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76|【76】
    官星然已经完全被这位可爱漂亮不做作的蓉儿姑娘迷住了。

    他昨日本就是见色起意, 一走进酒楼便见少女飘然而下, 回眸一笑仿若人间仙子,才会要求与她拼桌以此套近乎。以他玉剑山庄少庄主的身份, 风流倜傥的样貌以及不凡的身手, 这江湖上少有女子不动心。

    此时听她这么说, 当即心神激荡道“蓉儿姑娘如此可爱, 怎会有人不喜欢?除非对方眼盲心也盲!”

    在一旁被气成河豚的雀音我看你心就挺盲的!

    林非鹿腼腆一笑, 偏头看见身边的林廷正眼神复杂又好笑地看着她, 偷偷朝他挤了下眼。

    林廷眼中笑意越发明显,暗自摇了下头, 随她玩儿去了。

    对付雀音这种人,林非鹿都不用怎么发力, 随口两句话就能婊到她心疾复发。这一路逗着她,给平淡的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还怪好玩的。

    中午在林间歇脚休息的时候,林廷低声说“你不喜欢他们,我们不跟他们一路就是了,你还故意去气那姑娘做什么。”

    林非鹿吃着风干的牛肉气鼓鼓说“她昨天骂我不知廉耻。”

    林廷一向温和的神情顿时有些气愤, 他皮肤本就白, 一生气脖颈染上的红就格外明显,低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分明是那官星然不守礼数。我还未同他们计较,她倒敢反咬一口!”

    林非鹿见他真生气了,赶紧顺毛“哎呀没事, 我逗她好开心的,你不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像一只炸毛的鹦鹉吗?”

    林廷被她这个比喻逗笑了,摇了摇头,摸摸她脑袋“玩够了便罢,那官星然不怀好意,不必与他多做纠缠。”

    林非鹿笑眯眯点头“好哒。”

    行至傍晚,一行人便到了距离金陵城只有半日距离的银州城。金陵和银州一衣带水,中间隔着一条金银河。因靠近金陵,此地也不甚繁华,江湖气息十分浓厚,一路过来时策马佩剑的江湖人士明显多了起来。

    林非鹿从官星然口中套了一下午的话,对这个世界的武侠江湖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金庸老爷子写的那些东西自然是没有的,但也分黑白两道,三教九流,江湖上屹立着几大家族几大门派几大山庄,以武为尊。他们还有一个江湖英雄榜,每年都会更新,上榜的都是江湖上武功造诣最高的大佬。

    官星然说了一串名字,林非鹿一个都没听过,但她敏锐地捕捉了到了一个姓纪。

    官星然说“好几年前,霸占英雄榜第一的一直是剑客纪凉,纪大侠被称作天下第一剑客,一手剑法使得出神入化,每年前去讨教的人全都折服在他剑意之下。只可惜近几年来纪大侠销声匿迹,他曾经常居的苍松山也人去山空。有传言说他比武时重伤身亡,也有传言说他彻底隐居不问红尘,英雄榜上他的名字便也渐渐没落了。哎,不知官某此生还有没有机会领教纪大侠的剑意。”

    林非鹿心道,不会吧?自己随随便便一碰,就碰到了天下第一剑客?

    那小漂亮也未免太厉害了!

    那自己也算是领教过第一剑客剑意的幸运鹅了?

    林非鹿觉得下次再见小漂亮,一定要仔细问一问!顺便看能不能偷学点纪大侠的剑法,那可就赚到了。

    她不过是在套话,但在雀音眼中,这就是小婊砸和未婚夫眉来眼去相谈甚欢,完全没将她放在眼里。她生了一下午的闷气,马车一进城找到落脚的客栈,雀音便径直下车,不理官星然的招呼,头也不回地走了。

    官星然叹道“又闹小脾气。”

    林非鹿一脸自责“官公子对不起,都是因为蓉儿雀音姐姐才生气的。蓉儿不是有意的,你们不要因为我吵架好吗?”

    官星然“跟你没关系,蓉儿姑娘千万不必自责!”

    林非鹿甜甜一笑,然后毫无心理负担地转身走了。

    赶了几天路她也挺累的,用过晚饭便直接回房睡觉了。外头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一觉睡到天亮,林非鹿一边梳洗一边盘算今天怎么毫无痕迹地甩开官星然。

    等她梳洗完毕下楼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根本不用甩?

    官星然压根没出现。

    nt

    林非鹿怡然自得坐在窗边喝粥,吩咐小白去准备马车。

    吃到一半,官星然身边那个护卫倒是回来了一次,只是行色匆匆,很快又出去了。

    林非鹿问守在一旁的小黑“他们怎么了?”

    小黑为了保证主子安全,随时都注意着周遭发生的一切,自然知道发生何事,回禀道“与他们同行的雀音姑娘不见了,昨晚出门之后便没回来,官公子正在寻找。”

    林非鹿差点被噎住“昨晚就不见了?怎么回事?是不是走了啊?”

    小黑回道“官公子打听过了,雀音姑娘并未出城,就是在这城中消失的。”

    林非鹿看着面前的白粥,开始没胃口,结结巴巴问林廷“哥,我是不是逗得太过了啊?”

    林廷想了想,吩咐小黑“帮着去找一找吧。”

    等小白准备完马车回来,小黑便出门去寻人了。

    林非鹿虽然婊人家,可也没想过婊出人命来。

    这江湖儿女,怎么这么不禁婊啊……

    出了这种事,她自然不可能一走了之,一直跟林廷在客栈等消息。快到中午,便看见官星然神色匆匆回来了,一看见她,脸上才涌上一抹喜色,走过来道“黄姑娘,我还以为你走了,你是在专程等我吗?”

    林非鹿“……雀音姑娘找到了吗?”

    官星然脸上浮现一抹古怪的神色,支吾了一下才道“她……她出城离开了。”说完又殷切地看着她“黄姑娘,我们也启程出发吧。”

    林非鹿信他才有鬼。

    好在小黑也紧跟着进来,过来耳语了几句,林非鹿脸色变了变,再看向官星然就有些真实的气愤了“你说雀音姑娘出城了?我怎么听说她现在还被人扣在城中呢?”

    官星然脸色变了又变,一会红一会儿白的,好半天才支吾说“黄姑娘,你初入江湖,不懂不与朝廷为敌的规矩。扣住雀音的是平豫王,官某实在无能为力。”

    林非鹿骂他“那不是你未婚妻吗?对方是王爷你就不救啦?你还是个男人吗?”

    官星然被她骂得无地自容,还强撑着说“平豫王是当今陛下的皇兄,银州城是他的封地,得罪他十分不明智,又何必挑起江湖与朝廷之间的纷争。”

    何况玉剑山庄在银州城还有生意,若是开罪了平豫王,这生意就别想做了,断了山庄的经济来源,他爹不扒他一层皮。

    林非鹿冷笑了声“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就是胆小怕事。”她站起身,招呼小黑“走,看看去。”

    官星然急急道“黄姑娘,那平豫王平生最好美色,凡是他看上的女子全部掳在府中,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林非鹿没理他。

    跟林廷一起出门后,才小声问“平豫王谁啊?”

    她不知道也正常,林廷解释道“平豫王是先皇的第九子,虽是九子,但因是先皇醉酒后临幸一名宫女所出,所以一直未得封号。后来父皇登基,大赦天下,才封了他郡王,又将他封至银州。”

    皇子分封,都是封一片州府。这平豫王只封了银州城,可见林帝只是随便打发了他。

    没想到倒是在这里当起了土皇帝。

    小黑早已探了路,将两人带到了平豫王府。这府门修得十分低调朴实,院墙却高,林非鹿担心叫门会打草惊蛇,便打算带着小黑先溜进去探探情况。

    林廷有些不放心“若是暴露,平豫王为了掩饰罪行对你动了杀心怎么办?”

    林非鹿说“暗卫不是跟着吗,一炷香我若是没出来,你就带人……”,她顿了顿,侧着耳说“哥,你听里面是不是有声音啊?”

    nt

    紧闭的府门内似乎隐隐有打斗声传出来。

    林非鹿小跑两步走上台阶,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声音便清晰了不少。

    确实是在打斗,动静还不小。

    她转头道“里面打起来了!我们趁机进去看看!”

    林廷不会飞,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和小黑从院墙翻了进去。

    光天化日翻墙是很显眼,但整个平豫王府的人马似乎都聚集到了一处,林非鹿带着小黑轻轻松松就摸了进去,顺着打斗声一路寻过去,却见是一座极尽奢华的庭院。里头酒池肉林,奢靡华侈,更有无数衣不蔽体的女子,简直是一副活生生的春宫图。

    因为打斗,这些女子都瑟瑟发抖缩在边上,院中酒宴乐器掀了一地,侍卫正在围攻一名红衣女子。

    她一人对上几十名护卫却丝毫不惧,一把宽刀舞得虎虎生风,直逼躲在帘帐后被护卫围着的平豫王而去,口中喝道“淫贼!今日必取你狗命!”

    平豫王惊恐尖叫“来人!来人!把她给本王乱箭射死!”

    身旁一人道“王爷,若是放箭,这些美人可都没命了。”

    平豫王大怒“本王的命都快没了管她们做什么!全部射死!”

    红衣女子听闻此言,刀法越发凌厉。但架不住人海战术,一直突围不出去,侍卫很快拿着弓箭围过来,林非鹿赶紧领着小黑跳进去,大声道“住手!”

    平豫王眼见又跳进来两个人,顿时崩溃道“今日刺客扎堆来的吗?”

    林非鹿大喊道“九王叔,别来无恙啊。”

    平豫王愣了愣,透过人群往外看“谁?是谁?谁喊我王叔?”

    林非鹿仍是大声道“我与太子哥哥途径银州,本想来拜访九王叔,却没想王叔这里如此热闹。”

    平豫王惊呆了“什么?什么?太子殿下来了?”

    他赶紧拨开人群往前看了看。

    他当年是在生辰宴上见过林非鹿的,虽然她如今长大了,但五官还是能寻到当年模样。

    平豫王失声道“五公主?!”他赶紧对周围侍卫道“都放下!把弓放下!不可误伤五公主!”

    那红衣女子还在奋力厮打,林非鹿带着小黑径直走过去。平豫王一身肥肉,一笑起来两个眼睛都看不见了,连连道“五公主,实在是失礼了。今日府中来了刺客,待我把这刺客拿下,再好生招待你和太子殿下!”

    林非鹿已经穿过重重护卫走到他跟前,朝小黑使了个眼色。

    小黑瞬间领会,佩刀一拔,架在平豫王肩上将他给挟持了。

    平豫王被这个反转搞蒙了,哆哆嗦嗦问“公主,这是做什么啊?”

    林非鹿也不跟他笑了,淡声说“叫你的人住手。”

    刀锋挨着脖颈,都能感受到一丝冰凉的痛感,平豫王立刻大叫“住手!都住手!”

    院子的打斗终于停下来。

    红衣女子将一人踢到池中,回头看向林非鹿,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林非鹿笑眯眯朝她招手“女侠,过来说话呀。”

    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