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 83|【83】
    a []

    京城似乎并没有因为年前那场与宋国的交战受到影响,车马行人繁华依旧,林非鹿转头看林廷,发现他明显也松了一口气。

    马车先将他们带到齐王府,收到消息的小厮管家们早就候在府门口,一见林廷下车,都抹着泪迎上来。林廷笑着安抚一番,将行李交给他们归置,又回府换了身衣服,才跟林非鹿一起进宫。

    宫里也早就得到消息了,林廷先去拜见林帝,林非鹿则先回明玥宫。

    远远就看见青烟搀着萧岚,松雨带着林瞻远等在路口,一见到她,林瞻远就大喊着“妹妹”跑过来。

    跑近了看见她怀中抱着的空空,顿时又叫又跳“猴子!小猴子!”

    林非鹿笑眯眯问“哥哥更想我还是更想小猴子呀?”

    林瞻远想也不想回道;“想妹妹!”他抿了下唇,有点想哭的样子,委委屈屈说“好久没有看到妹妹,想妹妹。”

    林非鹿笑着抱了他一下“我也想哥哥。”

    林瞻远又有点不好意思,嘟囔着“娘亲说,男女授受不亲,但还是给妹妹抱一下吧。”说完,又好奇地看着她怀里的小猴子,迟疑着伸出一根指头来。

    林非鹿摸摸空空的头,用商量的语气说“空空,给哥哥抱一下好不好?以后哥哥给你喂很多香蕉哦。”

    空空叫了一声,主动朝林瞻远伸出两条细细的胳膊,把林瞻远高兴坏了。

    萧岚也走了过来,她喊了声“母妃”,萧岚就泪如雨下。她从来没跟女儿分开过这么久,思念之情自不必说,一年未见,她个头又蹿高了一些,肤色也比之前在宫中时红润了不少,像个大姑娘了。

    几个人哭做一堆,林非鹿安慰都安慰不完“好啦好啦,我赶紧回去换身衣服梳洗一下,还要去给父皇请安呢。”

    一行人便拥簇着朝明玥宫走去,林非鹿匆匆梳洗一番又前往养心殿。

    养心殿的宫人们见着她都笑脸洋溢,“五公主一去一年,可算回宫了,陛下总念叨着呢。齐王殿下正在里面回话,公主快进去吧。”

    林非鹿走进殿中,便看见林帝半倚在软塌上,屋中燃着暖炉,热气腾腾,林廷坐在下方的椅子上,父子俩正笑吟吟地聊天。

    她兴高采烈喊了声“父皇”,林帝不由坐直身子,“朕的小五可算回来了,快过来让朕好好看看。”

    林非鹿笑嘻嘻跑过去,抱着他胳膊撒了会娇,林帝摸摸她脑袋,已显老相的脸上不由有些怅然,“不过一年时间,朕好像突然就老了,小五也变成大姑娘了。”

    林非鹿说“父皇才不老呢,父皇正当壮年!”

    林帝笑呵呵的“就你嘴甜。方才正跟你大皇兄说呢,春后你便及笄了,宫外府邸朕已给你拟了几座宅子,改日你去挑一挑,选好了,挑个吉日赐匾修缮,待你生辰一过,便可出宫独居。”

    林非鹿倒把这件事忘了。

    林廷笑道“父皇说,是老四帮你选的宅子,他开年便一直在忙这件事,比你自己还上心呢。”

    林景渊去年已封了景王,赐了宫外府邸,还定了门婚事,订的是左都御史的嫡女牧停云。

    这都御史官至二品,都察院与刑部、大理寺并称三法司,是朝中重臣,很得林帝看重。

    都察院中又分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之前想求娶林非鹿却被奚行疆暴揍的冉烨就是右都御史的嫡子。

    林非鹿没想到一年时间,连林景渊都有媳妇儿了,又惊又喜“等一会儿我就去找四哥,当面道谢!”

    三人又聊了聊这一年来游历江湖的趣事,林非鹿还把自己那本死亡笔记交给林帝,上面不仅记了自己遇到的朝廷蛀虫,还有道听途说的一些不平事,希望林帝都能严查一下。

    之前平豫王的事林廷早已传信告知,林帝对这位皇兄本就没什么感情,不过是碍于皇家脸面才封了他一个郡王。

    现如今听说他竟在府中搞什么酒池肉林,过得比自己还荒淫,早已派了官员前去调查,最后事情属实,削了平豫王的爵位,收回了金陵封地,将之贬为平民了。

    对于这种人来说,这样的惩罚可能比杀了他还可怕。

    林帝一边翻小本子一边笑道“朕的小五不仅是小福星,还是小青天呢。如此优秀,朕都不知这天下何等男儿能配得上朕的五公主。”

    他这话里有话,林非鹿知道自己躲了两年的催婚恐怕又要来了,赶紧说“确实没人配得上!让我独美!”

    林帝哈哈大笑“你这丫头。”

    聊了会天,林非鹿热得直冒汗,眼见都入春了,天气也不是特别冷,林帝这养心殿的火炉却依旧燃得旺。她不动声色打量了几眼,周围伺候的宫人包括林廷在内都面色潮红,只有林帝怡然自得,偶尔还伸出手烤一烤。

    不多会儿,便有宫人端上一杯水来,提醒“陛下,该服药了。”

    林非鹿一惊“父皇生病了?”

    林帝摇摇头,笑道“只是一些进补的丹药。”

    林非鹿“丹药???”

    她蹭的一下走过去,看着彭满打开一个盒子,盒子有一颗赤红色的弹珠大小的丹药,林帝便就着水把那丹药吃了。

    林非鹿皱眉问“哪来的丹药啊?太医院弄的?”

    彭满笑道“是一位道长,游至京城,陛下与他论道三天,道长说陛下真龙天子乃有道缘,便专程留在京中为陛下炼制丹药。”

    林非鹿简直服气了。

    这是又要重蹈唐太宗雍正等帝王的覆辙?

    这些皇帝到了老年都这么糊涂的吗?

    林帝已近五十,他年轻时勤于政事,太过操劳,如今渐渐上了年纪,便有些力不从心,服过这丹药之后倒是恢复了不少精力,让他仿若找回了年轻时的状态,因此对这位道长十分推崇。

    林非鹿本来想劝几句,但林帝刚愎自用的性子到了老年愈发自负,认定的事根本听不进劝,何况这丹药效果的确十分显著。她才刚质疑了那道长两句,见他眼底渐露不悦,便自觉闭嘴了。

    不多时有朝臣觐见,林非鹿和林廷便告退离开。

    走出养心殿,林非鹿才感觉透了口气“热死我了。”

    林廷拎着袖子替她扇扇风,语气有些担忧“父皇的身体好像不如以前了。”

    林非鹿说“怎么我们就走了一年,父皇就开始吃丹药了?那能是什么好东西,太医也不劝劝。”

    林廷道“既然父皇在服用,大概确有效用,你也不必过于担忧。何况父皇的性子你该知道,今后还是不要再提此事,以免他对你不喜。”

    林非鹿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丹药等同于□□,毕竟她对这个也没研究,又不能拿历史上死于丹药的那几任皇帝来举例,只能怅然地叹了声气。

    林廷和她一同朝外走去,行至路口,便见对面走来一人。

    林非鹿抬眼一看,立刻兴奋地跑过去“太子哥哥!”

    林倾方才也在想事,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沉肃的脸上顿时展开一抹笑“小五回来了。”

    他视线一转,看到对面的林廷,笑意淡了一点,却还是温声招呼“大哥,身体可好些了?”

    林廷颔首一笑“好转许多,多谢三弟关心。”

    两人客客气气的,没有之前的争锋相对,却也没了少时的温情。

    林非鹿说“太子哥哥,我晚点再去东宫看你和嫂嫂,我给你们带了礼物!”

    林倾收回视线,看她时眸色柔和很多“好,我先去拜见父皇。”

    三人告别,直到林倾走远,林非鹿才有些担忧地看了林廷一眼,见他眉眼低垂温温和和的样子,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低声道“大皇兄,太子哥哥还是很敬重你的。”

    林廷没回答,却转而说起另一个话题“方才在殿中,我询问父皇大林与宋国的情况,他道两国各有倚仗,大林需练兵,宋国需强国,三国鼎立的局面暂时不会打破,也不会有战事发生。”

    他看着不远处红墙之上摇曳的花盏,笑了下“三弟沉稳,二弟稳扎军中,四弟也开始学着议政,这朝中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可以安心离开了。”

    林非鹿一惊“离开?你要去哪?”

    林廷笑起来“有人还在等着我。”

    林非鹿知道他说的是谁,迟疑问“那贵妃娘娘那边……”

    林廷温声道“我自会同他们一一道别,再向父皇请辞。若和平被打破,朝中需要我时,我会再回来。”

    林非鹿想,这对于他而言,或许是最好的归宿了。

    哪怕如今阮氏已倒,但他在朝中一日,太子一派仍会视他为眼中钉。不如闲云野鹤,自在逍遥。

    林非鹿郑重其事地拍拍他的肩,坚定道“不管大皇兄做什么,我都会永远支持你的!”

    林廷笑着摇头“这话可不能乱说。行了,你去找四弟吧,我也该去拜见母妃了。”

    林非鹿乖巧点头,跟他分别后下意识还想往娴妃的长明殿去,走到半路才反应过来,林景渊现在已经出宫封府了,又改道出宫。

    林景渊的景王府是他自己经过层层考察筛选出来的,不仅地理位置很好,府中的一应修建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来修。林非鹿来到府门前,一眼就看见立在门口的两座威武雄壮的石……

    石书???

    林景渊你是不是有病?

    人家门口都是石狮子你门口为什么立着两本书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