一起做笼子,柔声回答道“前些年见过,后来我身体多病,皇后娘娘仁慈,免了我请安,算起来,也有三四年没见过了。”

    “那皇后娘娘长得好看吗?”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是极美的。”

    林非鹿一派天真“皇后娘娘治理后宫,应该很凶吧?不然怎么让所有人都听她的话呢?”

    萧岚吓了一跳,赶忙去捂她的嘴,惊恐地朝四周望了望,没看见旁人才松了口气,白着一张脸训斥她“鹿儿不可胡说!且不说身为人子,不可妄议皇后娘娘是非,何况皇后娘娘素来仁慈,又一心向佛,对待后宫上下嫔妃都是极好的。如今后宫事宜都由两位贵妃娘娘从旁协助,正是因为有她坐镇后宫,才让陛下能安心前朝啊。”

    林非鹿无辜地点了点头。

    萧岚又不放心地叮嘱了她几句,不过开了话头,倒是和青烟聊了几句跟皇后有关的宫中往事。

    林非鹿听了半天,觉得她们口中的那个皇后娘娘不大像自己今天遇到的那个小少年的娘。毕竟信佛之人不杀生,又怎么可能逼着自己儿子杀生。

    可若不是皇后,又有谁竟然怀着争夺皇位的心思呢?

    毕竟皇后母族势大,她的父亲杜老是当朝太傅,儒名远播天下,门下三千学子,而且还是林帝的老师,深受林帝敬重。母家地位稳固,又生下嫡子,早些年三皇子就被立了太子,偶尔听人说起,三皇子聪颖好学,儒雅知礼,很受林帝喜爱。

    但凡林帝的脑子没进水,就不可能废太子另立。

    那今天逼儿子杀兔子的那位娘娘,到底凭什么觉得她有一争之力?

    林非鹿想了想,要说这宫中还有谁能有这心思,也有这能力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阮贵妃了。

    就是被她装鬼吓疯的徐才人,当年抱的那只大腿。

    宫中两位贵妃娘娘,一个是当朝左相的女儿阮贵妃,风华绝代冠宠后宫。一个是镇北大将军的妹妹奚贵妃,高傲冷淡,很有家门风范。

    两位娘娘都是皇帝的心尖宠,家族势力也不相上下,唯一的区别是,奚贵妃膝下无子,而阮贵妃生下了皇长子,也就是大皇子林廷。

    大林朝的规矩向来是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

    三皇子是嫡子,而大皇子是长子。

    嫡子一旦出了什么事,下一个顺延的继承对象就是长子了。

    原来是自己上午看漏了眼。

    那不是自己的三皇兄,而是自己的大皇兄啊。

    听闻这阮贵妃在宫中嚣张跋扈,恃宠而骄,但林帝就爱她直率坦然的性子,还曾经夸她“心直口快有一说一”,宫中妃嫔虽然敬她,却并不怕她,因为阮贵妃一向直来直去,喜恶都明晃晃写在脸上,从不在背后耍阴招。

    林非鹿之前听说的时候,还觉得这个贵妃没啥心机,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全靠命好。

    但如今联系上杀兔子这件事儿,她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呢?

    这像是一个没心机的马大哈能干出来的事?

    没想到这后宫,演员还挺多的。

    勘破这一层,林非鹿就觉得有内意思了。只是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爱哭的小少年,不免有些感叹。母妃有这心思,他今后的路,怕是难走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