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1|【51】
    林帝虽然下旨将惠嫔移居到了悔省堂, 却让林念知依旧留在了瑶华宫。

    大林的传统是皇子公主们成年之后便出宫建府, 在这之前都随生母而居。

    林帝到底还是疼爱自己这个长公主的,虽然厌恶惠嫔,却没迁怒到她身上,也舍不得她跟着惠嫔去受苦。

    瑶华宫现在暂时空了下来,林帝让内务府重新调了一批宫人过去伺候, 林念知算是提前享受到了成年后的独居生活。

    她自从那一次急火攻心晕倒之后,就一直卧病在床,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又得知母亲被降了位份, 整个人萎靡了很多, 再不似之前活泼。

    病好之后,林念知才在抱柚的陪伴下去了悔省堂。

    惠嫔被禁足半年,自己不得出来,外人也不得拜访。

    林念知就在殿门口站了很久,惠嫔的贴身婢女出来低声道“公主,娘娘让你回去, 以后不要再来了。”

    林念知红着眼睛问“我就想见见母妃, 她还好吗?”

    婢女道“娘娘很好, 公主不必担忧,今后多保重自己。”

    林念知透过半开的殿门朝里面张望了几眼,也知道母妃这是为了保护她不受牵连,抬手抹抹眼泪, 在门口行了一礼,才转身回去。

    走在路上,还是忍不住哭起来,边哭边道“我就说让她不要同梅嫔来往,那能是什么好人?母妃受了她的挑拨,到最后还要被她反咬一口,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看得抱柚心疼不已,一路劝了好久,临近瑶华宫时林念知才渐渐止了哭意。

    抱柚突然说“公主,那边站的,好像是五公主?”

    林念知心神一凝,抬头看去。果然看见路口的那颗大树下站着一个小身影,她就藏在树后面,朝着瑶华宫的位置探头探脑。似乎想过去,又有些迟疑。

    踟蹰良久,最后还是垂着脑袋转过身来,看了看手里粉色的香包,神情有些郁闷地离开了。

    刚走了没几步,就看见站在路口的林念知。

    小女孩的神情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她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想找地方躲起来。但这附近只有那颗大树,显然藏不下她。

    林非鹿呆呆地立在了原地,不敢前进,也不敢后退,甚至不敢看她。

    抱柚之前问过她,公主,你会怨恨五公主吗?

    林念知那时候在病中,身体心里都难受,狠狠地想,怎么不恨?!我恨死她了!恨死明玥宫了!

    可在病床上躺了好久,每天没什么事做,就睁着眼胡思乱想。想她跟小五的初遇,想小五一直以来对她的好,想起那次在海棠园,她撒泼一样坐在地上又哭又蹬腿,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躲着她的可怜样。

    其实小五又做错了什么呢?

    她生下来的时候,八年前的那场下药阴谋早就发生了。她甚至无辜受到牵连,凄风苦雨地过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获得父皇的宠爱,还被自己母妃密谋刺杀。

    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没做过。

    母妃落得如今这个下场,也是梅嫔的临死反扑所致。

    林念知可能对她有芥蒂,但绝对谈不上怨恨。

    特别是现在看到她那个不知所措的可怜样,林念知都觉得好笑。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该紧张该愧疚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林念知抬步朝她走过去。

    小女孩下意识后退,退了两步,又怯生生站住了,耸耷着小脑袋抿着唇,等她走近了才小声喊了句“皇长姐。”

    林念知声音有些硬生生的“你来做什么?”

    林非鹿飞快抬头看了她一眼,手指紧紧绞着那个香包,眼尾都憋红了,才憋出一句低低的声音“听说皇长姐生病了,这是我找孟太医做的中药香包,对……对治病有好处。”

    她双手捏着,慢慢朝她递过来。

    林念知低头看了两眼,那香包做的很漂亮,粉色的锦缎上绣了她喜欢的桃花,有股浓郁的药香。

    又听到她继续说“上次那个香包,不知道皇长姐用了有没有效果,这次孟太医加重了药量,味道可能会重一些。”

    上次?什么上次?

    林念知刚想问,又猛地反应过来。

    她听抱柚说,她禁足期间小五来看过她一次,母妃以自己生病为由把她打发了。

    想来就是那次送来的香包吧,想也知道是被母妃扔了。

    林念知心中顿时怪不是滋味的,看她要哭不哭的样子,伸手一把把香包接了过来“有用。”

    “真的吗?!”林非鹿一下高兴地抬起头,泛红的眼眶里好像有小星星一样,但对上她微沉的脸色,又一下萎了,埋着小脑袋闷声说了句“哦……”

    林念知低头将香包系在腰间,若无其事说“回去吧,太阳太大了。”

    她小小地点了下头,一点点挪动小脚脚,像怕踩死蚂蚁似的,慢腾腾往前走。

    林念知心里本来还有些芥蒂和别扭,看她这样子,就只剩下好笑了。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走不走。

    果然,她挪了没几步就停下来了,委委屈屈回过头来,嘴角朝下撇着,看样子难过得快哭了,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抽抽搭搭问“皇长姐,我以后还可以喜欢你吗?”

    林念知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没想到居然是问这句话,心里顿时五味陈杂,侧过头去才别扭地说“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我又不会强迫你不让你喜欢!”

    过了会儿,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一只小手轻轻扯了扯,她半期待半迟疑地又问“那……那你还会喜欢我吗?”

    林念知脖子有点僵,慢慢转过头来看她,好半天才动了动唇,轻飘飘问“小五,我母妃对你母妃和哥哥做了那些坏事,你不恨我吗?”

    小女孩眨了下泛着水光的眼睛。

    她仰着小脑袋,声音脆脆的“我以前在书上看过一句话,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我觉得很有道理,皇长姐你说对吗?”

    林念知身子一僵。

    她还这么小,都知道恩怨分明,而自己才是加害者的那一方,却还钻什么牛角尖呢?

    小五都能明白的道理,她更应该明白。

    林念知突然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芥蒂感到羞愧。

    她牵住小女孩拉着自己衣角的手,抬步朝瑶华宫走去。

    林非鹿还没反应过来,直愣愣跟着她的脚步,小声喊“皇长姐?”

    林念知没事儿人一样“天气这么热,去我宫里喝完酸梅汤再回去吧。”

    说到吃,林非鹿顿时开心了,重重一点头“嗯!”

    她跟上她步伐,小手反握住她的手指。

    那小手软软的,林念知觉得自己心里也软软的。

    等林非鹿喝完酸梅汤心满意足从瑶华宫离开时,刚才炽热的阳光已经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地面上都是阴影,她走到那颗大树旁,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华丽的宫殿。

    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只要林念知不针对她,姐妹就还有的做。

    好在林念知虽然性格刁蛮,但心肠不坏,是非分明。

    她现在真心实意有点喜欢这个漂亮明艳的小姐姐了。

    夏风吹动白云,阳光漏出似有若无的影子,林非鹿心情不错,一路踩着影子玩儿。到了夏日,皇宫中的植物就十分繁茂,绿植覆盖率很高,林非鹿觉得应该给林帝颁个环卫达人奖。

    从花草掩映的小道中穿行而过时,突然有个人从旁边的树丛中冲了出来,一下撞在她腿上。

    这宫里,林非鹿认第二矮,没人敢认第一个。

    她一直觉得这具身体是以前营养不良导致的发育迟缓,没道理她现在都六岁了还没一个成年男子的腿高啊!!!

    但眼前突然撞出来的这个人,比林非鹿还矮。

    脑袋大概就到她腰部的位置,梳着乖巧的包包头,因为没站稳,她一把抱住林非鹿稳住跌跌撞撞的身子,又抬头冲她“嘘嘘”两声。

    比我矮的人出现了!!!

    林非鹿顿时有点激动。

    她配合地嘘了一下,小声问“你在做什么?”

    小奶娃说“我在跟夏晴躲猫猫!”

    林非鹿又问“夏晴是谁?”

    小奶娃说“是我的婢女!”

    林非鹿“那你又是谁?”

    小奶娃嘟着嘴“我是蔚蔚呀!”

    蔚蔚?林非鹿知道她是谁了,宫内最小的公主,苏嫔的女儿,六公主林蔚。

    难怪比自己矮呢,两三岁的小奶娃,可不比自己矮吗。

    不远处传来宫女急切地喊声“六公主!你在哪儿呀?别躲了,奴婢求你快出来吧!”

    听声音急得快哭了。

    林非鹿的裙子被扯了两下,小奶娃贼头贼脑说“蹲下来!快蹲下来!你太高了!”

    林非鹿“…………”

    进宫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说自己高……

    她十分配合地蹲下来,还跟着小奶娃一起挪到了花丛下面,两个人撅着屁股面对面看了一会儿,小奶娃问她“你是谁呀?”

    林非鹿说“我是你姐姐。”

    小奶娃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消化了一会儿这个消息,终于反应过来,点点小脑袋“哦~~~”她奶音拖得老长,又开心地喊“姐姐!”

    难道这就是林景渊他们看自己的感觉吗?

    也太萌了吧!

    林非鹿拉过她的小手“蔚蔚,我们躲够了,一起出去吧。”

    小奶娃脾气还挺大“我不!还没够!”

    林非鹿收拾脾气大的小朋友那就是几句话的事,她说“下次你来明玥宫找姐姐,姐姐陪你躲一整天的猫猫好不好?姐姐那里还有小猫小狗和小兔子哦。”

    小奶娃顿时被收服,口水都笑出来了“好嗷!”

    于是林非鹿就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外头夏晴急得脸都白了,跟几个宫女到处找人,弄丢了公主那可是死罪啊。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转头就看见五公主把人给牵回来了,笑眯眯对她说“下次可要把六公主看好呀。”

    夏晴差点哭了出来,感恩戴德一顿谢,俯身把六公主抱了起来。

    林蔚在她怀里扭了两下,走之前还急切切地说“姐姐,要看喵喵狗狗和兔兔嗷!”

    林非鹿“好嗷!”

    跟皇宫里这群小朋友在一起生活久了,都快忘了自己内里住了个成年人的灵魂了。

    卖萌卖得十分怡然自得。

    nss,林非鹿确实轻松了很多。她其实之前有想过下死手,毕竟武侠剧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但真的往那一步想的时候,她发现不管怎么说服自己,她都跨不过心里那道杀人的坎。

    她可以旁观侍卫的自杀,可以无视雨音被带走的下场,但真要亲自设计杀人,还是很难做到。

    哎,都怪学校思想品德教育太成功,她实在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时间一晃入了夏,皇宫里的宫人每天最忙的事就是拿着竹竿子去捅树上的蝉。

    本来就热,吵得实在太让人心烦了。

    因为天气太热,担心学子们每天上下课的路上中暑,太学的课程也提前了一个时辰,早上课早放学嘛。

    之前还可以勉强睡个懒觉,现在一提前,太学殿里这群本来就不学无术的纨绔整天都哈欠连天。

    林非鹿也有点撑不住。

    怎么都穿越了,还要上早自习啊?!

    她有点后悔坐第一排了,后排那些可以打安稳瞌睡的位置也太棒了吧qaq

    而且小漂亮最近都不怎么来太学上课了,林非鹿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最近林宋两国的关系有些紧张。原因是淮河进入汛期,分别位于淮河两岸的林宋两国就因为水利产生摩擦,每年如此。

    每当这种时候,身处敌国质子的宋惊澜就会闭门不出,降低存在感。林非鹿听了之后,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没了小漂亮同桌,坐前排的唯一意义也没了。

    林非鹿支支吾吾去找林倾,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想把位置换到最后一排的想法。

    林倾“…………”

    是跟老四在一起待久了,勤奋好学的五妹也变得不学无术了吗?

    林倾一边痛心疾首,一边架不住五妹水汪汪祈求的眼睛,吩咐人给她换位置。

    太子有令,林非鹿的笔墨纸砚很快就被搬到了最后一排,她看着林倾不掩痛心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拍了下马屁“太子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本来十分高兴终于能跟小鹿妹妹坐在一起的林景渊“???!!!”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林非鹿“为什么啊!为什么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变成三哥了啊!”

    他崩溃地说“以前不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