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69|【69】
    半月之后, 宋国质子逃离的事情才被发现。

    从这个时长也可看出, 宋惊澜在大林皇宫是真的没有存在感。主要是往日他也经常闭门不出,在那个小院子里一关就是很久, 他在宫中没有朋友, 也无人在意他是否安好。

    冷宫还有人一日三餐送饭呢, 翠竹居才是真正被人遗忘和忽视的地方。

    被发现翠竹居里人去楼空, 是因为一位妃嫔的猫跑了进去, 小太监不得已去敲门要猫, 敲了很久都无人应门。他以为是里头故意捉弄,便找来宫人破门, 进去之后才发现里头没人了,房中早已积了灰。

    小太监把这事回禀给妃嫔, 妃嫔请安的时候又跟皇后说起,皇后才将此事禀告给了林帝。

    若不是这样,恐怕还不会有人发现宋国质子偷偷跑了。

    林帝得知此事简直震怒,立刻传旨全国追捕。他不在意这个质子,但他在意自己的皇威。宋国小儿竟敢偷跑,而且还偷跑成功了!简直是藐视大林皇权, 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半月过去, 以宋惊澜缜密的安排和出色的轻功,说不定此时人已经在宋国了。

    林帝追了一段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又向宋国递了一封问罪书。一个被选做质子的皇子能有什么地位,必须让宋国把人送回来,他定要严厉责罚, 挽回自己的面子!

    结果一向对大林战战兢兢的宋国这一次倒是挺直了腰杆,回信表示,国君病重,指名要七皇子床前侍疾。七皇子一片孝心,才不远万里回国侍奉父君。百善孝为先,你大林陛下平日最是推崇孝道,想必做不出分离父子的残忍行径。

    林帝确实做不出来……

    他在天下人眼中可是标准的孝子仁君。宋帝病重是真的,宋惊澜挂念父君回国侍疾也是值得赞扬的,只要他还要脸要名要名垂青史不留污点,他就干不出又把人叫回来这事儿。

    宋国不仅回了信,还补上了请求接回质子的文件以及给大林的赔罪礼,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

    林非鹿听闻之后,倒是暗自惊讶。

    小漂亮在大林这么多年,宋国那边应该早就放弃了他,没想到一回国,宋国居然愿意为他驳回林帝的问罪书,还找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可见小漂亮回国之后地位不减反增,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得知他平安无事,她也算放心了。

    太子大婚之后,接连发生妃嫔自缢和质子出逃两件事,不知从哪里就突然有流言传出来,说是太子这场婚事不吉,冲撞了皇家气运,恐怕今后还会有不顺之事发生。

    似乎是为了坐实这个传言,之后宫中又发生了妃嫔流产和一名太监突然发疯袭击人的邪事。

    流产的那名妃嫔怀有身孕才三个月,只是白日去逛了逛御花园,晚上回来就腹痛难耐,见红流产了。

    而那位太监更是怪异,先前还好好在宫中伺候着人,突然便狂叫一声,犹如被邪祟附身一般扑向旁边的宫女,张口就朝她脖颈咬去。宫女活活被撕下一块皮肉来,那太监也被侍卫拉开乱棍打死了。

    宫中一时人人自危。

    虽然皇后严令后宫不准议论此事,但流言却越传越凶,最后传进林帝的耳中。他虽然什么也没说,却将护国寺的高僧召进宫来做了一场大法事,又宣了钦天监的人重新卜算太子大婚之时的吉日是否有误。

    林非鹿当初一听到这个流言就知道多半是阮贵妃搞的鬼,前两件事虽是巧合,后两件她怎么想都觉得是人为。但古人迷信,信奉凶吉,被有心人这么故意散播,假的也成真的了。

    这些年来嫡长两派的争斗,阮氏一族其实并未讨到什么实际好处,反而让司相一派趁机壮大,如今还跟太子结亲绑在了一根绳子上。从这场婚事上下手,动摇人心,确实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眼见皇后为这件事人都憔悴不少,太子与太子妃更是减少了露面时间,阮贵妃总算感觉出了口恶气,交代进宫来明为请安实则带信的阮氏内亲“回去告诉父亲,江南水利的事一定要帮廷儿拿下来,办成这件事,功绩和民间声望都会大增。”

    林廷去年已经开始上朝议政,只是一直没什么功绩,江南水利这件事林帝筹划了很久,各派都想掌握在自己手上。

    阮氏内亲应了,又道“以前江南水利的事都是刘尹平在负责,这次本想借他的声势和经验,谁料会发生那样的事。”

    阮贵妃冷笑一声“梅氏真是个无用的东西,半点事都办不成,死了也好。她父亲那边不必再理。”

    两人聊了会儿天,阮氏内亲告退时又道“开春之后,齐王殿下的婚事也该定下来了。相爷的意思是,武安侯的条件可以先应允下来。”

    阮贵妃点点头“本宫心里有数。”

    nt

    武安侯韦鸿琅当年因为军功和护驾有功封侯,掌京都巡防和十六卫,嫡子也在大理寺担任要职,在军中威望仅次于奚大将军。但奚家常年驻守边疆,鲜少回京,反到是武安侯在京中守备军中更有话语权。

    他人过中年得一女,名唤韦洛春,视作掌上明珠,阮贵妃便是看中了此女作为林廷的正妻。但武安侯也不是傻子,他知道阮家这是什么意思,提了两个要求。一是在太子彻底倒台之前,他不会动用任何军中势力出手相助。二是在结亲之后,林廷先写一封和离书,一旦阮家出事,韦洛春必须立即摘出来,不受牵连。

    这两个要求把阮贵妃气得不轻,所以迟迟没有应下婚事。但如今满朝上下再找不出比武安侯更合适的拉拢势力,阮相既然如此说,阮贵妃也不好再拖着,打算过段时间就去跟林帝提及此事。

    不过为了避免林帝猜疑,这件事不能直接提,而是要以两个孩子情投意合郎情妾意作为铺垫。

    因此阮贵妃早就给林廷去了信,让他务必参加下月举办的雪诗宴,届时武安侯那边会安排韦洛春与他“偶遇”。

    林廷虽被封为齐王,但在京中素有“玉王”的美称,可见其人如玉,冰壑玉壶,又因性情温雅满腹才情,一向被京中贵女爱慕。只要他愿意,打动一个韦洛春不是什么难事。

    雪诗宴是京中高门贵族近两年来搞出来的风雅诗会,在每年冬天飘雪之际,赏雪煮酒作诗。上京之中几乎所有少爷贵女都会参加,一来二去,就成了身份的象征,若谁没有受邀,可见就是没落了。

    且每年都有佳作流出,倒是成了才子才女们名满盛京的途径,所以每年都有人想方设法混进诗会中。

    林非鹿早些年也去过一次,她又不会作诗,就去看个热闹,吃点东西,欣赏欣赏帅哥美女,觉得也就那样吧,后来也就没兴趣去了。

    她趁着今日天晴出宫去齐王府看望林廷的时候,恰好遇到阮贵妃宫中来的人从府中走出来。那宫人看见她倒是不意外,行礼之后便离去了。她一路走进府中,就看见林廷披了件白裘站在梅树下走神。

    林非鹿高兴地喊他“大皇兄!我来啦!”

    他缓缓回过头来,半张脸隐在白裘绒领之下,目光落在她身上时,才缓缓聚焦,没什么血色的薄唇也挽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来,柔声说“小鹿来了。”

    林非鹿跑到他身边,打量他几眼,“大皇兄,你怎么又瘦啦?下巴都尖了!”她搓搓自己的脸“比我的脸还小!”

    林廷笑起来,将揣在手中的手炉递给她“冷吗?暖暖手。”

    林非鹿自从习武之后,身体素质好了很多,也不畏寒了,到了冬天手脚也暖烘烘的,伸出红彤彤的手掌给他看“不冷,还热呢。”

    她回头指了指府门,若无其事地问“大皇兄,刚刚那是宫里的人吧?他来做什么呀?”

    林廷倒是不瞒她“是母妃派来的,提醒我参加不日后的雪诗宴。”

    林非鹿觉得奇怪“以大皇兄的身份,没必要去那种诗会吧?”

    林廷笑了下没说话,看向她挂在臂弯的小篮子,温声问“这是何物?”

    林非鹿的表情顿时生动起来,献宝似的捧着篮子递到他眼前,笑眯眯说“你掀开看一看!”

    篮子上蒙着一层黑布,林廷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慢慢掀开了黑布。

    篮子里是三只雪白的小白兔,凑在一堆,只有手掌那么大,像三个雪团子,可爱极了。

    她在林廷愣怔的神情中高兴道“我养的小兔子生宝宝啦!送给大皇兄!”

    林廷看着那三只小白兔半天没动静,像看入迷了似的,连神情都怔怔的。林非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大皇兄?”

    他一下反应过来,抿唇笑了下,又慢慢抬起手掌摸了摸兔子。三只小奶兔虽然怕生,却一点也不怕他,争先恐后往他手掌心蹭。

    林廷之前有些黯然的眼眸终于有了些柔软光彩。

    只可惜他摸了一会儿便对林非鹿说“带回去吧,我照顾不好它们。”

    林非鹿不干“没人比你更会养兔子了!我宫里还有三只呢,太多了反而照顾不好,大皇兄就当帮我养好不好啦?”

    林廷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林非鹿噘嘴道“以前我都帮大皇兄养兔子,现在轮到大皇兄帮我,就不愿意了吗,哼!”

    他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像拿她没办法似的,终于还是接过了篮子“好吧,我养着便是。”

    nt

    林非鹿这才满意了,立刻拉着他开始给兔子做窝。两人忙忙碌碌一下午,在林廷的庭院里给三只小奶兔做了一个超大超舒适的窝。

    林非鹿挽着袖子兴高采烈的“大皇兄,长耳很快也要当爹爹啦,到时候我再给你送两只小狗来呀。”

    林廷看着在窝里慢腾腾挪动的小奶兔,轻笑着点了点头“好。”

    临近傍晚,林非鹿才打道回宫。在齐王府里她一直开开心心笑着,一直到出府坐到马车上,她脸上才终于露出一丝沉闷的担忧。

    林廷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猜不出他心中所想,可她能感受到他越来越疲惫黯淡的目光。

    他一个人住在宫外这偌大的府中,除了伺候的下人,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之前阮家要给他纳妾也都被他拒绝了,好像没有任何喜好,连小动物都不养了。

    林非鹿真是又担心又难过。

    回宫之后,松雨便回禀,说太子妃遣人来过了,让五公主若无事就去东宫陪她说说话。

    因为那道流言,司妙然在宫中谨言慎行,除了例行的请安,平时都把自己关在东宫,以免再生变故。她才刚入宫就发生这样的事,对方又是拿她的婚事做文章,心里恐怕也不好受。

    林非鹿这气真是叹了又叹。

    这嫡长两派的争斗啊,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阮贵妃这次让太子吃了个大亏,导致太子的声望都受到影响,太子一派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太子党的反扑来得快又狠。

    某个早晨醒来,林非鹿就听闻皇家宗祠坍塌的事。

    皇家宗祠修在宫外佛光山上,里头供的都是大林的列祖列宗以及圣儒。去年供守宗祠的官员上报,说大殿屋顶漏雨,圣儒像也有些斑驳。

    这宗祠也有些年头了,每年都在修缮,林帝想了想,便直接从国库拨了一大笔钱给工部,让他们在佛光山上重修宗祠大殿,之前的那个旧宗祠就不要了。

    工部倒是立刻动工,在年前修好了宗祠,当时林帝还带着皇家子弟们过去祭祖拜香了。

    谁料这才多久,新修的宗祠居然塌了。

    林非鹿听闻之后都惊呆了,就更别说林帝。这件事的严重性,不亚于听说敌军压境。

    宗祠是夜里突然塌的,将供守宗祠的五名官员以及十几个伺候的宫人全部砸死了。林帝收到消息是深夜,瞌睡直接吓没了,一开始还以为是祖宗降怒,连夜召了朝中重臣以及钦天监的人到养心殿商议。

    结果查来查去,居然查出是负责修缮宗祠的工部尚书贪污了银款,用了劣质木材,才导致宗祠坍塌。

    林帝震怒,当即下令抄家,工部尚书满门三十多口人全部入狱,凡涉嫌此事的官员全部革职下狱,主谋斩首,子弟刺配流放,妻女贬为奴籍。

    而这工部尚书就是坚定的阮相派,不仅如此,他还是阮相的得意门生,两家更有联姻之实,因此这次的抄家连坐之中也有阮家子弟。

    这一场祸事,加上被宗祠坍塌砸死的那些人,死了足有二十多人。

    林非鹿不知道那宗祠是真的用了劣质材料才会不堪重负倒塌,还是太子一派的人暗中做了手脚。事到如今,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阮相一派因此受到重创,甚至在早朝上被林帝怒斥居心不良,霍乱根本。

    阮贵妃几次求见,都被林帝驳回。

    朝中局势瞬间重重偏向了太子党。

    皇后总算扬眉吐气,林非鹿跟着萧岚去请安的时候,见她面色红润容光焕发,可见心情十分好了。

    nt

    林非鹿说不上开心,也说不上难过,只是觉得供守宗祠的那些人实在有点无辜,成为了这场夺嫡之争的牺牲品。

    在皇后宫中时又遇上来请安的司妙然,太子妃如今已经对五公主十分喜爱,从长春宫出来后便拉着林非鹿去东宫,说叫厨子研究了她最爱吃的肉酥点心,今日去尝尝味道。

    林非鹿从东宫离开的时候已近傍晚,她摸着小肚子打着嗝回到明玥宫时,一眼就看见满院乱窜的小兔子。

    一共有六只。

    林非鹿愣了一下,问青烟“怎么多了三只?”

    青烟笑道“是下午时分齐王殿下将公主之前送去的那三只小兔子还了回来。”

    林非鹿感觉脑子里炸了一下。

    没由来的,她心中生出浓浓的不安。

    她着急问“下午大皇兄来的时候,可有什么异样?留下什么话没?”

    青烟想了想“齐王殿下还是如往常一样,十分温和,并未说什么,只是抱着长耳在花田边坐了很久才离开。”

    林非鹿扭头就跑。

    青烟追了两步,急声问“公主怎么了?发生何事了?”

    林非鹿顾不上回答。

    她感觉自己已将这些年学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致,一路直冲太医院。此时不住宫的太医也都要下班了,刚跑到门口,就遇到跟同僚说说笑笑的孟扶疾。

    林非鹿直冲进来,不等他说话便道“带上你的家伙,跟我走!快点!”

    孟扶疾一愣,也没多问什么,急急同她朝外走去。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