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17|【17】
    宋惊澜住的这个地方比明玥宫还偏,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里更冷,大概是因为翠竹居附近多水池的原因,较之其他地方要潮湿很多。

    本来就冷,开着窗还通着风,碳炉也不暖和,林非鹿坐在那冷得发抖。

    全靠宋惊澜的颜值在坚持。

    宋惊澜似乎察觉了,转头温声吩咐天冬“去灌一个手炉来,记得温度适宜。”

    天冬得令,很快就去了,没多会儿就拿来一个暖烘烘的手炉。宋惊澜先接过去试了试温度,怕烫到她,确认无误才笑着递给她“公主拿着吧。”

    那手炉跟她用的不一样,是最原始的灌热水的那种,容易烫手也冷得快,外面连隔热罩都没有。但很干净,大概是常用,外面的铜漆都被磨得锃亮。

    她实在是冷,也没拒绝。伸手的时候,看到宋惊澜隐在宽袖中的那双手。

    那并不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

    她之前见过奚行疆的手,因为自小习武的原因,手掌有细微的茧,但算不上粗糙。宋惊澜的手掌上,有比那更深更厚的茧,因为冬天太冷的缘故,虎口处冻裂开了细小的口子,看着都疼。

    似乎察觉她的目光,宋惊澜不露痕迹掩了一下,林非鹿什么也没说,接过暖炉双手捧着,轻声问“殿下,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宋惊澜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垂眸笑了笑“无碍,公主不必忧心。”

    林非鹿仿佛再次体会到了当年追一个养成系小明星发现崽被公司欺负压迫的心情。

    心疼,现在就是非常心疼,想把林熙大卸八块。

    宋惊澜被她骤然变化的目光逗笑了,他站起身道“我自有打算。天冷,公主早些回去吧,谢谢你的点心。”

    林非鹿病才刚好,也不想再冻感冒,要是在他这里受了凉,估计会牵连到他。于是点了点头,正要把手炉放下来,宋惊澜说“拿着吧,这一路风大。”

    看他这处境,就知道他就这一个手炉,林非鹿问“我拿走了,那你用什么?”

    宋惊澜笑道“我不怕冷。”

    啊,有被撩到!

    林非鹿跟他挥挥手,抱着手炉终于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她一走,天冬就赶紧锁上了门,转过身时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宋惊澜抄着手倚在门口,笑问“在说什么?”

    天冬表情郁闷“一个三公主就够难缠的了,现在又来一个五公主。”他走近疑惑问道“殿下,你昨日为什么要帮五公主?得罪了三公主可不是小事,你忘了她之前怎么折腾你的?”

    宋惊澜眯眼望着远处天际重叠的白云,唇角还是微微挂着笑,但声音却浅,漫不经心道“林熙蹦不了多久了。”

    天冬一脸震惊“啊?”

    宋惊澜收回目光,很温柔地朝他笑了下“她不是这位五公主的对手。”

    ……

    离开翠竹居,林非鹿没着急回去,而是转道白梅园。现在正是白梅盛开的时节,隔着宫墙都能闻到阵阵清幽花香,她心里有个打算,需要用到白梅花。

    青烟自发现公主是去见宋国那位质子,一路都忧心忡忡的,有些走神,林非鹿在前面跑得又快,幽道弯弯绕绕,很快就窜没了影。青烟着急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但好在知道她是要去白梅园,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林非鹿已经循着香味一路跑进园子了。

    枝头白梅团团簇簇,迎风而开,煞是好看。她个子矮,够不到枝头的梅花,而且也舍不得摘,好在地上落了不少花朵,都还新鲜着,她蹲在树底下,一朵一朵地捡起来,吹干净灰,放进自己的小荷包里。

    正捡得起劲,隔着一扇院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她傲娇刁蛮的皇长姐在跟人吵架,气急败坏地骂“奚行疆,你信不信我叫人打你板子!”

    另一个声音十分讨打“你信不信我超怕,怕得都睡不着觉啦?”

    林念知气得哇哇大叫。

    奚行疆?林非鹿想起来了,是那个揉她揪揪的熊世子。

    你说,这送上门的nc,不去攻略一下,岂不是对不起这趟巧遇?

    林非鹿把塞满白梅的小荷包系好挂在腰间,朝着院门口跑了过去。树影参差,远远就看见盛装而立的林念知气得原地跺脚,身边的宫人们正在劝着什么。

    毕竟是大将军府的世子,又是奚贵妃的侄儿,林念知对上他,其实讨不到好。

    对面不远处的黑衣少年翘着二郎腿坐在桥墩子上,表情十分欠揍。

    习武之人耳力敏捷,还没看到人,只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就一下转过头来,看见院墙里钻出来一个满头白梅的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欠揍的表情上骤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从桥上跳下来,几步就朝她走过去,林非鹿还没反应过来,头上的揪揪就被人揉了一把“小豆丁,又见面了。”

    林非鹿捂着脑袋气呼呼瞪了他一眼,转身就朝林念知跑过去。

    林念知还生着气呢,骤然看见林非鹿,语气也不太好,气势汹汹问“你怎么在这?你来这做什么?”

    林非鹿跑到她面前,仰着头一脸人畜无害的乖巧,语气却凶凶的“我在白梅园里听见皇长姐被人欺负了,来帮你!”

    林念知一愣,倒是为自己之前的语气感觉愧疚,有些别扭地转过头去没说话。

    林非鹿转身拦在她面前,张开短短的小手臂,奶凶奶凶地瞪奚行疆“不准欺负我皇长姐!”

    奚行疆环胸抱臂,像逗小孩儿玩似的,勾着唇角问“谁叫你皇长姐脾气那么坏,我好端端坐在这,又没碍着她的路,她非要我让开,你说,她是不是活该被欺负?”

    林念知气得又想骂人“奚行疆你……”

    还没说完,就听见前面的小豆丁奶声奶气掷地有声地反驳道“我皇长姐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漂亮的女孩子脾气不好是应该的!!!”

    奚行疆“?”

    林念知“…………”她扯了下小五的衣角,小声又不无娇羞地说“倒……倒也不至于此啦。”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