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61|【61】
    回宫的路上,林念知还沉浸在跟未来夫婿偶遇的羞涩中。唯一遗憾的是她只看了个背影, 没看到正脸。

    她埋怨林非鹿“你不早告诉我, 不然我也能下去偷偷看一看了!”

    林非鹿说“我跟你招手示意了啊!”

    林念知“你那叫示意吗?我还以为你犯了羊癫疯。”

    林非鹿“…………”

    皇长姐有时候怼起人来也怪厉害的。

    不过有了这一场偶遇,林非鹿对杜景若的人品也放心了, 看林念知的样子, 明显也很满意。回宫之后,林念知便将自己选的画像呈交给了林帝。

    于是开春之后,林念知和杜景若就正式定了亲, 等到林念知十五岁及笄, 便正式过门。

    虽然林念知素有刁蛮公主的名号,但能求娶公主跟皇家攀亲戚也是莫大的荣耀,礼部尚书一家当然是很高兴了。就是不知道杜景若本人是怎么想的。

    不过按照林非鹿那一次的观察, 杜景若这个人性格一板一眼的,身上不仅有股浩然正气,还有属于读书人传统的古板, 这样的人一般是不会抵抗家中的安排,就算如今不喜欢林念知,娶了她之后也一定会真心相待。

    解决完林念知的终身大事, 林非鹿就要去解决不干人事的萧家了。

    她回宫之后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跟萧岚讲了一遍,萧岚也气得不轻。林非鹿不认识那个强抢民女的恶霸就算了, 关键连萧岚都想不起这号人,可见只是个外家子弟罢了。

    但连外家子弟都敢如此猖狂,可见萧家人平日没少借着岚妃娘娘的名号胡作非为。

    林非鹿于萧岚说过之后,翌日用过午膳, 萧岚便穿着一身单薄白衣去了养心殿。

    过去的时候,林帝正在里面跟大臣议事,守在门口的小太监恭声道“天儿冷,娘娘不如先回去,等陛下忙完,奴才再通报。”

    萧岚摇了摇头,轻声道“本宫在这里等着便是。”

    岚妃又不是什么不受宠的妃子,陛下平日恩爱得紧,天寒地冻地哪能让她在这白白等着?

    小太监着急便要进去,但是被萧岚阻止,“不必通报,陛下政事繁忙,等陛下议完事,本宫再进去。”

    小太监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应了。

    林帝也不知道外边儿有人,跟朝臣一聊便是两个时辰,等人一走,他捏着鼻梁正打算去内间休息一会儿,小太监就匆匆进来回禀道“陛下,岚妃娘娘在外面等了两个时辰了。”

    林帝大怒“你这混账,天气这么冷,你叫她在外面等着做什么?!”

    他大步走到殿外,一出门就看见萧岚一身单衣在门口的阶前站得笔直,素衣墨发,身形清瘦又娇软,小脸被冻得煞白,愈发显得唇艳,眼里却噙着水光,我见犹怜。

    林帝顿时就不行了,一把将她冰凉的手握在掌中,半责备半心疼道“爱妃这是做什么?故意让朕心疼吗?”

    萧岚垂眸,盈盈一拜,轻声哽咽道“臣妾来向陛下请罪。”

    林帝不由分说将她拉进殿内,又命宫人加热碳炉,倒了热茶来,把还想再拜的萧岚按坐在软塌上才道“朕还不知道你么?平日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能有什么大罪?是不是又有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去你宫里闹了?”

    之前也有一些妃嫔故意去明玥宫搞事,想抓萧岚的小辫子,但萧岚性格就像水一般,抓不住推不散,那些搞事的妃嫔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亲自端着茶盏递给萧岚,“喝口热茶暖暖身子,你体虚,以后可不许这样折腾自己。”

    萧岚感动地看了他一眼,接过热茶喝完,才轻声地将林非鹿在宫外撞见萧家人胡作非为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眼尾又红了,起身跪拜道“臣妾竟不知,母族如此无视陛下和律法,昨日之事恐怕只是管中窥豹,臣妾不敢深想他们还做过什么,已无颜面对陛下,求陛下责罚。”

    林帝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皇亲国戚在上京横行霸道也不是头一次,只是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为了维持平衡,只要不闹出人命来,别说林帝,连管理京城治安的京兆尹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nt

    不过平日母族犯罪,妃嫔都是来朝他求情,萧岚还是第一个来请他降罪的,可见岚妃果然与别人不一样。情愿委屈自己也要为他分忧,是爱惨了他啊!

    林帝心中感慨无比,将她扶起来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才道“都是小事,小五不是把人送到京兆尹府了吗?就算有罪,那也不关爱妃的事。”

    萧岚红着眼尾摇了摇头,轻声细语道“如今只是小事,若是纵容下去,今后必然越发猖狂。陛下愿意宠爱臣妾,是臣妾之幸,臣妾却不能利用这份恩宠,滋长外族的气焰。臣妾入宫,是爱慕陛下,想同陛下恩爱终老,而不是为谁谋福荫。”

    外戚一直都是各朝的隐患,比如如今的阮贵妃,阮氏一族独大,林帝有时候想起来也头疼。

    此时萧岚却主动提及这件事,还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林帝感动极了。

    他拉着她的手问“那依爱妃的意思,此事该当如何?”

    萧岚眼睫微颤,像是心中难过不已,但还是坚定说出口“此事应该重罚,让臣妾母家意识到,天子脚下律法森严,臣妾并不是他们藐视皇权的护身符,叫他们今后有所收敛,不敢再犯。”

    林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朕若是重罚萧家人,爱妃也会承受外人非议。”

    萧岚挽唇一笑“臣妾的心陛下明白便足矣,又何惧外人道。”

    林帝怅然将她揽入怀中“爱妃秀外慧中,深明大义,朕心甚喜。”他抱着她娇软的身子,觉得还是有些凉,又吩咐御膳房熬滋补的热汤来,萧岚又与他对弈弹琴,一直在养心殿待到傍晚才离开。

    没几日,京兆府就接到了宫里传来的圣旨。

    这几天京兆府尹正为关在牢里的那几个萧家子弟头疼。这人从早到晚都嚎叫着自己是岚妃娘娘的侄子,但人又是五公主亲自下令送进来的,这京中势力风云变幻,到底是重处还是轻罚,京兆府尹实在是拿不定主意。

    没想到一道圣旨下来,竟是让他将人刺配流放。

    按照《大林律》,这人充其量就是个杖八十,刺配流放那可是犯了大罪的处罚啊!

    但圣旨又不可能作假,京兆府尹虽不知这人为何惹怒了陛下,但还是依旨照办,将人刺配发落了。

    本来想着关几天挨几板子就能出去的萧家恶霸听闻此事,登时晕厥过去。他虽是外家子弟,跟萧岚之间隔了不少层关系,但却是外家权重子女,跟本家的关系也很亲密,不然也不敢横行。

    萧家那边听闻之后都是震怒,觉得京兆尹这是有意针对,完全没将萧家放在眼里,萧家年轻一辈的主事人亲自上门讨要说法,结果讨来一道圣旨。

    看到圣旨,主事脸都白了,失魂落魄回到家中,将此事一说,整个萧家都蔫儿了。

    陛下这摆明了是杀鸡儆猴,震慑他们呢。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萧岚失宠了?!

    他们派了人留意打听,却打听到就在圣旨下放的第二天,林帝就把最近内务府新供的天然东海玉珊瑚树赏给了萧岚。

    珊瑚树可是好东西,在大林寓意着吉祥平安,有不少地方都将天然的玉珊瑚树当做仙树祈福叩拜,十分珍贵。

    这可不是失宠的表现。

    萧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回想那天五公主当街斥责萧家无情无义,开始猜测是不是林非鹿回宫之后对林帝说了什么。

    萧岚复宠以来对萧家的态度十分冷淡,任凭他们怎么讨好或者散播她不孝无情的言论,萧岚都没给过半分回应。如今陛下又重罚萧家子弟,可见不仅萧岚,连陛下对萧家人也不喜。

    他们之前还有些小动作,如今被敲打到这个份上,不仅没讨到半分好处,还叫满朝同僚整个上京看了笑话,真是又气又无可奈何,只能灰溜溜收敛,夹起尾巴做人了。

    后宫妃嫔一开始也等着看萧岚笑话,没想到陛下不走寻常路,一边重罚母家,一边盛宠萧岚,真是叫人摸不着头脑。

    算了算了,还是赏花吧。

    春天的花可真好看啊。

    春去花谢,到了暮春时节,林非鹿就七岁了。

    nt

    两年过去,林非鹿惊讶的发现——

    她!还是没长高!

    就很迷。

    连林蔚那个小奶娃都蹿高了一个头,她为什么还在原地踏步啊!!!

    再这么下去,林蔚都要比她高了啊!

    难道这辈子她注定要当一个萝莉吗?!

    林非鹿一边狠狠地想,一边往肚子里灌进了今天的第三杯牛奶。

    不是说喝牛奶长高吗,她明年要是还不长,就告牛奶商欺诈!

    哦,这里没有牛奶商。

    林非鹿实在太忧伤了。

    今年她的生辰宴自然没有再大肆操办,不过各宫的贺礼倒是没少,甚至比去年还要丰富,毕竟萧岚今非昔比。

    整个白天过去,她依旧没有收到小漂亮的礼物。不过这次她驾轻就熟了,天黑之后没着急睡觉,而是披了件轻薄的斗篷,提着自己的小奶罐,飞上屋顶去看星星了。

    这个时代没有雾霾废气,星星可真亮啊。

    她正眯着眼伸出小短手在描摹夜幕的星座,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风声。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宋惊澜就轻飘飘落在她身边坐下来了。

    林非鹿惊呆了,她本来还打算藏在这里看他一会儿敲窗找不到人又听到她声音发现她在屋顶恍然大悟的样子呢。

    她有点失望“殿下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宋惊澜说“听到公主的呼吸声了。”

    林非鹿“???”

    少侠这是什么武功这么牛批的吗?!

    宋惊澜接受到她惊诧的眼神,扑哧笑了“骗你的,是今晚月色太亮,公主坐在这里就很显眼,我看到了。”

    林非鹿大咧咧把手伸出来“礼物!”

    宋惊澜果然就低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来。

    不是吧?送我书?我看上去有林景渊那么不学无术吗?!

    林非鹿一时之间瑟瑟发抖极了。

    却见递过来的书面上并没有任何字迹,深黑色的书面,像今晚的夜空。

    林非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慢腾腾接过来,嘟囔道“说好了,要是这个礼物我不喜欢,你得换一个。”

    宋惊澜说“好。”

    她这才喜滋滋地翻开,却见里面不是什么古文大论,而是画着各种动作的小人儿,每一页左边是图,右边是批注。

    是宋惊澜亲手画的习武技巧书和一些功法招式。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