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4|【14】
    林非鹿边逛边走神,直到少年拦在她面前,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康安倒是机灵,立刻躬身行礼“奴才见过世子殿下。”

    少年眉峰高扬,帅气的眉眼很是不羁,瞅了康安两眼“你不是四皇子身边的人吗?”

    康安恭声道“奴才确是。”

    少年略一点头,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两眼面前这个扎着小揪揪的小女孩,问“这个小豆丁是谁?怎么上课时间还在外面乱晃?”

    林非鹿“?”

    康安道“回世子的话,这位是五公主,无需入太学。四殿下在上课,让奴才陪公主四处逛逛。”

    “五公主?我怎么没见过?”少年低头打量,似乎觉得跟这个只有他腿高的小豆丁说话太费劲了,干脆在她面前蹲下来,抬手就在她头顶的小揪揪上揉了一把,笑嘻嘻说“小公主,你好啊。”

    林非鹿“……”

    这个nc是她见过的nc里面最熊的一个。

    世子殿下?看来不是她的哥哥们,而是哪个王公贵族家的公子了。

    王公贵族……也不错,看他在这宫里嚣张的样子,就知道身份不低。

    管他是谁,先攻略了再说。

    林非鹿当即发动技能。

    她双手捂着小脑袋后退两步,奶声奶气地凶他“你把我的揪揪揉乱了!”

    少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又怎么样你咬我啊!”

    林非鹿“?”

    日哦。

    少年也往前挪了两步,觉得这小豆丁奶凶奶凶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笑眯眯问“小豆丁,你叫什么名字呀?”

    林非鹿不理他。

    少年友好地伸出手,“我叫奚行疆,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姓奚?

    林非鹿一下知道他是谁了。

    宫里两位贵妃,一位阮贵妃,一位奚贵妃。奚贵妃的哥哥是大林朝的镇北大将军,位高权重,前几年还被林帝封了镇北侯。这位姓奚的小世子,应该就是大将军的儿子,奚贵妃的侄子了。

    难怪这么嚣张呢。

    林非鹿如今在宫里的这几个靠山,看上去很厉害,但往细了想,其实现阶段并不强硬。毕竟都还是孩子,再身份尊贵,也受制于长辈。就比如大皇子和四皇子,一旦阮贵妃和娴妃发话不许他们跟自己往来,自己就没戏了。

    宫内这些嫔妃各自为营,从平日搜集到的信息来看,只有那位奚贵妃清高孤傲,不太与人往来。而且膝下无子,是个比较容易攻略的点。

    之前她还苦于没有跟奚贵妃接触的机会,眼下可不就送上门来了?

    不愧是大型nc聚集地啊,第一天就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喜。

    这位奚小世子出身武将世家,性格纨绔行事不羁,对付这种人,示弱是没有用的。越是示弱,越会让他们觉得不过一般如此无趣,没了挑战性,很快就会失去兴趣。

    摸透了性格,就很好下手了。

    林非鹿瞟了眼他因自小习武而生出细茧的手掌,小脑袋一扭,噘着嘴说“不跟坏人交朋友!”

    奚行疆扑哧笑了,“我哪像坏人了?我可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不跟我交朋友是你的损失。”

    小豆丁听闻这话,偷偷扭过头看了他两眼,见他笑眯眯的样子,又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哇靠,太萌了。

    奚行疆二话不说,隔着袖口握住她藏在里面的小手,煞有介事地晃了晃“这个朋友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现在握过手,我们就是过命的交情了。今后我若是有难,你就是豁出性命也要舍身相救,知道了吗?”

    林非鹿“?”

    老子信了你的邪。

    她生气地把自己的小手用力抽出来,然后跑到康安身后,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小脸裹在斗篷的帽檐里,奶凶奶凶地瞪他。

    奚行疆身边的书童简直没眼看,哭丧着脸催促道“少爷,快走吧,不能再耽搁了啊。太傅要是又告到将军面前去,你又得吃板子了。”

    奚行疆不耐烦地挥了下手,示意他闭嘴,又冲林非鹿挑眉“小豆丁,下次见。”

    林非鹿“哼。”

    奚行疆大笑了两声,这才往太学去了。

    他一走,康安才虚脱似的抹了把汗,低声跟林非鹿说“五公主,这镇北侯府的小世子素来有小魔王的称号。除了太学,他不常进宫的,你不必忧心。”

    林非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太学景致单调,奚行疆之后她没再看到过人,逛了一会儿就回偏殿休息去了。林景渊还给她准备了茶点,她喝着酥茶吃着点心,还从偏殿的书架上找了本游记看,打发时间。

    康安在旁边瞅着觉得惊奇不已。

    五公主年龄这么小,又没入过太学,竟然识字吗?

    他试探着问“五公主,这书讲的是什么啊?”

    林非鹿咬着点心随口道“讲了一个书生游山玩水纪录地质和风土地貌的故事。”

    康安觉得五公主怪厉害的。

    游记看到一半,外头终于再次响起了古朴的钟声。康安高兴道“殿下下学了。”

    林非鹿让他把游记放回书架,喝完最后一杯酥茶“走吧,我们接四哥哥去。”

    太学三殿前的台阶上陆陆续续有人走下来,三三两两闹闹哄哄,还真有点像学校放学后的情景。林非鹿在旁边瞅着,一个也不认识。

    林景渊往常是冲得最快的一个,今天却半天等不见人,眼见着殿前冷清下来,康安有些担心,跟林非鹿道“五公主,你且在这里等一等,我进去找找殿下。”

    林非鹿点点头,目送康安两三步跨上台阶跑远了,百无聊赖打了个哈欠。

    泪眼朦胧中,终于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嚯,是她的三皇姐又在骚扰民女了。

    这是林非鹿第二次见到这位宋国的质子,还是很好看,一身白衣十分养眼。面对身边喋喋不休的林熙时,脸上神情依旧温和,唇边笑意融融。

    林非鹿觉得这位质子的脾气是真的好。

    林熙尖细的嗓音让人觉得厌烦“太傅讲的那篇文章我还是不懂,你再给我讲一次!”

    宋惊澜不急不缓“方才在学堂里,我已经给你讲过一次了。”

    林熙满眼骄横,语气又像撒娇又像命令“我还是没懂!你还要再讲一次!”

    林非鹿实在没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了。

    不远处的两人同时看过来。

    林熙一眼看到她,顿时满露惊诧和厌恶,抬步就朝她冲过来,颐指气使地指着她问“你这个小贱人怎么会来这里?!”

    林非鹿还是笑着“你这种胸无点墨目不识丁才疏学浅听了两遍都没听懂的文盲都可以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林非鹿对上她从来都是弱势的一方,任由她欺负半个字都不敢说,什么时候像这样骂过她?林熙气得失去理智,想骂回去却半天找不到词,脸都憋红了,跟她那个娘一个德行,直接抬手一巴掌挥了过来。

    身后几步远的宋惊澜愣了一下,疾步往前,似乎想制止。

    林非鹿余光瞟见不远处的台阶上林廷和林景渊走了下来,本来想躲的身子就停住了。

    但她也没直接把脸留给林熙打,而是微微侧了下头,那一巴掌更多地打在了她头上,把她那左边那个小揪揪都给打散了。

    然后二话不说,往地上一倒,憋气。

    碰瓷,我们是专业的。

    林景渊恰好目睹这一幕,差点没被气疯,几步冲下台阶跑了过来。林熙在气头上,一巴掌没解气,居然还想过来再打,被紧接着赶来的林廷一把捏住了手腕。

    平日里温温柔柔的大皇子少有动怒“住手!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景渊把人从地上扶起来,看她满头的汗,小脸苍白,头发都被打散了,简直又气又心痛,把人交给康安,满脸愠色冲上去就想打林熙。

    林廷不得不又拦住他“都给我住手!你们想做什么?!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林景渊红着眼眶怒吼“她打小鹿!我打死她!”

    林熙尖叫着“她骂我!她活该!”

    林廷厉声道“都住嘴!”

    他身为皇长子,威严还是有的,林景渊和林熙不得不闭嘴。见两人都稳定下来,林廷这才去查看林非鹿的情况,蹲在她身前轻轻摸了摸她泛红的脸,柔声问“疼吗?”

    林非鹿没说话,只红着眼眶摇了摇头,还努力朝他笑了笑。

    林廷心疼得不行,转过身对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林熙身边的宫女道“三公主目无宫纪,扰乱太学,禁足半月闭门思过!”

    他是皇长子,又是长兄,自然有责罚弟妹的权利。林熙没想到皇长兄竟然会为林非鹿出头,她这会儿倒是智商上线了,哭哭啼啼道“大皇兄,是她先骂我的,就算要责罚,也该连她一起!”

    林景渊当即怒道“胡说八道!小鹿从来不会骂人!你蛮横惯了,竟然还学会血口喷人了!”

    林熙边哭边说“她骂了,宋惊澜也听到了!”

    几个人同时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宋惊澜。

    目光骤然聚集在自己身上,少年却还是一贯的淡然从容。

    他先是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林非鹿,然后才将视线转到林熙身上,微抿了一下唇,像是不愿撒谎似的,不无抱歉地说道“没有。”

    林熙“???!!!”

    林景渊冷笑一声“还等什么?还不把你们公主带走,回去好好反省!”

    林熙这会儿冷静下来,不敢再胡闹,哭着被宫人带走了。只是临走前,狠狠瞪了宋惊澜一眼。

    宋惊澜像没看见似的,没事人一样,垂眸若无其事打理自己的袖口。

    林景渊对着她的背影狠声道“闭门思过都算便宜她的了!下次看我不打死他!”

    林廷责备地看了他一眼“不许胡闹。”

    林景渊哼了一声,这才又走到林非鹿面前,替她拍了拍斗篷上的灰,愧疚得不行“都怪我上课不用心,被太傅留下来补习,早点出来小鹿就不会遇到她了。”

    林廷也走过来“回宫去吧,传太医来看看。”

    林非鹿乖巧点头。

    等三人说完话,她再抬眼去看时,宋惊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心想,真是个人美心善做好事不求回报的小哥哥啊。

    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