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34|【34】两更合一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来源

    林非鹿一直自诩不是个好人。

    她也确实干过一些好人干不出来的事,她知道那不对,但她并不为此感到愧疚。所以她死的时候,自觉这是老天给的惩罚,倒还平静。

    但就是再坏再恶,也从未涉及过人命。

    杀人这种事,是随随便便就能干得出来的吗???她是绿茶,又不是反社会变态。

    可这万恶的封建时代,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开局就下死手,一上来直接就要她的命,也太毒了。

    相比之下,上一次静嫔的陷害居然还算委婉了。

    林非鹿觉得自己还是需要成长,结合新时代的绿茶手段,综合旧时代的风土人情,争取让自己绿得更加符合本土特色。

    吃不饱穿不暖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看来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生存危机了啊。

    这个梅妃,有点意思,算是她进宫以来遇到的最难对付的ss。

    她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今晚想杀她的人就是梅妃安排的,但出于对同类的嗅觉和敏感,她觉得这事儿就算不是她安排的,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就冲她刚才把仇恨转移到萧岚身上那几句话,林非鹿猜测,她可能跟萧岚之间也有些不为人知的旧怨。

    总之,副本难度升级,极具挑战性,需小心提防。

    她缩在被窝东想西想的时候,外头林帝已经命人把床铺好了。就在她旁边的位置,隔着一扇纱帐,林帝身边的总管太监彭满有些担忧道“陛下,这新床不稳,要不奴才在这守着五公主,您还是去旁边的房间睡吧。”

    林帝挥了下手“不必,小五今夜受了惊吓,朕陪陪她。”

    他说着话,走到床边坐下,见小团子小手拽着被子蒙住半个脑袋,只留下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在外面,怯生生地打量他。那眼尾还红着,像受了欺负忍住不哭的小可怜,漂亮又让人心疼。

    林帝伸手摸摸她乱糟糟的脑袋,哄道“小鹿不怕,父皇守着你。”

    她微微往上蹭了蹭,小脑袋蹭在他掌心,是依赖的表现。张了张嘴似乎想喊他,却只发出沙哑的一个音,听上去更可怜了。

    林帝转头问“宣太医了没?”

    彭满道“宣了,随行太医住在外头营帐内,过来需要些时间,奴才估摸着快到了。”

    正说着,外头侍卫便通传太医来了,林帝便命人进来。

    太医背着药箱也是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听说五公主遇刺,本来以为受伤见了血,把能带的行当都带上了。来了一看才知道她只是伤了嗓子,倒是松了口气。

    除去修复嗓子的药之外,还开了一些安神助眠的,以免小公主受惊过度。

    开了方子,林帝又命人去熬药,这一来二去耽搁不少时间,已经是半夜了。彭满担忧道“陛下,就让奴才守着,您去歇着吧,明日还有一天的路程呢。”

    林帝打了个哈欠,正要说话,他的小团子从被窝爬起来,两只小手抱住他胳膊,轻轻摇了摇。

    她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小小的哑哑的气音,“父皇,去睡吧。”

    林帝不由得笑起来,手臂一提,就把小团子拎到了自己身上“朕不困,等朕的五公主喝了药安安稳稳睡着了,朕再去睡。”

    小团子眼巴巴看着他,看样子感动坏了,一头扎进他怀里。

    林帝没能挡住小女儿的撒娇攻势,感觉自己素来养成的坚硬心肠都软了半分。

    他说到做到,果然等林非鹿喝了药睡下了才去歇息,皇帝住的地方,别说刺客,蚊子都飞不进来一只。林非鹿不再担心,加上药里的助眠成分,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外头传来车马拔营的声音。

    林非鹿睁眼的时候,林帝已经在宫人的服侍下穿着洗漱完毕了。其实当皇帝并不轻松,她以前看纪录片看到一句话,说的是“朝臣代漏五更寒”,也就是说大臣们五更天就要上朝等皇帝朝见。

    五更天大概五点左右,可以推算皇帝差不多凌晨四点多就要起床,这简直比高三狗还要辛苦。

    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没可能见了,凌晨四点的皇宫倒是天天见。

    林非鹿还是挺佩服这些皇帝的。

    搁她这,就是把皇位送给她,她也不要。

    皇位和懒觉之间,她选择懒觉。

    林帝转身瞧见她黑溜溜四处打量的大眼睛,笑道“小五醒了。”他吩咐旁边的人“服侍五公主起身吧。”

    林非鹿这才看见松雨候在旁边,她大概是一夜没睡,眼眶红红的,却朝自己露出如往常一样羞赧又恬静的笑。

    林非鹿看着自己这个救命恩人,不由得想起她的哥哥,跟自己做约定的那个侍卫。她突然觉得这后宫种种,都早有命数。

    车队整装完毕,拔营出发,这次林非鹿没回自己的马车,而是被林帝带到了圣驾之上。

    如果说昨天太子林倾的车架是宝马,那林帝的圣驾就是林肯,加长版的那种。

    昨天她还心疼皇帝出游不易呢,今天就被打脸了。

    果然当皇帝的是不会亏待自己的。

    车马上路之后,昨晚查了一夜的侍卫来报,什么都没查出来。林非鹿倒是不意外这个结果,只是林帝脸色不太好看,命他继续追查。

    林非鹿喝了两顿药,休息了一晚,嗓子已经恢复了一些,勉强能说话了。手脚并用从坐垫上爬过来,抱着林帝的手臂软软地摇“父皇不要生气。”

    她发现了,林帝跟林景渊一样,就吃撒娇这一套。她软乎乎地一撒娇,他脸上的怒意果然就散了,笑呵呵把她抱到腿上,摸了摸她头上的小揪揪,又叹道“朕不生气,朕只是要给小鹿一个交代。”

    小团子眨巴着眼睛软声说“小鹿不要交代。”

    林帝挑眉笑问“那你要什么?”

    便见她伸出小手指,飞快地指了下旁边案几上摆着的糕点,怪不好意思地说“要那个。”

    林帝哈哈大笑,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尖“你这个小馋猫。”

    说罢便让彭满把碟子端了过来,林非鹿双手捧着糕点,安静又乖巧地在旁边啃起来。她眼睛很亮,小脸鼓鼓的,边吃还摇头晃脑,像只可爱的小仓鼠。

    林帝在旁边看着,越看心中越喜爱。他这几个女儿,长公主他虽然也很宠爱,但林念知性格过分活跃,有时候还是会让他觉得头疼。

    二公主早夭,三公主自不必说,现在想起就反感。

    而四公主则太过木讷憨厚,见他时不掩惧意,很难有女儿承欢膝下的愉悦。

    苏嫔的六公主如今才三岁,虽然也憨态可掬,但少了些小五身上的灵气,而且年龄太小,很多事全凭本能,说哭就哭,林帝去了几次都遇上她嚎哭不止,都有些怕了。

    他平日更加看重皇子,空下来心思也都花在几位皇子身上,检查功课抽查骑射。几位皇子敬他怕他,在他面前向来规规矩矩不敢放肆,就也少了父子之间的亲近感。

    他跟女儿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此刻才恍然觉得,女儿要比他那几个儿子可爱得多啊。

    女儿会撒娇,会软绵绵喊父皇,还可以扎萌死人的小揪揪!

    皇子能做到吗?!

    不能!

    林帝满眼不加掩饰的喜爱林非鹿当然也察觉了,她小手还捧着点心,埋着头在啃,小身子却微微往旁边侧了侧,只给林帝留了半个后脑勺。

    林帝被她害羞的小乖样逗得哈哈大笑,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林非鹿啃完点心,接过彭满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一副餍足的表情,小身子跟着马车摇晃的弧度微微晃动,不知道突然看到什么,水灵灵眼睛都瞪大了。

    林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自己腰间佩的一只香囊。

    只见她有些疑惑地歪了下脑袋,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凑近看了看,发现没错啊就是自己送太子殿下的那只香囊啊,怎么会在这里呢?她似乎有点怀疑人生,抓了抓自己的小揪揪,小脸迷茫地看向林帝。

    林帝有点心虚,干咳了一声才说“这是你三皇兄送给朕的。”

    小团子这才松开眉头,了然地眨了眨眼。

    父女俩相处十分融洽,没多会儿,马车稍微停了一下,外面宫人禀报道“陛下,梅妃娘娘过来了。”

    林帝笑道“进来吧。”

    车帘掀开,梅妃便裹着一阵香风弯腰走了进来,先是盈盈行了礼,才柔声道“妾身来陪陛下下完昨日未完的那盘棋。”

    林帝便把林非鹿抱到一旁坐下,笑吟吟道“好,彭满,摆棋。朕今日要好好看看,你的棋艺到底进步没有。”

    梅妃嗔道“陛下又拿妾身取笑。”

    两人笑聊了几句,梅妃又看向在一旁啃点心的林非鹿,一脸关切“五公主的嗓子今日可好些了?”

    林非鹿乖巧点头,附赠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

    彭满很快就把昨日的棋局摆了上来,梅妃和林帝对面而坐,各执一子,开始对弈。林非鹿就坐在林帝身边,小手牵着他一方衣角,乖乖地看着。

    林帝下着下着,就感觉旁边的小团子越凑越近。他转头一看,发现小团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嘴角还沾着糕点碎末,小脸却全神贯注,像是看得入迷,令人忍俊不禁。

    见他迟迟未落子,她还怪着急地转头看了看自己,小眼神里都是催促。

    林帝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揉她小脑袋“看得这么认真,喜欢这个啊?”

    小团子有点不好意思地垂了下眸,抿着唇轻轻点了点头。

    林帝又问“会下吗?”

    她摇摇头。

    林帝便笑道“朕教你。”

    他抬手便将棋局乱了,吩咐彭满把黑白子分捡出来,然后对愣住的梅妃道“今日不下了,朕教教小五,你先回去吧。”

    梅妃“…………”

    她不露痕迹看了一眼林帝身边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终是什么也没说,柔声笑道“是,那妾身就先回去了。”

    她一走,林帝就开开心心教起女儿下棋来。

    林非鹿倒真不会围棋,但架不住人聪明,林帝一解释她就懂,一上午的时间就把基本规则和定式都搞明白了。等到用过午膳再次上路,她已经能磕磕绊绊跟林帝对弈了。

    虽然不过几子就被林帝绞杀,但五岁的孩子能聪明到这个程度,还是令林帝大为震惊。

    震惊之后又是惊喜。

    他一向惜才,大林也是重文轻武,后宫但凡有个饱读诗书满腹才情的妃嫔都会得他宠幸,他对几个皇子的要求就更为严格,所以太子才会压力那么大。

    虽然对公主没什么要求,但林念知就因为聪明伶俐才深得他喜爱,就更别说此时令他另眼相看的林非鹿了。

    他想起在梅园初见小团子时,她许愿世间清平,那时他就该明白,这孩子与旁人是不同的。

    没想到萧岚给他生了个痴傻儿子,却生了个这么天资聪颖的小公主。

    这大概就是上天垂怜吧。

    林帝一时之间感慨连连,看着还在认真研究棋局的林非鹿,心中对她母妃的厌恶都不知不觉散了几分。

    傍晚时分,行进的车队终于摇摇晃晃到达了山腰上的行宫。行宫也是常年有人驻守的,早已将各殿打扫干净,配置齐全,就等主子入住。

    林非鹿住的地方叫听雨阁,林帝见她身边只有一个松雨跟着,便指派了身边的一个太监,叫做孔福的过去伺候。又拨了一队保护自己的禁军驻扎在听雨阁,以免之前的贼子再次行凶。

    禁军的战斗力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往听雨阁四周一站,连宫人都要绕道走。

    此时天色已晚,两日舟车劳顿,自然是要先休整一夜。听雨阁里已经有两个伺候的宫女,加上松雨和孔福就是四个人,照顾林非鹿绰绰有余。

    这一天时间大家都知道五公主是随圣驾上山的,又看禁卫军那架势,暗地里都在说这五公主因祸得福,反而得了陛下宠爱。

    林非鹿吃过晚饭在四周转了一圈,看着那些肃然而立的禁卫军,心安不少。

    对方一击未中,林帝又在彻查此事,有禁卫军站岗,应该不敢再贸然动手。她不大担忧,松雨倒是很紧张,悄声跟她说“公主,晚上奴婢还是跟你睡一张床吧。”

    林非鹿笑道“对方又不傻,要真是再来,肯定不会再上当啦。放心吧,有禁卫军在,他不敢再来的。”

    松雨忧心道“奴婢心里总还是不放心的。临行前娘娘交代奴婢要好生照看公主,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差池……”

    说着说着又要哭了。

    林非鹿拉过她的手“你已经把我照顾得很好啦,如果没有你,我昨晚就死了。”

    松雨急急道“公主不许说那不吉利的字!公主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平安安长大的!”

    两人边走边聊,刚进院子,就听外面禁卫军一声厉喝“什么人胆敢翻墙!拿下!”

    别说松雨,林非鹿都给吓了一跳。心道不是吧,这天才刚黑呢,对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她的命?

    没想到一阵慌乱之后,传出奚行疆略微狼狈的声音“是我是我!诶诶诶,把你的刀放下,看清本世子是谁没有?!”

    外头一阵匆忙“见过世子殿下,世子殿下这是……”

    林非鹿奇了怪了,迈步走出去。

    就看见奚行疆抱着一叠铺盖卷儿站在墙角,有些尴尬地摸自己鼻头。

    她真是又生气又好笑,嗓音沙哑地喊他“奚行疆!你在这做什么?”

    禁卫军见是误会一场,又纷纷纪律分明地站回原岗位。奚行疆抱着铺盖卷儿走过来,下巴抬得高高的,但是难掩尴尬,磕磕绊绊说“我……我担心昨晚那刺客又来,在这巡视!”

    林非鹿“巡视那你抱着铺盖卷儿做什么?要是遇见刺客,你打算用被子捂死他吗?”

    奚行疆“…………”

    他气得抬手揉她头上的小揪揪“我这是担心谁?你还挤兑我!”他推她往里走,“走走走,先进去。”

    进到院内,他抬手便把院门关上,里头的宫人瞧见他纷纷行礼。奚行疆随手一挥,跟着林非鹿走进房间,然后径直把抱在怀里的铺盖卷儿扔在了林非鹿床边的地上。

    林非鹿“?”

    松雨眼见他开始打地铺,急忙道“世子这是要做什么?!”

    奚行疆头也不抬地把铺盖卷儿铺好“看不出来?打地铺呢。”

    松雨又急又怕“奴婢知道世子是在打地铺,可世子在这里打地铺做什么?难不成要在这里过夜吗?!”

    奚行疆“嗯啊。”

    松雨当即就给他跪下了“世子万万不可!我们公主……我们公主虽然年幼,但却是女子,男女授受不清,世子若是在公主房中过夜,传出去公主的清誉可就毁了!”

    奚行疆抬头怪不高兴地瞪了她一眼“命都快没了,还顾及清誉做什么?回宫之前,本世子就守在这里了,若是贼人再敢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林非鹿“…………”

    松雨本就担心刺客,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愣住了,开始在公主的清誉和生命危险之间反复纠结。

    奚行疆打好地铺,美滋滋往上一躺,以手枕头,翘起二郎腿,“行了,洗洗睡吧。”

    林非鹿“……你给我滚出去。”

    他半抬了下身子,从下往上斜了她一眼,教训道“女孩子不可如此粗俗!”他悠哉悠哉晃荡着二郎腿,“诶小豆丁,我就奇怪了,你在你皇兄面前的那股软萌劲儿,怎么在我这半点都没了呢?”

    林非鹿“一滴都不给你!起来!”

    她越是奶凶,他越乐,两人正胶着着,屋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就听见宫人行礼“见过四殿下。”

    林景渊一路喊着“小鹿”跑进来。

    方一进屋,看见躺在地上的奚行疆,眼珠子一瞪,顿时大怒,张牙舞爪朝他扑过来“你这无耻之徒!又在我妹妹房间里做什么?!”

    然后林非鹿就看着两个人又开始掐架。

    两个熊孩子的破坏力简直是成倍的。

    最后还是奚行疆从被子里摸出一把短刀大吼道“我是来保护小鹿的!”,才得以终止这场“战争”。

    林景渊看看他那短刀,又看看站在一旁的五妹,眼珠子一转,然后就往地铺上一躺“那我也睡这,我也要保护我五妹!”

    奚行疆嗤笑道“就你那三脚猫功夫?”

    林景渊大怒“你不要看不起人!”

    眼见两人又要掐起来,林非鹿正打算出声,门外突然又进来一人,脚步匆匆的,看着眼生,进来先是给林非鹿和林景渊请了安,才急声道“世子,娘娘传话。”

    奚行疆身子一顿,脸上露出一丝别扭,干咳了一声才问“姑姑怎么知道我在这?”

    那人垂首道“娘娘说,她不仅知道你在这,还知道你要做什么。若你一盏茶的功夫没有出现在她眼前,她就亲自过来打断你一条腿。”

    奚行疆“…………”

    林非鹿“…………”

    林景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奚行疆一脸懊恼地瞪着那太监,听见林景渊放肆的嘲笑声又有些讪讪,还想讨价还价“你回去告诉姑姑,我要留下来保护五公主。”

    那太监仍是垂着头,尽职尽责地重复道“娘娘说,这儿有禁卫军驻扎,不需要你的保护。你如果执意要留下来,那就……那就滚到廊檐上去睡。”

    奚行疆“……”

    天气仍是寒冬,这山腰气温更低,要是在屋外廊檐上睡一晚,他明天早上估计就冻死了。

    他气急败坏地瞪了一眼放肆嘲笑的林景渊,又把铺好的被子卷起来,抱在怀里气势汹汹地往外走。林景渊狂笑道“被子留给我啊!”

    奚行疆回头恶狠狠道“自己回屋拿!”

    林非鹿也想笑,但看在他其实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心意上,还是很给面子的憋住了,朝他挥了挥手“世子慢走。”

    奚行疆“…………”

    他一向猖狂嚣张的背影此刻居然显出了几分狼狈。

    他一走,林景渊愣是在屋内拍桌子狂笑了五分钟,最后还是林非鹿问道“景渊哥哥,方才说的娘娘,是奚贵妃娘娘吗?”

    林景渊边笑边道“不然还能是谁治得住奚行疆?”

    林非鹿回想刚才太监重复的那几句传话,觉得这位素未谋面的奚贵妃,怪有趣的。

    林景渊还在为奚行疆吃瘪的事狂笑不止,就听林非鹿说“景渊哥哥,你也回去吧,不然一会儿娴妃娘娘也要派人来了。”

    林景渊“……”

    突然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