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30|【30】二更
    小团子在他怀里扭了扭,奶声奶气说“谢谢伯伯。”

    林帝如今三十七八,是个正值壮年的魅力大叔,看他那几个儿女就知道他颜值不低,总得来说还是十分英明神武的。

    他挑了下眉梢,把小团子放下来,丁点大个小人儿,个头还不如他腿高,红斗篷衬得肌肤似雪眉眼如星。

    她一仰头,兜帽就从脑后滑下来,露出头顶两个小揪揪。揪揪上缠了两根红丝带,乖巧地垂在耳边,粉雕玉琢玲珑可爱,简直像年画儿里走出来的小仙童。

    他想起萧岚的美貌,这小团子倒是继承了十分。

    林帝在她面前半蹲下来,摸摸她的小揪揪,笑问“你叫小鹿?”

    小团子点点头“是呀。”

    林帝又问“这么晚了,又下着雪,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团子下意识回答“我在等……”她突地抿住唇,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林帝失笑“等什么?”

    小团子紧抿着小嘴巴摇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不说话。

    林帝想了想,又指了指旁边四个雪人“这是你做的?”

    她这才开口,声音软萌萌的“对,这是雪娃娃!”

    林帝仔细打量了几眼,发现雪娃娃的眼睛是果核,鼻子是一根胡萝卜,脖子上还缠着红围巾,有种又丑又怪的可爱之感。像是这小团子能做出来的事儿。

    他指着那个最大的雪人问“这是谁?”

    小团子说“那是我父皇。”她不等他继续问,自己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过去,挨个挨个指给他看“这是我母妃,这是我哥哥,这个是我。”

    说完了,非常自豪地说了一句“一家四口,整整齐齐!”

    林帝想起萧岚和那个傻儿子,眼底不由有些复杂,但眼前的小团子又实在可爱,他内心一时五味陈杂。

    这时提灯的太监也走了过来,灯光照过来,驱散了大雪中的黑暗。小团子还自顾蹲在雪娃娃前兴奋地跟他说这雪人是怎么堆的,转过头来时,不知瞧见什么,神情突地顿住了。

    林帝正偏头听着,见她停了,笑问“怎么了?”

    却见她目光落在自己衣服上。

    今日团年宴,他自是穿着正式,黑红衣袍上绣着龙纹。

    小团子可爱的眉头渐渐锁起来,看了看龙纹,又看了看他,过了好半天,才迟疑着小声问“你……你是……陛下吗?”

    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小团子啊。

    林帝笑道“你说呢?”

    小团子方才轻快可爱的神情顿时消失,她像是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愣愣地往后挪了挪,离得远了一些,远不如刚才同他的亲近,然后在雪地跪下来,端端正正地朝他行礼。

    “小五拜见父皇。”

    细听,那奶声奶气的声音里还有些颤抖。

    看来是自己把她吓着了。

    林帝走过去把她拉起来,蹲在她面前细细打量,感慨道“朕的五公主,原来长这个模样。”

    刚才生动伶俐的小团子此时垂下了眸,再不敢像刚才那样同他说话,小身影缩在斗篷里,连头上的小揪揪都显得有些可怜。

    林帝摸摸她脑袋,不由放柔声音道“朕是你父皇,你不必怕朕。”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低下头去。

    旁边太监提醒道“陛下,时间到了,该回去了。”

    毕竟是团年宴,中途放风结束,还得回去继续参加。

    林帝刚点了点头,就听小团子迫不及待地小声说“小五恭送父皇!”

    林帝乐了“赶朕走呢?”

    她垂着小脑袋摇头,一摇揪揪也跟着晃。

    林帝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落雪,吩咐身边的太监“找两个人,送五公主回宫。天黑路滑,小心照看。”

    太监还没说话,小团子有些着急地说“我不回去!我还在等人!”

    林帝瞅了她两眼“哦?等谁?”

    她这下知道他是父皇,倒不敢隐瞒了,小声道“等四皇兄给我拿吃的出来……”

    林帝差点笑出声。

    这小团子是真的馋,难怪方才在殿上老四坐立不安频频往外看,合着是两人约好了。

    雪夜团年,倒不好扫了两个小家伙的兴。这小团子初见自己,本就有些害怕,还是不要留下让她更怕他的印象了。

    过年巡逻侍卫多,宫中倒是安全,思及此,林帝便也没强求,嘱咐她几句之后便随着太监离开。等他回到殿上时,往娴妃的方向一看,林景渊果然已经离席。

    他不由得脸上带了些笑意。

    席间众人见陛下心情大好,又是一番敬酒祝贺,宴席之上好不欢乐。

    而另一头,提着小食盒偷溜出来的林景渊也在约定的地方看见了林非鹿。

    他有些高兴,步子都迈快了一些,跑到她身边时,却见她看着远处夜色在走神,连他来了都没发现。

    林景渊伸手在她眼前虚晃了一下“小鹿!”

    她吓了一跳,回神看到他,这才抿唇笑起来“景渊哥哥,你出来啦。”

    林景渊在她身边坐下,赶紧把东西拿出来“你快尝尝,还热着,我挑的都是味道不错的那几样菜。”

    林非鹿点点头,接过筷子吃起来,尝过之后软声对他说“好吃,谢谢景渊哥哥。”

    话是这么说,但林景渊总觉得她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明明很期待归一宴的,如今尝到,怎么好像并不是很高兴呢?

    不由问道“小鹿,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林非鹿夹菜的动作一顿,抿了下唇,抬眸看了他一眼,像是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勉励笑了一下,小声说“没有啦,就是有点冷。”

    他虽然神经大条,但还是察觉她没说实话,但小鹿不愿意说,他也就没有追问,只道“那你快吃!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林非鹿乖巧点头。

    大年夜的雪翌日早上就停了,新年的第一天,天光放晴,是个好兆头。

    昨夜守岁,大家都是凌晨才睡去。明玥宫一向门可罗雀无人拜访,萧岚也就不着急起床,大家一起睡懒觉。

    没想到临近中午,紧闭的殿门突然被敲响。

    守夜的青烟赶紧披了衣服去开门,待看清来人,吓了一跳。

    门外站的竟是在皇帝身边服侍的太监,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宫人,手里都端着食盒,太监笑吟吟道“请姑娘的早,陛下赐了归一菜肴给五公主,御膳房刚做出来的,还热着呢。”

    青烟眼睛都瞪大了。

    好在是宫里的老人,没失了仪态,赶紧将人迎进来,又急急去请萧岚。

    萧岚也是一脸震惊,赶紧洗漱穿衣,稍微收拾妥帖出门的时候,那十几道菜肴已经摆上桌了,太监站在门口笑道“奴才们就不打扰公主用膳了,告退。”

    萧岚这时回过神来,朝青烟使了个眼色,青烟掏出一袋银子递给了太监。

    太监假意推脱两下便收了,带着一群人离开。

    待人一走,青烟才茫然问萧岚“娘娘,这是什么情况啊?”

    萧岚想到昨夜女儿的行为,心头一时十分复杂。她吩咐青烟“去叫远儿起来吃饭吧。”

    自己则走进林非鹿的房间去叫她。

    林非鹿还睡着,被萧岚唤醒,刚揉了揉眼睛,便听萧岚问“鹿儿,你昨晚见到陛下了?”

    林非鹿缓了一会儿,笑起来“父皇赏了什么给我?”

    萧岚道“归一宴。”

    她从床上爬起来,萧岚便给她穿衣,趁着洗漱期间,她将昨夜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她没有告诉萧岚这是她故意为之,只说是在等林景渊的时候无意撞见。

    萧岚倒也没起疑,只叹着气摸摸她的头说“你生得这般聪明,娘也不知是好是坏。今后与陛下相处,要万事小心。”

    林非鹿认真地点点头。

    明玥宫今日的午膳便是归一宴了,她如愿以偿,每道菜都尝了一遍。这十几道菜是林帝从九十九道菜肴里挑出的他觉得不错的那几道,又是新出锅的,味道自然极佳。

    林非鹿大饱口福,心情倍儿爽,后宫却因为此事炸开了锅。

    不是说萧岚绝无复宠的可能吗?怎么这开年第一天,陛下就往明玥宫赏东西了?!

    更加叫人疑惑的是,赏的不是什么珍宝锦缎,而是十几道菜???

    陛下这是什么路数,好叫人摸不清头脑啊!

    直到午后时分才传出消息,说那十几道菜肴不是赏给岚贵人,而是赏给五公主的。

    众人一听,更加好奇。

    这位五公主在陛下面前一向查无此人,怎么突然无声无息就进入陛下视线,还受了赏赐?

    虽说跟岚贵人无关,但一旦五公主获宠,母凭子贵,萧岚的好日子还会远吗?后宫之前落井下石的那些妃嫔一时有些惶惶。

    娴妃听闻此事倒是很高兴,在宫里跟宫女聊了几句,恰好被林景渊听到。

    林景渊本就一直在猜测昨晚小鹿妹妹的异样因何而起,此时听闻此事,联想到昨晚她的欲言又止,顿时坐不住了,一溜烟地跑去了明玥宫。

    林非鹿正抱着长耳坐在门槛上给它喂食。

    见他过来,刚喊了一声“景渊哥哥”,就听他迫不及待问“你昨晚见到父皇了?”

    林非鹿本来笑吟吟的,听他这话,神情一怔,顿时有些紧张地低下头去,一副做错事手足无措的表情。她埋着小脑袋,小气音哽咽地传出来“景渊哥哥……对不起……”

    她抬头看着他,眼眶有点红,小鼻梁也红红的,小奶音断断续续说“我……我只是……想见一见父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林景渊心疼死了,赶紧哄她“不哭哦不哭哦。”

    她抽泣着道“我本来,本来昨晚就想告诉你……可我怕你生气……”

    林景渊大声反驳“我怎么会生你的气!何况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他一副同仇敌忾的语气,“你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父皇,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平日又总听我们说起,想见他也是情有可原啊!”

    他说完,又挠了挠脑袋,忍不住问“那你是怎么见到父皇的?你们都说了什么?”

    林非鹿睫毛湿润,挂着泪滴,认认真真道“我藏在梅园的树上,只想偷偷看一看父皇,但是没想到被他发现了。”

    林景渊“你怎么能爬树!多危险啊!”

    林非鹿省去一些步骤,把经过说于他听。

    林景渊听完,一脸不可思议“所以你见着父皇,就跟他说你想吃归一宴?”

    林非鹿“对呀。”

    林景渊恨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傻啊!有见父皇的机会,你要什么归一宴,你朝他要入太学的资格啊!”

    他痛心疾首看着自己的傻妹妹,“大好的机会,都被你浪费了!”

    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