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原来卦象里的白衣卿相,并不是我
    寒烟凉倚着矮几,宽袖曳地。

    白天的时候,兄长和沈议绝在寝屋门口的对话,她全部听见了。

    那个老铁疙瘩,压根儿就不打算求娶她的。

    她拣起裙裾上的落花瓣,悠然道“大沈小沈,不过都是见色起意。说什么为情所伤,他分明是不能得偿所愿,所以才会心事重重。男人惯会花言巧语,所以咱们女子呀,还是不要轻易交付自己才好。”

    美人垂着卷翘的睫毛,娇艳的面庞上噙着讥笑。

    像是看淡了感情。

    南宝衣在心底无声叹息。

    她挽袖,为两人斟上美酒“洛阳之行,二哥哥得到了地方世家的效忠,寒老板也认祖归宗,有了爱护你的兄长,算是收获满满。咱俩走一杯来庆祝?”

    寒烟凉接过酒盏。

    她没喝,歪头道“我们收获满满,你得到了什么?”

    南宝衣弯起眉眼“我生来就有祖母的宠爱,比二哥哥和寒老板更加幸运。这些年来,我的家族不仅更加富贵,还有幸步入士族,将来族中子弟都能做官。寒老板,我已经很满足了,并不奢求再得到什么。”

    寒烟凉笑了笑。

    她举杯“走一个。”

    “诶!”

    轻呼声突然从走廊一端传来。

    殷穗端着盛满花糕茶果的点心,踩着洁白的罗袜踏过地板,笑脸吟吟地挤到南宝衣和寒烟凉中间。

    她跪坐好,理了理裙裾,软声道“你们夜谈,也不叫上我,真是见外……看,我特意从厨房拿了这些好吃的,咱们三个吃吃花糕,喝喝小米酒,再说说话赏赏月,多快活呀!来,我给你们满上酒!”

    花影婆娑。

    三个姑娘笑闹不休。

    游廊拐角。

    凉亭四周垂着竹帘。

    萧弈透过细密竹帘,注视不远处的小姑娘。

    寒烟凉说了个笑话,她抱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在地板上打滚。

    殷朝宗不悦“殿下有没有听臣说话?”

    萧弈收回视线,淡淡道“本王在听。今后洛阳一带,要你多费心了。至于殷老,本王会护他无虞。”

    殷朝宗点了点头。

    亭子里陷入寂静。

    该交代的话都已经交代清楚,再加上他们都是寡言少语的人,一时间陷入了无言的尴尬之中。

    殷朝宗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话题“殿下打算何时离开?”

    萧弈转了转杯盏“听说你要和殷穗成亲?等参加完你们的婚礼,再离开不迟。南娇娇,喜欢热闹。”

    他提起南宝衣,眉眼总会温和两分。

    殷朝宗循着他的视线,望向走廊。

    他家穗穗是不着调的,那小米酒看着温醇,实则后劲儿很大,三个姑娘喝多了,大半夜手拉手放声高歌,惊飞了院子里栖息的雀鸟。

    目光定格在寒烟凉脸上。

    他道“阿妹是你的部下,却也是我殷家的千金。可否……让她今后就留在洛阳?我打算为她就近找一门婚事,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总不至于再叫她受委屈。”

    粗粝的手掌挑开竹帘。

    沈议绝刚练完刀过来,正要跨进凉亭。

    闻言,他盯向殷朝宗。

    殷朝宗没料到他突然出现。

    四目相对。

    殷朝宗想起寒烟凉这几年来,接连被沈家的两个兄弟欺辱,心头弥漫着冷意,于是摆出毫不退让的姿态。

    萧弈微微一笑。

    他往后靠了靠,随手端起一盏酒,看戏。

    沈议绝神情阴鸷“我不同意。”62

    殷朝宗“不同意什么?”

    “她留在洛阳。”

    “沈将军是她什么人?以何种身份来管她?”

    “……”

    沈议绝沉默。

    殷朝宗冷笑“既然毫无瓜葛,为何还要参与她的事?纵然你背后是名门沈家,她的背后同样是洛阳第一等大士族。沈将军未免管得太宽了。”

    萧弈看热闹不嫌事大“言之有理。”

    沈议绝眼睛发红。

    阿弟的背叛和失踪,带给他莫大的伤痛。

    他失去了阿弟,如今也即将失去美人。

    从前他是金吾卫的将军,人人敬他怕他,日子简单而又寂寞。

    可是,寒烟凉宛如一捧烟花,以绚烂的姿态闯入他的生活,在他目之所及的地方热烈绽放,带给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贪恋那样的热情和烂漫。

    却无法将那朵烟花真正据为己有。

    过了很久,他喉间发涩“你虽然是她的兄长,却也得问一问她自己的意见。也许,也许她不乐意留在洛阳呢?”

    殷朝宗态度疏离“怎样处理,不劳沈将军一个外人来费心。”

    沈议绝握紧了长刀,终是无言。

    ……

    日子一晃而过,殷朝宗和殷穗成亲三天后,南宝衣等人终于启程离开洛阳。

    车队载着满满当当的洛阳特产,沿官道往西而去。

    南宝衣坐在马车里,拿着礼单,数着锦盒,小嘴儿念念有词“给祖母的蛋黄酥、金麻枣、孟津梨,给二伯和爹爹的杜康酒、核桃酥、横水卤肉……”

    她念着念着,自个儿先馋出了口水。

    她无奈地合上礼单,摸了摸小肚子“不能再念了,再念我就要忍不住先尝几口……”

    马车外传来一声哂笑。

    她好奇地卷起竹帘,二哥哥骑在高头大马上,薄唇噙着一抹笑。

    她不服气“你笑什么呀?”

    萧弈嘴角扬起“也就是南宝珠不在这里,否则她一个怂恿,你就要跟她一块儿吃完那些东西。等回了长安,怕就只剩一堆空盒子了。”

    南宝衣脸颊红红,嘴硬道“珠珠也没有这么不堪吧……”

    说完,倒有些想念小堂姐。

    后面一辆马车比较宽敞。

    萧随带着阿弱和裴初初坐在车厢里,两个小家伙犯困,趴在褥子上睡得香甜。

    他一手端着青铜罗盘,垂眸凝视罗盘上的星象。

    随着马车行驶,腕间的佛珠相撞作响,他的眉头也渐渐蹙得深了。

    他来洛阳,不仅是为了帮哥哥,还为了寻找河图洛书。

    可是这些天拜访了洛阳各大寺庙和高人,却仍旧一无所获。

    少年抬手揉了揉眉尖,感到了一丝疲惫。

    车队沿着官道渐行渐远,消失在了青山绿水间。

    山巅。

    白衣胜雪的年轻郎君,正凭风而立。

    长风吹拂着他的宽袖和绶带,他并没有束发,垂落两颊的青丝肆意翻飞,衬得容貌犹如高山积玉,微垂的眼尾,偏偏带出几分薄凉。

    目送车队远去,他牵了牵嘴角“良禽择木,白衣卿相……原来当年卦象里的白衣卿相,并不是我。”

    ,

    嗷,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