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44|【44】
    萧岚这一对儿女,完美继承了她的美貌。

    女儿粉雕玉琢,儿子俊俏可爱,一左一右依偎身旁,不可谓不养眼。林帝对于这个六皇子的印象只停留在他三岁,显露痴傻时的模样。

    五年过去,小孩儿已经长高了许多,他想象中歪着脑袋流口水憨憨傻笑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笼在光晕之中的小男孩眼神十分纯真,笑起来的时候和他妹妹一样,唇边有个小小的梨涡。他或许并不像正常孩子那么机灵聪慧,但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让人讨厌。

    而且还会背九九表!

    林帝就那么默默站在门口,听他磕磕绊绊地背完了九九表,然后邀功似的对小五说“我完了!”

    林非鹿伸出一只手摸他脑袋“哥哥真棒,那这些小兔子就都是你的啦。”

    林瞻远开心地直拍手,起身跑过去捡草兔子时,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门口站了个陌生人。他一向是怕陌生人的,立刻原地掉了个头,紧张兮兮地跑回萧岚身后,躲在她背后时,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小脑袋往门口打量。

    跟小五当初见着自己被吓到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不愧是兄妹。

    萧岚这才发现门口有人,她抬眼看去,神情滞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立刻起身行礼“妾身拜见陛下,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

    林非鹿已经喊着“父皇”开心地跑过去了。

    林帝笑起来,等她跑近时一俯身把她抱起来,然后朝院中走去,走到萧岚身边时,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跟自己从太子那里要来的香囊的味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林帝一手抱着女儿,一手虚扶“起来吧。”

    萧岚又行了礼才起来,林瞻远还扯着她衣角躲在她身后。萧岚抿了下唇,柔声说“远儿,给你父皇行礼。”

    林瞻远偷偷看了这个陌生男人一眼,又看向他怀里的妹妹。

    林非鹿无声朝他做了个口型爹爹。

    林瞻远一下明白了,这是妹妹经常跟自己玩的游戏!

    只要她不出声说出这两个字时,自己就要按照她教的动作行礼,还要说……

    林帝就见着之前还害怕的小男孩慢慢从萧岚身后走了出来,乖乖朝他行了礼,稚声道“儿臣拜见父皇。”

    林帝略惊讶地一挑眉。

    不仅会背九九表,还会行礼,看上去不疯不傻,还挺乖巧。

    当你对一件事抱了最坏的结果,最后却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时,就非常容易满足。

    他语气还算温和“起来吧。”

    不过皇帝当久了,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林瞻远对每个人身上的气息十分敏感,起来后又有些害怕地躲了回去。

    林帝看看萧岚,又看看这个好奇打量自己的儿子,回想当年种种,内心一时感慨万千。林非鹿搂着他脖子甜甜问“父皇,你怎么过来啦?是太想我了所以专程来看我吗?”

    林帝笑呵呵说“是啊,想朕的小五了,小五有没有想父皇啊?”

    林非鹿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可想啦!”她又小声问“那父皇给我带上次说过的御膳房的烧鸡了吗?”

    林帝哈哈大笑,用自己胡须扎她软乎乎的脸“你这丫头,整天就惦记那口吃的。朕看你想的压根就不是朕,而是朕的御膳房。”

    小团子被看破,立刻不好意思地埋在他肩窝撒娇。

    林帝吸够了软糯糯小团子,把她放下来后又看了看满地的青草花叶,问萧岚“这是在做什么?”

    萧岚微垂着眸,唇角弯着温柔的弧度,连声音都十分柔软动听“用这些花草给孩子们编一些小动物玩。”

    林帝俯身拿了一只草兔子看了看,怅然似的“朕是记得你手巧。”他拿起自己挂在腰间的那个香囊,“这只香囊朕初见便觉得眼熟,是你绣的吧?”

    萧岚抬眸看了一眼,眼眸流露一丝惊讶,点了点头“是。”

    林帝笑着点头“朕戴着甚好。”

    全然不提这是他从太子那抢来的。

    萧岚也温婉地笑了下,林帝又问“朕听闻你前不久落水受了凉,身子可大好些了?”

    萧岚回道“谢陛下关心,已经好了。”她顿了顿,抬眸看了看林帝,眼神极尽温柔“多亏陛下送来的补物,妾身才能恢复得这么快。”

    现在的萧岚,比当年的萧岚让他觉得顺眼懂事多了。

    当年的萧岚,他就是赏再多东西,也从不得她一个温柔的笑,一句真心实意的谢恩。林帝有时候都觉得自己面前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空有一副美貌。

    而如今,她渐渐鲜活起来,大概是当了母亲,整个人身上有了温暖的气息。

    又将小五教得这样好,连这个傻儿子都出人意料的乖巧。再一看她不输当年的美貌,林帝之前来时心中的三分好感七分迟疑已经变成了七分好感三分悔意。

    他抬步朝房中走去“进来说话吧,别都站着。”

    萧岚应是,便领着两个孩子跟着他进屋。

    虽然明玥宫如今的生活品质已经比林非鹿刚来那会儿高了不少,但这毕竟是个十分偏远又古旧的宫殿,虽然收拾得十分干净整洁,还有怡人花香,但林帝进去一眼就觉得这地儿简洁得过于简陋了。

    想到母子三人这些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而且这个境地还是自己造成的,林帝心中稍微生起了那么一丝丝愧疚。

    萧岚走过去铺好软塌,服侍他坐下后,又吩咐候在一旁的青烟去泡了热茶来。

    这茶跟其他茶不一样,是以干花为主,入口之后没有茶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林帝午时用膳吃得比较油腻,喝了一杯干花茶刚好解了腻,忍不住点了点头。

    问道“内务府今年似乎没有供这种茶,是自己你做的?”

    萧岚点头,将制作干花茶的步骤简略说了一遍,林帝一边听着一边又喝了一盏,等她说完笑吟吟道“不枉朕夸你手巧。”

    两人聊得十分融洽,林非鹿和林瞻远则在另一边的小榻上吃点心嗑瓜子儿。

    林瞻远现在还是对这个陌生人很好奇,偷偷问妹妹“娘亲为什么对他笑?”

    林非鹿说“因为娘亲喜欢爹爹,看到爹爹当然会笑啦。”

    林瞻远噘着嘴“娘亲喜欢我和妹妹!”

    在他的小脑袋里,没有爹爹这个意识。

    林非鹿教训他“没有爹爹就没有我和哥哥,所以也要喜欢爹爹哦。一家四口,整整齐齐才是最好的。”

    林帝身为习武之人,耳力自然过人,听到他这句话,抬眼扫过去,见小男孩白嫩俊俏的小脸气呼呼的,被小五叉着腰教训一顿后,又委委屈屈地噘着嘴缩了回去。

    他自来了明玥宫,除去刚才院中的行礼,一直在有意识地避开有关这个傻儿子的一切,本来按照他今天的想法,他只是打算在外面看一看,进都不会进来的。

    毕竟他还没完全做好心理准备。

    结果现在不仅人坐进来了,听了林瞻远说话,甚至还想跟他说几句话。

    萧岚察觉他视线,心中微微一凛,正准备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却听林帝沉声道“老六,你过来。”

    萧岚抿了下唇,眸中不掩担忧。

    林瞻远还傻乎乎在那嗑瓜子,林非鹿戳戳他“哥哥,父皇在叫你。”

    林瞻远扭头看了一眼,认认真真地解释“我不叫老六,我叫林瞻远。”

    林帝一声笑“倒是记得自己的名字。”

    林瞻远这次倒是听懂了,特别骄傲地说“我还会写呢!”

    林帝挑了下眉“哦?”他看了萧岚一眼,“你教的?”

    萧岚垂眸道“是小鹿教的。”

    林帝觉得还挺有趣,便吩咐“取笔墨纸砚来。”

    青烟领命而去,很快将纸墨拿来铺好,林帝从榻上走下来,走到案几边,淡淡看着林瞻远“写几个字给朕看看。”

    林瞻远有点怕,微微敛着身子,林非鹿摸摸他脑袋,小声安抚“哥哥别怕,写字给父皇看。”

    他一向听妹妹的话,看了妹妹一眼,接受到她鼓励的眼神,这才小心翼翼挪到了案几边。

    林非鹿这么久以来的教学成果当然是有成效的。

    林瞻远的字迹虽然难掩稚嫩轻浮,但笔画流畅,字峰已经初现端倪。林帝看了几眼,甚至觉得这傻儿子的三个字,甚至比老四的字还好。

    那个不学无术的狗东西!比谁都不足!

    林帝向来爱才,单是从这个字,对自己这个傻儿子的印象便有了几分改观,看了看又问“除了你的名字,还会写其他字吗?”

    林瞻远怕怕地看了他两眼,感觉这个逼自己写字的父皇跟妹妹真的好像哦。

    他委委屈屈拿着笔,又开始写学过的其他字。

    林帝看着纸上渐渐出现的字迹,神情逐渐凝了起来。

    这傻儿子写的是太平盛世、玉宇一清。

    萧岚方才说,他的字是小五教的。

    林帝眉眼一凛,看向旁边的林非鹿。

    小团子就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正垫着脚才这边看,对上他打量的视线,脖子缩了一下,有点心虚地垂下头去。

    林帝沉声道“小五,为何教你哥哥写这八个字?”

    他岂能看不出这其中讨好的意味。

    小团子被他一句话吓得一抖,嗫嗫不敢抬头,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团,头上的小揪揪都好像害怕地蜷了起来。

    林帝不由得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语气过于严厉,他往前走了两步,在小团子面前蹲下来,这才看见她小声地哭了。

    眼眶通红睫毛湿润,泪珠子从小脸一路滚落,看上去可怜极了。

    林帝一颗老父亲的心顿时就不行了,抬手擦擦她脸上的泪,放柔声音道“朕没有凶你,别哭了。”

    她抿着唇一点点抬头,鼻尖粉红粉红的,哽咽着说“父皇,你不要讨厌哥哥好不好?”

    林帝一愣。

    小团子怯怯地来扯他的袖口,一边哭一边祈求着说“他们都说哥哥是傻子,父皇最讨厌傻子了。哥哥不傻的,哥哥会写字,父皇可不可以不要讨厌他?”

    林帝听这哭诉,哪还有不明白的?

    小五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教她哥哥写下这八个字的?这五年来,自己的视而不见对他们造成了多少伤害?

    连宫人都能毫不避讳地辱骂皇子是傻子,她还这么小,听到这些话,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教哥哥写字。

    她只是希望自己在看到这些字的时候,能稍微不那么讨厌哥哥。

    而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

    林崇玄啊林崇玄!你还是个人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