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59|【59】
    岚贵人变岚妃,完成了质的飞跃。

    曾经门可罗雀的明玥宫突然就成了后宫热门之地, 除了妃位以上的那三位, 其他妃嫔纷纷来打卡。

    娴妃是看着萧岚一步步升上来的,林帝对萧岚的恩宠她看在眼中, 心中有些酸楚是难免的。

    不过人到她这个年纪, 对于帝王之爱已然不再奢求,人各有志,娴妃又不是爱搞事的性子。林景渊在林非鹿的监管下如今越来越奋进, 今后封王封地, 富贵一生,娴妃就很满足了。

    以前四妃之间惠妃和梅妃自成一派,如今两妃已倒, 娴妃和岚妃又自成一派,后宫势力算是来了个重新划分。

    萧岚如今立了起来,心机手段都跟上来了, 起初还有些束手束脚,后来渐渐也就适应了新身份新地位,加上有娴妃的指导, 很快就稳坐妃位,将手下治理得井井有条, 无需林非鹿操心了。

    时间一晃入了冬。

    林非鹿敏锐地发现,林倾对待林廷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兄友弟恭的气氛消失,两人之间似乎貌合神离,偶尔林倾还会针锋相对。

    林廷依旧是那副温驯谦和的模样, 但较之以前沉默了不少,那双看待万事万物都柔软的眼睛,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亮过了。

    林非鹿知道这种改变来自什么。

    太子遇虎一事,皇后一族不可能不调查,一旦查出端倪,阮贵妃一派就彻底与他们敌对起来。

    阮氏一族来势汹汹,林倾忌惮这位兄长,怨恨这位兄长,也是情有可原。

    林廷除了性子柔软外,各方面其实并不比太子差。他不过是不想争,平日从不露风头罢了。可不想争又如何?除非他彻底脱离阮家,不认这个母妃,不认阮氏一族,否则他永远是他们最重要的那颗棋子。

    阮氏一族发展至今,朝中势力盘根错节,太子一旦登基,权势地位都将倾覆。

    没有谁愿意放弃这一切。

    两人还都是十几岁的年纪,却已经要为皇位离心。林非鹿虽然一开始带着攻略的目的,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早就把这两人当成了家人,眼见他们要朝着手足相残的方向发展下去,心中是真的着急。

    但她什么也做不了,这不是小打小闹的攻略宫斗,皇储之争历来残忍,她一旦参与,就会被牵连其中。她身后还有一个母妃和哥哥,她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冒险。

    林非鹿只能一边干着急,一边静观其变。

    她平时在众人面前还是那个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五公主,只有每次偷偷去找宋惊澜玩时才会流露一丝真实情绪。

    最近越来越冷,她早早就把银碳备足了,各种取暖设备跟不要钱似的往翠竹居送。

    这是宋惊澜过的第二个暖和的冬天,他往插着白梅的竹筒里倒了半杯清水,回头就看见小姑娘烤着火出神。

    她细软的手指被银碳烤得通红,护手霜的清香越发浓郁散了出来。她今年做了玫瑰味的护手霜,给他也送了两盒,天冬虽然吐槽殿下身上总是像抹了胭脂一样香香的,一点都不爷们,但宋惊澜还是会早晚擦一次。

    他觉得香香的也挺好的。

    碳炉里溅出一点火星,她回过神,把滚烫的手指收回来搓了搓,又长长地叹了两声气。

    宋惊澜递给她一只竹筒,翠色上绘了几枝竹叶,很有些雅致,“公主上次说的奶茶,我试着做了一些,要不要尝尝看?”

    林非鹿“啊?”了一声,对上他温柔含笑的眼睛,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抓抓脑袋“殿下去内务府领点牛奶不容易,还是留着自己喝吧,别浪费在这上面。”

    说完,还是接过竹筒捧着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宋惊澜笑着问“好喝吗?”

    她咂吧两下,“竹子味儿的奶茶,还不错,可惜没有珍珠。”

    nt

    宋惊澜“嗯?”他认真地想了想,“公主说的是哪种珍珠?是要磨成粉末加入其中吗?”

    林非鹿赶紧摆手,“不了不了,这个就挺好!”

    他微一颔首,火光映着眼眸,呈现出沉静的暖色,“公主可有什么烦心事?”

    林非鹿喝奶茶的动作一顿,小嘴巴杵在竹筒边缘,有些闷闷的样子。

    宋惊澜缓声问“是因为太子殿下和大殿下吗?”

    林非鹿惊讶一抬头“你怎么知道?”

    宋惊澜微微挽唇“两位殿下最近在太学殿上气氛紧张,不难看出。”

    什么不难看出?我看其他人就没看出来。比如林景渊,今天上午放学居然还兴致勃勃邀请两个哥哥一起去打马球,被拒绝之后还一直缠着问为什么。

    林非鹿忍不住又开始叹气。

    小漂亮毕竟是宋国人,虽然她对两国之间的恩怨没什么感觉,她自己的归属感也只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但皇位这样敏感的话题,跟敌国的质子讨论总觉得怪怪的。

    宋惊澜倒是一副坦然的神色,手指轻轻摩擦茶盏的边缘,淡声说“两位殿下都如此出色,这条路避不可免,总要分出个胜负。公主此刻的担心都是徒劳,不如想想,将来到了那一步,该如何保住输的一方。”

    他一言就点破了林非鹿心中的纠结之处。

    她不在乎哪个哥哥当皇帝,她只希望每个人都平安无事。

    她以前从没有在乎过谁。

    父母忽视她,她就忽视他们。狐朋狗友虚情假意,她也就不拿出半分真情。那世界对她冷漠,她也就冷漠相待。

    反而是来到这里,老天爷似乎开始一点一点弥补她缺失的童年和亲情。

    却偏偏是在这样一个亲情淡薄的地方。

    她可以对什么都不在乎,唯独不能怠慢真心。

    林非鹿垂着头,好半天才轻声问“那殿下能告诉我,该怎么做吗?”

    宋惊澜极浅地笑了一下,他轻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嗓音低又温柔“公主这样聪明,我相信公主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他看向窗外,眼角挑起来“下雪了,公主。”

    林非鹿转头去看。

    早上还清亮的天空果然落下细细的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

    宋惊澜看着她说“许愿吧,一定会实现的。”

    明知道那只是韩剧里骗人少女心的桥段,林非鹿还是合上手掌闭上眼,虔诚地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雪落是冬景,也是春天即将到来的信号。

    新年一过,最令林非鹿震惊的事就是林帝皇后在开始为林念知挑选夫婿了。

    虽然知道古代女子嫁人嫁得早,但看着十三岁的林念知羞羞答答地挑选宫人呈上来的驸马画像,林非鹿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不能接受。

    nt

    她仿佛看到了将来的自己。

    太可怕了啊啊啊!

    林念知见她坐在一边发呆,怪不开心地扯了她一下“小五!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林非鹿“我在看我在看!长姐,这个是谁啊?眼角还有颗痣,看上去怪风流的。”

    林念知看了看“这个是礼部尚书的嫡子杜景若,如今任国子监主薄。你这么一说,是有点风流……”她自小长在宫中,对这些外男也不了解,迟疑道“我听说他文采斐然,年纪轻轻就入了国子监,想来也是有那么几分真才实学的。”

    这些画像都是林帝皇后筛选过之后,再送到她手里的。

    经了帝后的首肯,自然都不是什么凡俗之子。

    林念知一张一张看下来,最后问她“你觉得如何?”

    林非鹿“……都,都挺好的。”

    林念知“我也觉得都不错。”她嘟囔着“为什么不能像父皇那样把这些全都收了呢。”

    林非鹿“???”

    等等!皇长姐!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林念知看到她瞪大的眼睛,扑哧一声笑了,胡乱掐她软乎乎的脸,“我就随口说说啦。”

    事关终身大事,林非鹿还是认真地提建议“皇长姐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林念知问“什么叫理想型?”

    林非鹿解释道“就是你心中最想嫁的夫婿,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性格,样貌,家世,观念,你更看重哪一面?”

    林念知立刻说“最重要的当然是要长得好看!”

    林非鹿懂,你们林家都是颜狗。

    林念知思考了半天,语气渐渐羞涩起来“我希望我的夫婿是一个谦谦君子,儒雅温和,能爱我护我,视我为唯一,将我捧在掌心当做掌上明珠一般宠爱。”

    林非鹿了然,把那叠画像摊开“那我们先把奚行疆这种类型的剔除,他们不配。”

    林念知赞同地重重一点头。

    最后根据林念知的要求挑来挑去,最符合她理想型的,居然就是那个眼角有一颗痣的礼部尚书之子杜景若。

    林念知把杜景若的画像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最后拍板道“就他吧!”

    说罢,就要唤宫人进来把画像递呈给林帝。

    林非鹿突然一把抓住她手腕“等等!”

    林念知好奇地看着她。

    林非鹿虽然知道自己说的都是废话,但还是忍不住“长姐,你都没见过他,只凭一张画像便定下终身大事,若到时候发现他与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怎么办?”

    现代自由恋爱观深入人心,她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

    林念知愣了愣,转而又若无其事笑了下“自古以来便是如此,我们身为公主,还有选择的权利。民间那些女子,可连选都没得选。”

    总是钻牛角尖的长公主,在这方面看得倒是很开。

    nt

    似乎是惠妃出事之后,她一夜之间就成长了很多。

    她看林非鹿还是小脸皱成一团的样子,笑着摸摸她的揪揪“放心吧,好歹是礼部尚书的嫡子,不会差的。”她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睛突然亮起来“如果你实在不放心,不如我们亲自去看一看?”

    林非鹿问“还能亲自去看一看吗?”

    林念知“光明正大当然不行,我们可以偷偷去呀!”

    来到这里这么久,林非鹿从未出过宫,听林念知这么一说,顿时心动了。

    大林的民风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开放的,对女子的约束也不像某些时代那么严苛,从奚贵妃曾经能上阵杀敌就能看出来。

    公主出宫并不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大事,只是需要林帝同意。

    这事儿好办,林非鹿撒个娇,说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宫,没看过父皇统治之下繁华的民间景象,林帝立刻就喜滋滋地点头了。

    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自然不会大张旗鼓,林帝让两位禁军首领陪同,又暗中安排了侍卫保护。

    林非鹿换上了寻常不起眼的衣裙,就跟着林念知坐在马车内摇摇晃晃地出宫了。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