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23|【23】二更
    一年的最后一天发生如此晦气之事,皇后思来想去,觉得实在不吉利,于是开年的第一天就请了高僧来宫中作法祈福。

    林非鹿发现大林朝跟历史上的南北朝那会儿很像,十分信奉佛教,当年大诗人杜牧就写诗说,“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虽然这个四百八有夸张成分,但也可想象当时盛况。大林朝如今也不遑多让,还设了专门的国寺,叫做护国寺,来宫中作法祈福的就是护国寺的高僧。

    后宫一时之间连空气里都充斥着檀香味,林非鹿以前不信这些,如今也多少心存敬畏,老老实实跟萧岚一起念经祈福。

    静嫔的事虽然被封锁了消息,但当夜目睹现场的人不少,私底下常有议论。特别是跟静嫔交好的那些妃嫔们,对此事还是心存疑虑,觉得静嫔有可能是被陷害了。

    可把宫中妃嫔想了个遍,都猜不出这事儿是谁做的。手段之果断狠绝,丝毫不给对方还手之力,说起来,倒是像静嫔自己的风格……

    丝毫没有人怀疑到明玥宫头上。

    是啊,一个失宠多年的软弱贵人,带着两个拖油瓶,简直集齐了弱病残,直接被无视掉了。

    萧岚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扔石子将此事告知她们的人,心里惦记着这件事,礼佛的时候都走神了,直到香灰落下来砸在她手背上,香灰烫手,烫得她一个激灵,才赶紧念了两声“阿弥陀佛”,把香插进香炉。

    林非鹿在旁边瞅着,拉过她的手轻轻吹了吹,安慰她“母妃,不会有事的,都过去了。”

    萧岚皱着眉轻声道“我这心里总是不放心。宫里还有谁会帮我们呢?对方是好意还是恶意?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非鹿倒是不在意“无论是谁,无论他是好意还是恶意,如今事情已结,逝者已逝,就算他别有所图,也没证据拿我们怎么样,母妃宽心便是。”

    其实她大概能猜到是谁,也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她在这宫中有好感度的人就那么几个,能半夜翻墙进来的必然身怀武功。她还记得宋惊澜掌心的茧,比从小在将军府习武的奚行疆还要厚。

    他这些年能在宫中活下来,当然会有不为他人所知的保命技能。

    只是没想到他会冒着风险来帮她,这可跟上次在太学殿前不一样。

    就因为她送的那几块银碳吗?

    哎,真是一个知恩图报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少年啊。

    对方既然不愿意现身,她当然也不会去逼问,就当做不知道是谁好了。

    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少年并没有资格参加终年宴,当然也就没有目睹当夜那一切。随后宫中虽然封锁了消息,但有纪凉这个爱听墙角的第一剑客在,宋惊澜还是知道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天冬听完都惊呆了,“这是反噬吗?”惊完之后又看向自家殿下,迟疑着问“是殿下出手相助的吗?”

    宋惊澜懒懒地靠着椅背翻书“我只是把静嫔的计划告诉她而已。”

    他原本以为,那位五公主能避开这场祸事就好。她毕竟年龄小,能对付林熙,但对付不了静嫔,先避开这一次的陷害,今后再想办法找补回来。

    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位五公主艺高人胆大,居然借此机会将计就计,直接将对方灭了。

    看来还是他小看那个小丫头了。

    天冬压根不知道殿下口中的“她”说的是五公主,他天真又感叹地说“没想到岚贵人如此厉害,这大林后宫的妃嫔们,果然没一个好惹的。”

    宋惊澜笑了下,并没有拆穿,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手指翻过书的下一页。

    ……

    林非鹿因为侍卫的死萎靡了好几天,每天除了礼佛祈福,就是在房间里读书练字,连门都不大愿意出。

    这日正在房间里教松雨写她的名字,半掩的窗户突然被石头砸响。

    砰砰砰几声,像急雨似的,松雨性格安静内向,被这动静吓得不轻,倒还记得护主,鼓起勇气立刻就想过去查看。林非鹿听这声响先是想到宋惊澜,又转瞬否定。

    这青天白日的,不像是小漂亮能做出来的事。

    她把松雨叫回来,自己走过去打开窗。这会儿没再下雪,太阳难得从云层里探出头来,薄薄洒下几圈光晕。房檐树枝积雪未化,白茫茫一片,所以院墙之外一身黑衣坐在树上的奚行疆就格外显眼。

    他手里又拿了一个弹弓,正瞄着她窗户,见她开窗探身,才笑吟吟收了弓,冲她打了个口哨。

    林非鹿气呼呼骂“登徒子!”

    奚行疆也不恼,两只脚悠闲地晃来晃去,笑眯眯问“小豆丁,我的礼物呢?”

    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她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奚行疆见她有点心虚地垂下小脑袋,顿时大叫道“哇,你不会忘了吧?你这个小骗子。”

    说完,脚掌朝树干一蹬,整个人便临风而下,从树上飞下来轻飘飘落到她窗前。

    他上半身扒着窗棂,抬手就去扯她头上的揪揪。

    林非鹿捂着头连连后退,凶他“谁忘了!”

    奚行疆毫不客气地伸手“那你给我!”

    林非鹿瞪了她一眼,才转头吩咐旁边被这一幕惊吓到的松雨“去把我妆奁里的护手霜拿来。”

    松雨很快就取了过来,奚行疆听她说护手霜就有些好奇,等拿到手上拧开一看,又香又软的,顿时一脸嫌弃“这是什么玩意儿?”

    林非鹿说“护手霜!涂在手上保护手掌不被冻伤的!不要还给我!”

    奚行疆瞅了她一眼,塞进自己怀里“谁说我不要了?”

    他笑眯眯凑过来,手肘撑着窗子支着头,上半身都扒在窗上“小豆丁,我听说你们这宫里前几天死人啦?”

    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林非鹿听闻此言神情顿时有些不自在,连她身边的宫女都有些僵硬地垂下头去。

    奚行疆一愣,之前还轻浮的姿态立刻变得有些无措,慌里慌张的“诶不是,我就随便问问,你害怕啦?”他伸手摸她小脑袋,用他直男式的思维安慰“没事儿啊没事儿,不就死个人吗,我在战场上见过可多死人了。”

    林非鹿“……”

    这种人就是注孤生的存在。

    她担心松雨难过,转头吩咐“去给世子煮杯热茶来。”

    松雨领命去了,奚行疆还说“我不渴。”

    林非鹿没搭理他,转而问起自己好奇的点“你上过战场?”

    奚行疆语气不无骄傲“当然,我幼时曾随我爹在边关生活过几年。你知道边关吗?可比这冷多了,冰封三尺不化,冬天士兵都可在冰面上行走。”

    他说起边关景象时眉飞色舞,不知是心中向往,还是为了转移之前让她害怕的话题,比说书先生还要口若悬河。

    “雍国老惦记我们边疆那点地儿,时不时就派人来骚扰一下。我爹决定给他们一个教训,率了三千骑兵去搞突袭,我便藏在配送粮草的军马里,等到了驻扎地才被我爹发现。那时候再送我回去已经来不及了,爹就让我待在营中不要出去。”

    林非鹿插嘴道“我猜你肯定出去了。”

    奚行疆瞪她“你不要打断我!”

    林非鹿“……”

    他继续道“半夜的时候雍国人便来营地偷袭,他们不知道其实我爹是故意做出弱守的姿态,就等他们自投罗网瓮中捉鳖!那一仗我们以三千兵马斩了雍国万余人,尸体血水遍布整片雪原!”

    林非鹿“呕……”

    奚行疆说着说着就跑偏了,看她被恶心到才意犹未尽地打住,不知想到什么,不无兴奋地问她“我带你去猎场骑马吧?你骑过马吗?”

    倒真没骑过。

    林非鹿问“哪里有猎场?”

    奚行疆说“宫中就有,就是平日你哥哥们练习骑射的地方,你没去过?走走走,我带你去!我还养了一匹小马驹在那呢,带你去见识见识。”

    林非鹿也有段时间没出门了,闲着也是闲着,确实需要出去走走活动筋骨,倒也没拒绝,跟萧岚打了声招呼,便裹好自己的斗篷跟着奚行疆走了。

    虽未再下雪,但寒风呼啸不止。天气冷,加上终年宴上那件事,各宫最近都不大愿意出来,整个皇宫显得十分寂静冷清。

    猎场在外围,很是有些距离,林非鹿走到一半就后悔了。

    太冷了,风刮得她脸疼。她不想去,奚行疆可不答应,拽着她就是一顿长跑。

    林非鹿就是常锻炼,哪比得上他日日习武,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喘气时又喝进几口冷风,顿时呛得大咳不止,眼泪都咳出来了。

    奚行疆这才手忙脚乱地松开手,蹲在她面前拽着自己袖口笨手笨脚给她擦眼泪“不去就不去,你别哭啊!”

    林非鹿气死了“谁哭了!我呛到了!”

    奚行疆噗地笑出来,往她跟前一蹲,逗她“叫声世子哥哥,背你过去。”

    林非鹿懒得理他,重新系好自己的小斗篷,迈着小短腿雄赳赳往前走去。

    猎场外的高墙已经若隐若现,这个天气这个时间,就是常练习骑射的皇子们也不会过来,除了几个守卫,猎场空荡荡的。有奚行疆在,守卫当然不会拦,只是好奇地打量了两眼缩在斗篷里的小女孩。

    两人方一进去,本来以为空无一人的猎场里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利箭划破空气,蹭的一声朝着林非鹿身后那块箭靶而来。

    射箭那人也没想到突然有人进来,也是吓了一跳,但已经开弓,收箭来不及,只能厉喝一声“让开!”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到奚行疆说“别怕!你长得矮!”

    林非鹿“???”

    然后那箭就从她头顶掠了过去,蹭的一下插进了箭靶。

    她确实被吓到了,毕竟也没经历过这种事,缓缓转头时,看见旁边的奚行疆咧着嘴笑得十分自信。

    他说“你看,我就说你矮嘛。”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