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6|【56】
    看自己好像真的惹恼了小豆丁, 奚行疆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拔腿追上来。

    林非鹿虽然腿短,但步子迈得快, 拽着林瞻远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任凭奚行疆怎么搭话都不理他。

    奚行疆抓耳挠腮地道歉“小鹿,别生气啦, 要不然你再上一次树, 我这次肯定来接你!”

    林非鹿“?”

    滚开!臭直男!

    他伸手想来拉她,还没挨到人, 就被一旁的林瞻远跳着脚拍开了“不准碰妹妹!男孩子不能碰妹妹!”

    奚行疆感觉自己被这对兄妹搞得脾气都没了,一路哄回荷色殿, 也没换回林非鹿一个正眼, 摸摸鼻头没趣地走了。

    接下来三天,行宫开始为一年一度的夏狩做准备。

    每年在夏狩上博得头筹的人都会得林帝御赐的金弓,几位皇子从小学习骑射, 也都会在夏狩上各自展露风采。

    林非鹿从来没参加过这种大型狩猎活动, 毕竟在现代社会那可都是保护动物, 看大家都忙忙碌碌期待不已的样子,也不由得有些心动。

    她开春之后就一直在练习骑马, 虽然还达不到策马奔驰弯弓射雕的地步,但驾着马儿慢悠悠跑几圈还是没问题的。跑去跟林帝撒了个娇,就让林帝点头同意夏狩的时候把她带上了。

    她只是想去见识见识,只要不单独行动,周围都有侍卫随行, 安全性还是很高的。

    林瞻远不知道什么是夏狩,听萧岚解释了一番,只以为是寻找小动物的行动,听说妹妹要去参加,拉着她的手认认真真地交代“我要一只小灰兔!”

    林非鹿“好的!一定给你带只活的回来!”

    等到了夏狩这天,林非鹿早早就起来了。

    萧岚这几天花时间给她改了套衣裙,形似骑装,方便她骑马玩儿。六岁大的小姑娘穿上青白色的骑装,倒是少了平日里粉嘟嘟的乖巧样,多出几分清秀的俏丽。

    到了集合的地方,林帝一见她便道“朕的小五好像长高了一些,你们觉得呢?”

    大家纷纷点头。

    林非鹿怀疑是她平时穿的裙子显腿短。

    宫人给她准备的马儿年龄还小,通身雪白,在一群高大骏马中显得十分小巧。林非鹿爬上马背,摸摸小马的头,单方面跟它建立了一下友谊,就开始跟随大部队出发了。

    奚行疆驱马围着她跑了好几个圈,一会儿挤眼一会儿挑眉一会儿做鬼脸,林非鹿真是快被他烦死了。

    他嬉皮笑脸的“小豆丁你喜欢什么,我一会儿猎来送你。”

    林非鹿“我喜欢老虎!吃人的那种!”

    奚行疆略一思索“我倒是敢猎,你敢要吗?”

    林非鹿“……”

    啊啊啊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

    走在一旁的林济文十分高傲地插话道“我听巡山的侍卫说,他们昨夜听到了虎啸之声,看来这山中确有猛虎,到时候世子可千万别跟我抢。”

    奚行疆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随着队伍行进,他们逐渐深入山林,野兽的痕迹也多了起来。林帝还发现了一只黑豹,顿时引得大部队一阵追赶,只可惜黑豹速度快,一下就窜没了影。

    林非鹿慢悠悠骑马闲逛还行,这么一跑起来顿时就有点跟不上,感觉自己骨头都快被颠散架了。这小白马,性子还挺烈,半点都不甘落马身后,一路撒蹄子地跑,林非鹿勒都勒不住。

    nt

    她开始后悔来凑热闹了。

    在屋里躺着吃冰西瓜它不香吗?

    她左右看了一圈,去跟离得最近的林廷说“大皇兄,我想要一只兔子。”又补了一句“活的。”

    林廷虽然不喜狩猎杀生,但骑术并没有落下,很快就带着人给她捕了一只兔子回来。

    林非鹿让人把那兔子的脚脚都绑起来,然后就驱马往前走去,准备跟林帝说她想回去了。这狩猎没个几小时估计是结束不了,她的屁股已经在强烈抗议了。

    刚往前去了没多远,就看见之前一直跟在林帝身边的林倾此时落在后面,慢腾腾走着。他一手勒着缰绳,一手捂着胃的位置,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林非鹿驱马走到他旁边,小声问“太子哥哥,你身体不舒服吗?”

    林倾转头看见是她,勉力笑了下“无事。”

    说话时,手掌微微揉了揉胃。

    他今早起床后胃里便有些不适,隐隐作痛。但一年一度的夏狩对他而言很重要,身为太子,自然样样都要出色,令父皇满意,不然他也不会大冬天一个人在皇宫围场练习。

    怎可因为区区胃痛便放弃参加夏狩?

    是以一路便都忍着,但随着马背颠簸,胃里的不适却越来越严重,炎炎夏日之下,他硬是被疼出一身冷汗,唇色都白了。

    林非鹿见他那模样,也知道情况不对,皱着小眉头道“太子哥哥,你要是不舒服就别参加狩猎了,一会儿跑起来会更难受的。”

    这狩猎才刚开始,大家都还没收获,林倾要不是实在难受,也不可能脱离前面的队伍,落到这后面来。

    他还想说什么,林非鹿又道“身体最重要,如果因为区区一次夏狩留下病根,就得不偿失了。夏狩每年都有,但身体只有个一个呀。”

    林倾也实在是疼得厉害,以他这个状态,就算留下来估计也猎不到什么猎物。

    又听小五这番话,不由得点了点头,苍白着脸色道“待我禀告父皇便回宫。”

    林非鹿拍拍挂在马背上的野兔“我跟你一起回去!”

    林帝正在前方拿着弓箭兴致勃勃地寻找猎物,听侍卫通报说太子身体不适提前告退,皱着眉回身过来。本来想批评他两句扫兴,但走近看到林倾确实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倒也没多说什么。

    两人告退之后,便由一小队人马护送离开。

    此时仍是清晨,太阳透过茂密的树叶薄薄一层洒下来,给本就寂静的山林增添了一分幽远之意。

    林倾身体不适,没什么力气说话,林非鹿走在他旁边,也就没说话影响他,只不过时不时地转头打量,生怕他从马背上疼晕过去。

    一队人的行进速度放得很慢,林倾接受到妹妹担忧的目光,不由得笑道“我没事,已经比方才好多了。”

    林非鹿看他脸色好像是好了一点,抿住唇点点头,又问“太子哥哥,你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吗?还是一直都有胃疼的毛病啊?”

    胃病可不是什么小事,在这个时代五脏六腑要是出了问题,那就只有等死了。

    林倾回忆了一下昨日的吃食,摇了摇头“吃食宫人都检查过,没有问题,可能是夜里受了凉。”

    林非鹿搭话道“那一会儿让太医看看吧。”

    两人正说着话,寂静的树林突然涌出大群鸟雀,争先恐后朝着天空飞去,四周一时树影摇晃,簌簌作响。紧接着座下的马儿也开始不安地嘶鸣起来,原地乱转。

    林倾神色一凝,看向四周。

    旁边的侍卫也警惕道“鸟兽不安,恐是四周有猛兽出没。”

    nt

    另一名侍卫道“可此处已经位处山林边缘,不该有猛兽啊。”

    林非鹿的小白马也不停地扬蹄子,她骑术不精,根本控制不住,只能死死勒住缰绳,颤巍巍跟林倾说“太子哥哥,我们快……”

    这话还没说完,山风之中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

    几乎就是一呼一吸之间,一只硕大凶猛的老虎突然从繁密的灌木丛之中扑了出来,在场的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那老虎嚎叫着直直朝着马背上的林倾扑了过去。

    几匹马同时被惊,面对百兽之王的威压,林倾坐下那匹黑马一声厉鸣,前蹄狠狠朝上一抬,疯跑起来。

    林倾本就胃疼无力,被马儿这么一甩,顿时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但也因为这样,老虎这一扑并未扑中,那黑马已经撒蹄子狂奔逃离,老虎吼叫一声,转头又朝地上的林倾扑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几乎就是几秒之间,老虎动作生猛迅速,出现得又毫无预兆,眼见林倾就要命丧虎口,林非鹿拎起马背上的那只野兔就朝老虎砸过去。

    她离林倾最近,这一砸用了十成的力道,那兔子将将砸在老虎面门之上。

    兔子本就是活物,虽然双腿被绑住,但影响不了它蹦蹦跳跳的挣扎。老虎被落到眼前的活物吸引,大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就将它吞下。

    也就是这一停顿,给了林倾和侍卫反应的时间。

    林倾就地一滚,逃离了老虎爪下,周围的侍卫也纷纷跳下马冲了上来,开始与猛虎纠缠。

    但人到底是人,跟吃人猛兽比起来根本就不是对手,何况对付老虎这种猛兽远攻最佳,现在这种近战攻击根本就不占优势。

    很快就有一名侍卫被老虎一口咬住肩膀,登时半条胳膊就没了。

    虽然侍卫都拼了命的对付老虎,保护太子离开,但那老虎好像就认准了林倾一样,咆哮着朝他飞扑,一击不中也不放弃。

    血腥味和惨叫一时之间充斥了整片树林。

    马儿全部受惊疯跑逃离,林非鹿没有第一时间跳下马,扔完兔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撒蹄子狂奔的小白马一路带着跑离了现场。

    林倾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就听见小五崩溃的尖叫声。他只来得及匆匆看上一眼,见小五被白马带离,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侍卫留下一部分与老虎缠斗,一部分掩护他离开,但此时没有坐骑,单靠跑,很难逃过老虎的追击。

    林倾听见身后一声比一声凄惨的惨叫,到最后,连惨叫声都消失了,只剩下猛虎的咆哮。

    他甚至闻到了身后浓烈恶臭的血腥味。

    今日,恐怕要命丧此处了。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