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5|【55】
    夏晴带着林蔚回到临镜宫时, 怀里抱了好几个盒子。

    苏嫔从阮贵妃那里回来,正倚在软塌上看书,挑眼看了眼, 淡声问“拿的那是什么?”

    夏晴说“是太后赏给公主的。”

    苏嫔一时之间以为自己听错了,身子都不由得坐直“谁?”

    夏晴说“太后娘娘。”

    她把盒子放过来,里面有金锁, 有玉如意, 还有一块成色极好的血玉佩。

    苏嫔的表情一言难尽。

    太后并不喜欢她和林蔚,因为当年林蔚满月时, 冲谁都傻笑的小奶娃,唯独在看见太后时哇哇大哭, 怎么哄都不好使。

    那之后, 太后就再也没召见过她和女儿,之后又去了五台山修行。这一次回来,苏嫔本来带着林蔚去请过安, 但是太后没见, 让人传话说身体不适不想听见小孩哭声拒绝了。

    看来还是对当年的事有所介怀。

    苏嫔本来想着, 当女儿再长大一点,懂事会听话的时候, 再领着她去赔罪。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刻的功夫,太后对她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

    夏晴当时候在外面,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说“六皇子殿下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便带着公主一起去了。”

    苏嫔把满地乱窜的女儿抱到怀里来, 哄着问她“蔚儿刚刚见到皇祖母了吗?”

    小奶娃高兴地点头“蔚蔚见到啦!皇祖母送了好多东西给蔚蔚嗷!”

    苏嫔又问“蔚蔚不怕皇祖母了吗?”

    “不怕!”林蔚小短手翻着盒子里的礼物“哥哥说,皇祖母不凶的!蔚蔚也试过了,果然不凶的。”

    苏嫔哭笑不得,问了半天也没问清楚颐清宫中到达发生了什么,不过阴差阳错获得了太后的谅解与喜爱,也算了了她一桩心事。

    于是明玥宫就又收到了苏嫔送来的礼物。

    放学回来的林非鹿看着屋子里那几样价值不凡的玉件苏嫔是不是暗恋我们宫里的谁?

    萧岚忧心忡忡跟她说起早上苏嫔来过的事“不知为何,她似乎很注意长耳和那兔子,我心中有些不安。”

    林非鹿想起苏嫔跟阮贵妃的关系,觉得自己可能要完。

    阮贵妃不会带着人来把兔子和小狗乱棍打死吧?

    然后再赐她一个“包庇宠物”的罪?

    结果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阮贵妃的影子。

    她不知道苏嫔是没认出来还是刻意帮她隐瞒了,但听萧岚的形容,苏嫔当时很明显是认出来了啊。

    可她们之间别说交情,交集都没有,苏嫔身为阮贵妃阵营的人,没道理帮自己隐瞒啊?

    林非鹿她果然暗恋我们宫里的谁!

    林非鹿没等来阮贵妃,倒是等来了林帝赐她们随行行宫避暑的旨意。

    最近正值盛夏,天气越来越毒,冬天避寒夏天避暑,都是皇家的习惯。避暑的行宫修在太行山上,叫做揽星宫,比起温泉行宫要近一些,修得更高更大更豪华。

    而且揽星宫位处深山,野兽种类丰富,整座山头都被皇宫圈出来作为了猎场,林帝每年都会在此进行夏狩。

    nt

    萧岚入宫后只第一年去过揽星宫,当时她圣宠在身,低阶位份的妃嫔里,只有她一人得了随行的恩赐。

    所以当初招人嫉恨也不意外。

    这一次的随行名单上,不仅有萧岚和林非鹿的名字,居然还有林瞻远的。

    林瞻远长这么大,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颐清宫,听说可以出宫上山去玩,可以见到许多大树动物,简直兴奋地睡不着觉,从收到旨意的那天开始就掰着指头倒计时了。

    太后没回五台山,这一次避暑自然也是同行的,出发前一天派人来明玥宫传话,路途遥远,马车不便,萧岚既要照顾五公主,便让林瞻远随行太后的銮驾。

    这是林非鹿来到这里后第二次出宫,地位身份已经大不相同,连马车都比之前的豪华舒适了不少。皇宫外还是被清了场,整条街空无一人,她撩着窗帘看了半天,暗自琢磨等时机到了得找个机会出宫玩玩儿。

    经过两天的颠簸,车队终于到达揽星宫。

    一进山,气温几乎是瞬间就降了下来,一路上的闷热消失殆尽,取而代之山中带着树木清香的凉风,随着车队行进,惊起林中的鸟雀,林非鹿还在马车上的时候就看见林中奔逃的兔子。

    几位皇子骑着马走在前面,林济文当即便拔出弓箭要射猎,只是被林廷止住了。

    他温声劝道“夏狩还未开始,二弟暂且饶它一命吧。”

    林廷一向心肠软,但夏狩是大林的传统,他也只能在能力范围内稍加劝阻了。

    林济文怪不情愿地把弓箭收了起来。

    自从他在擂台上故意打伤了宋惊澜,林非鹿对他就一直没什么好印象。

    对谁都甜甜一笑的小鹿妹妹难得表现出不喜欢一个人,林景渊非常开心,很是跟小鹿妹妹同仇敌忾,时不时就要见缝插针地讽刺两句,此时见状便道“哟,看来二哥最近箭术大有精进嘛,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展示给大家看。”

    林济文转头瞪了他一眼,又不知怎么反驳,恶声道“总比你平日偷奸耍懒强!”

    林景渊只是顽劣贪玩,心思没用在正道上,并不是真的蠢,他其实是很有些自己的小聪明的,当即便反唇相讥“谁偷奸耍懒了?我会背《论语》,二哥会吗?我还会背《尚书》,二哥会吗?我前日写的《清平论》还被太傅夸了,二哥被夸过吗?”

    林济文差点气得吐血“你……!”

    林倾不得不出声阻止“好了!父皇还在前面,当众吵闹成何体统!一会儿到了行宫,各自抄十遍《兄论》!抄不完不准参加夏狩!”

    林济文“…………”

    林景渊“…………”

    为了小鹿妹妹,我真的付出太多了qaq

    他委屈巴巴转头看向林非鹿的马车。

    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看戏看得正起劲的林非鹿默默坐了回去。

    宫人给萧岚安排的小殿里有一片池塘,水面开满了□□色的荷花,这座小殿的名字也很有意境,叫做荷色。

    到达行宫,照常是各自休整,夏狩定在三日之后。

    此次行宫避暑,两位贵妃和两妃都有随行,除去林非鹿认识的苏嫔之外,另还有三位妃嫔,其中一位谢婕妤已怀胎五月,因为天气炎热没有食欲,听从太医的建议后,林帝也把人捎上了,带她来行宫安心养胎。

    一年四季都寂静的深山突然就热闹起来。

    林瞻远就像第一次出笼的鸟儿,对外面这个自由又广阔的世界向往又胆怯。他思维太小了,表达不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拉着林非鹿一遍遍说“喜欢这里!喜欢这里!”

    林非鹿看着他激动到急切的表情,第一次为这个傻哥哥的将来思考起来。

    他总会长大的,不可能一直待在母亲身边。皇子成年之后就会搬出皇宫,在宫外分封建府。到时候就算林帝恩赐他立府,他又该怎么一个人独自生活呢?

    nt

    林念知今年才十二岁,前不久林非鹿跟林瞻远在太后宫里玩的时候,已经听见太后在跟柳枝讨论合适她的夫婿人选,古代女子到了十五岁便要许配人家,不仅林瞻远前途堪忧,自己的未来也很堪忧啊。

    她到时候要怎么做才能避免早婚呢?

    林非鹿突然觉得,不管她现在混得有多厉害,除非她当了女皇,否则她的人生始终无法自己做主。

    难道真要朝着女皇的目标奋斗吗?

    这个难度就有点大了啊……

    林非鹿正胡思乱想,林瞻远突然扯着她的手着急说“鸟鸟!鸟鸟掉了!”

    他们用过晚膳便出来散步,此时正走到一条幽道间,道路两旁的大树有些年头,树干笔直又高大,树冠如一把大伞遮住头顶的天,此时前方不远的树脚下,有两只小鸟正在趴在地上叽叽喳喳地叫。

    林非鹿抬头看了看,树杈上正有一个鸟窝,微微倾斜,这两只小鸟大概就是从鸟窝里摔下来的。

    它们还不是很会飞,好在没有摔伤,扑棱着翅膀一蹦一跳。林瞻远蹲在跟前伸出一根小手指,想摸又不敢摸,转头跟妹妹说“要帮帮小鸟!”

    这树修长笔直,树干上一根分叉都没有,十米之上才有树杈,林非鹿计算了一下这个距离,觉得有点难度。

    林瞻远扯着她衣角说“妹妹飞!”

    他是见过林非鹿在明玥宫练习轻功,在墙上飞上飞下的。面对哥哥信任的眼神,林非鹿又膨胀了,她觉得她现在上墙都没问题了,上树应该问题也不大!

    于是一番调整后,她抓住两只小鸟,提气开始飞跃上树。

    林瞻远还兴奋地在下面给她鼓掌。

    林非鹿这一次不负众望,终于稳稳飞上了树,把两只小鸟放回了鸟窝,还体贴地把鸟窝扶正固定了。

    林瞻远仰着小脑袋在下面欢呼“妹妹最厉害!”

    林非鹿得意洋洋,往下一看,顿时有点头晕。

    她第一次飞这么高……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上树一个道理。

    她扶住树干站在枝干上,看着远处起伏的山峦和隐在树林中的宫殿,双腿开始发软。

    林瞻远等了一会儿,喊她“妹妹下来!”

    啊啊啊她也想下去可是她不敢这太特么高了啊!!!难道要抱着树干像只猴子似的爬下去吗?

    也太丢脸了吧……

    林非鹿欲哭无泪,林瞻远在下面急了“妹妹下来!下来!快下来!”

    他越催她越急,正僵持不下,突然看到转角处有个人影悠哉哉地浪了过来。

    他听到声音,先是看了眼在树下急得跳脚的林瞻远,再抬头一看,对上林非鹿的视线,顿时乐了“小豆丁飞得还挺高。”又环胸抱臂往那一杵,挑着眉说“下不来了吧?”

    林非鹿也顾不上平日跟他斗嘴互怼了,喊他“奚行疆,帮帮我!”

    奚行疆慢悠悠走到树下,手指搭在眉骨往上看了看,啧啧两声,“挺高,真挺高。”他勾着唇角,笑得蔫坏蔫坏的“想我帮你啊?那你求我啊。”

    林非鹿“……”

    奚行疆冲她挑眉“先叫声世子哥哥来听听。”

    nt

    林非鹿“呸!”

    奚行疆也不恼,吊儿郎当的“腿都软了还呸呢?那一会儿站不稳摔下来可别怪本世子见死不救啊。”

    林非鹿气死了“谁要你帮!”

    她捏了捏拳头,深吸一口气,心一提眼一闭,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奚行疆吊儿郎当的神情顿时一惊,脚尖一点赶紧跃身而上去接她,结果小豆丁还挺有骨气,一侧身避开他,堪堪落在了地上,落地时身子踉跄了一下,但好歹是稳住了。

    她在衣角揩揩手掌的冷汗,走过来拉着林瞻远转身就走。

    奚行疆讪讪地挠了下脑袋“轻功不错嘛……”

    林非鹿“哼!”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