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41|【41】
    青烟很快抓了药回来,跟云悠一起开始熬药。

    林瞻远现在没哭了,但眼睛红得像他怀里的小兔子,蹲在床边看看萧岚,又看看林非鹿,哽咽着问“妹妹,娘亲死了吗?”

    林非鹿拉着他的手探进被窝,握住萧岚的手,“死人是没有温度的,你摸一摸,娘的手是不是很暖和?”

    林瞻远红着眼摸了半天,一下笑出来“暖和!”

    林非鹿也笑起来“所以娘没有死,只是睡着了,很快就会醒的。”

    林瞻远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嘘了两声,悄悄道“那我们不要吵到娘亲睡觉,妹妹我们出去玩吧。”

    林非鹿点点头,牵着他的手离开了房间。

    林瞻远现在有小兔子和长耳陪,日子比以前快乐了很多,性格也比她刚来时看着开朗活泼了些。他只是被今早萧岚湿淋淋救回来的场面吓到了,才大哭不止。

    现在知道娘亲没事,很快又开开心心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林非鹿坐在门槛上看着他,唇角也不自觉带了些弧度。日光渐渐倾斜,昏迷的萧岚终于转醒,林非鹿听到里头云悠的喊声,起身走了进去。

    萧岚看上去仍然十分虚弱,她这一趟受惊不小,估计会重病一场。青烟喂她喝完药,又扶着她躺下去。她看着坐在床边的女儿,嗓音有些哑“又让鹿儿担心了。”

    林非鹿摇摇头“母妃好好养病。”

    萧岚伸手想摸脸上刺疼的地方,被林非鹿伸手按住了,“母妃,刚敷了药,别碰。”

    萧岚哑声问“我的脸……”

    她抿唇笑笑“问题不大,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萧岚闭了闭眼,只觉心中一口恶气堵得她心塞,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情绪,嗓音微有些颤抖“梅妃是想害我毁容,这一计未成,她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林非鹿握着她的手,声音很平静“就等着她呢。”

    萧岚手指收紧,定定看着女儿,最后只哑声交代一句“万事小心。”

    林非鹿笑着一点头。

    出了这样的事,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离开明玥宫了。林帝的恩宠都是给她的,萧岚只要一日不被宠幸,就永远会有人上门欺辱。

    林非鹿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像明玥宫的镇物,有她在,才能保证这一宫人的安全。

    到了下午该去锦云宫打卡的时间,奚贵妃睡完午觉起来没看见小豆丁,冷淡淡问身边的宫女“那丫头今日偷懒了?”

    宫女道“娘娘,奴婢刚才听说今日上午五公主的生母岚贵人在御花园撞了蜂包,被那蜂子追着跳进了湖里,救起来的时候人都快不行了。”

    奚贵妃浮茶的手一顿,眉头锁起来,“跟谁一起?”

    宫女回道“听说是梅妃娘娘发给各宫赏花的邀贴,去了好些人呢。”她压低声音道“说来也奇怪,当时那么多人在,蜂子偏不折旁人,单追岚贵人一个,这中间恐怕有些蹊跷。”

    奚檀进宫以来是没搞过宫斗的,谁跟她搞宫斗,她就让谁睡坟头。

    不过见得多了,也知道这宫中妃嫔没几个是干净的,小五最近风头正盛,难免有人眼红。

    奚檀吩咐道“你送一些补身子的补品过去,哥哥送进来的那些本宫用不着,都一并送过去吧。”

    宫女领命而去,拿了东西还没走出殿门,就遇到了被林非鹿派来捎话的松雨。奚檀听完,淡淡颔首,让松雨把东西都拿着,又淡声道“回去告诉小五,有什么事别怕,本宫给她撑着。”

    松雨领命而去。

    奚檀这里知道了,其他宫里自然也都知道了,娴妃那里不说,其他怀揣着讨好五公主心思的人也都纷纷向明玥宫这边送东西。

    就连梅妃宫中都派了人过来,说我们娘娘今早也受了惊吓,如今卧床不起,但心里惦记岚贵人,也十分愧疚,不能亲自过来探望,只能送些补品,希望萧岚早日痊愈。

    林非鹿笑吟吟让宫女收下,人一走云悠就气愤得要拿去扔了。

    林非鹿制止她“扔了干嘛?留着吃,好东西不能浪费。”

    云悠狠狠道“猫哭耗子假慈悲,说不定这些东西里都下了毒!”

    林非鹿让她们把东西都收起来“她的人亲自送来的,出了什么事她摘不掉,梅妃这么爱惜名声的人,不会做这种事的。”

    梅妃如此爱惜名声,在人前塑造温柔良善的形象,蜜蜂袭人这件事自然也不会让自己沾上半分。

    没过多久,关注这件事的人便纷纷议论,蜜蜂之所以只追着岚贵人一个人蛰,是因为岚贵人听说前往赏花的妃嫔众多,可能还会偶遇陛下,为了出风头,所以在身上抹了许多香粉。

    结果陛下没遇到,遇到了蜜蜂,不仅丢了脸,还差点丢了命。

    这件事成为了宫人饭后茶余的笑料,青烟几人听闻后,又是大气一场,林非鹿倒不是很在意。

    嘴长在别人身上,又有梅妃故意散播,信则信,不信反驳也没用。闲言碎语而已,能伤到的只有在乎的人。

    等林帝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林非鹿已经两天没去太学了,彭满倒是没乱说宫中传言,只是告诉他五公主母妃落水病重,五公主最近正在榻前照顾。

    说罢,又小心翼翼问了句“陛下,要摆驾明玥宫吗?”

    说实话,林帝现在还没做好见到萧岚和她那个傻儿子的心理准备。

    他低头批着折子,没说话,彭满便明白陛下的意思了,未再多言。过了没多会儿,林帝突然抬头问“明玥宫里有几个人伺候?”

    这彭满一时也不知道,赶紧找人来拿名册来翻,查阅之后回禀道“如今明玥宫里只岚贵人身边两名宫女,五公主身边一名婢女,还有一位年事已高的嬷嬷。”

    林帝皱眉道“这么些人,怎么伺候得过来?小五才多大,还要她侍母床前。”他想了想,吩咐道“告诉内务府,按照贵人的位份,重拨一批宫人过去伺候,不可有任何差池。”

    按照正常的贵人位份来说,萧岚身边该有两名贴身婢女,一位掌事宫女,两个使唤丫鬟,两个太监。

    之前萧岚失宠,身边宫人趋炎附势,走的走散的走。现在林帝下了旨,内务府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清点如今没有当差的宫人,选好之后送到了明玥宫中。

    林帝跨不过心里那道坎,不愿意去明玥宫,东西倒是不少,一样接一样地往宫中赏。除了绫罗绸缎,基本都是补品。这补品可不是给五公主的,明眼人都知道是赏给萧岚的。

    再加上调过去的宫人,一时之间嫉妒连连,都在说萧岚因祸得福。

    听闻此事的梅妃在自己宫中摔碎了三只茶盏,咬牙狠声道“因祸得福,也要看她有没有命来享这个福!”

    随她一起进宫的陪嫁丫鬟惜香是梅妃最信任的人,一边唤人来收拾屋子,一边低声安慰道“娘娘何必为这种不入眼的人生气。”她轻轻按着梅妃的额角,低笑着说“我们的人已经安排进去了,她们的一举一动今后都掌握在娘娘手中,何愁不能将之玩弄鼓掌。”

    梅妃睁开眼,这才勾唇笑了一下。

    ……

    宫内突然多了这么多人,青烟和云悠都一时有些不适应。萧岚如今还病着,反倒是林非鹿有条不紊地把这些人都安排好了。

    宫人们在来之前就听闻五公主乖巧伶俐,很得圣宠,却也没想到在这宫里居然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做主。听她用清脆的童音告诫他们要忠心护主,都赶紧应是。

    挥退宫人后,林非鹿把青烟和云悠叫进屋去,低声道“贴身的事情暂时不要交给他们,先警惕一些。”

    青烟一惊“公主是担心这中间有人包藏祸心吗?”

    “谁知道呢。”林非鹿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宫斗剧,甜甜一笑“小心一点总没错。”

    孰料当天晚上,睡梦中的林非鹿就又听见了小石头砸她窗户的声音。

    她愣了一下,披着外套爬起来,轻手轻脚走到窗边,等了等,趁着那石头响起的瞬间,猛地一下拉开窗。

    春夜的寒气透进来,屋外银月如纱,围墙外的草簇微微摇晃,她抿着嘴忍住笑,压低小气音朝外说“殿下,我看见你了。”

    等了一会儿没动静,她终于没忍住笑起来,小手扒着窗户探出身子“殿下,别藏了,我好冷呀。”

    院墙之外传来一点动静。

    一阵风声之后,一身黑衣的宋惊澜踏着夜风飞落下来,隔着一扇窗站在她面前,脸上有无奈的笑。

    她见多了他穿白衣温润清雅的模样,现在一身黑装墨发高束,倒有几分平日难见的少年意气。先小小的欣赏了下颜值,才撑着下巴笑眯眯道“殿下半夜不睡觉在宫里乱跑,也不怕被侍卫抓到。”

    宋惊澜微微低头,碎发掠在眼角“侍卫抓不到,被你抓到了。”

    林非鹿一摊手“这种事,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啦。”她双手交叉握在一起抵着下巴,眨眨眼睛“殿下又有什么情报送给我?”

    宋惊澜看了她一会儿,好笑地摇了下头,才低声说“小心你宫里今日新来的那个眉心有颗痣的宫女。”

    林非鹿早有所警惕,听到他提醒倒是不意外,不过她好奇道“殿下是怎么发现的?”

    宋惊澜想了想,语气试探着回答“我看见了?”

    林非鹿“……说假话就不要用疑问的语气了吧?”

    少年垂眸笑起来,笑完抬手将大开的窗户掩了过去,嗓音温柔“去睡觉吧,我回去了。”

    林非鹿打了个哈欠,乖乖朝他挥手“殿下晚安。”

    “晚安?”他重复了一句,又笑起来“嗯,晚安。”

    他转过身,脚尖一点,掠身上了墙垣,林非鹿看着他身影,突然喊“殿下!”

    少年站在墙上半回过身,脚边是匍匐的紫风铃草。

    看见小姑娘笑着说“你这样穿好帅呀!”

    他飞下墙垣,回头看时,沉寂的眸子映着夜色一点星光,溢出幽幽笑意。

    翌日起床,林非鹿开始注意那个眉心有颗痣的宫女。她叫雨音,年龄跟青烟差不多大,生得一副低眉顺眼的老实样,做起事来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若不是宋惊澜提醒,任她一时半会儿很难发现异常。

    虽然小漂亮没说这人是谁安排的,但林非鹿用她聪明的脑袋瓜一想就知道,是梅妃没跑了。

    安排眼线进来,是想陷害呢?还是想投毒呢?还是想监控呢?

    林非鹿暂时没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包括萧岚,以免她们露出异样。

    青烟和云悠得了她的吩咐,本身就很警惕,雨音刚来明玥宫,也正是需要获取信任的时候,估计暂时不会轻举妄动。

    敌不动我不动,林非鹿不打算打草惊蛇,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