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启人生谈小天 > 第802章其实我愿意
    5月27日,颁奖夜。

    谈小天带着谭明嫣步行赶往颁奖典礼所在的电影节宫。

    之所以不坐车的原因是——实在太近了。

    从家步行到那里也只需要十分钟。

    谈小天还是那身黑色礼服,谭明嫣穿了一套很简单的白色礼服,两人走在街上,回头率也是很高的,很多游客都把他们当成亚洲的电影明星,这让谭明嫣很满足。

    由于酒业协会是电影节最重要的赞助商,所以谈小天是有走红毯的资格的,不过他和谭明嫣一商量,还是决定低调些,偷偷进去坐下就好了,别整那些没用的,把出风头的机会让给那些还需要奋斗的人吧!谈小天所在的位置十分靠前,坐下后谭明嫣好奇的左顾右盼,只是现在场中的嘉宾寥寥无几。

    就在他们两个等的有些不耐烦时,外面发生了一件趣事。

    一位高丽不知名的女星,对,就是那位金羽姬,今天穿了一件十分暴露的渔网礼服,到什么程度呢?

    只能有四个字形容,肉隐肉现。

    她这身大胆造型在红毯上一亮相,立刻两侧的闪光灯闪成一片,亮瞎人眼。

    这位金羽姬小姐在走红毯的过程中恰好不小心摔倒,她那身肉隐肉现的渔网礼服可能是质量不太好,一侧的肩带断了,于是,胸前春光无限……这个小插曲成了今天红毯上的一大新闻,风头甚至压过了其他大牌明星。

    这张倒地露胸的照片很快在全世界范围流传开来,金羽姬如愿以偿的登上了高丽报纸的头条。

    不过此时的谈小天和谭明嫣对此一无所知,两人一直静静坐着,直到颁奖典礼开始。

    今年的金棕榈奖颁给了罗马尼亚电影《四月三周两天》,米国导演朱利安·施纳贝尔获最佳导演奖。

    俄罗斯演员康斯坦丁·拉朗尼柯和高丽演员全度妍分获最佳男女演员奖,岛国的《原木之森》荣获评委会大奖。

    谭明嫣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直到颁奖典礼结束,谈小天把她带到王家卫张曼玉面前时,谭四小姐这才激动起来,尤其是面对张曼玉这个童年偶像时。

    谭明嫣和张曼玉合影留念,一偿儿时宿愿。

    戛纳电影节后,谈小天辞别谭明嫣,启程回国。

    《七月与安生》已经正式开机拍摄,陈可欣是谈小天请来的,于情于理都要去探望一下。

    更何况两大女主都是天谭影视的签约艺人,尤其是顾芷晴,敬临嘉那边可还等着谈小天的绝密商业信息呢!谈小天又怎么能让他失望。

    此时剧组正在浙省拍摄,谈小天直接飞到沪市,然后乘车赶往拍摄地。

    谈老板来片场探班,自然是前呼后拥,威风八面。

    当然,他这么做就是给敬临嘉看的。

    我对顾芷晴着迷的很,一从国外回来马上就来见小情人,你可以放心了。

    晚上收工后,谈小天请全剧组的人吃饭。

    在吃饭期间,顾芷晴全程陪在谈小天身边,又是夹菜又是倒酒,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老板和顾芷晴的事天谭公司的员工都知道,陈可欣也略有耳闻,今日看到这个场景才确信无疑。

    不过老板泡女明星这种事在港岛司空见惯,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谈小天年少多金,顾芷晴青春动人,两人坐在一起很登对。

    看来以后对这位顾小姐的态度要客气一点了,毕竟是老板的女人。

    别人无所谓,佐佐木希却有点黯然神伤,原来和自己演对手戏的小美女是谈桑的女人,看他们恩爱的样子,好让人羡慕啊!晚饭过后,顾芷晴很自觉地上了谈小天的车,两人没回剧组驻地,而是在当地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豪华套房的门一关上,谈小天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最近那边要求你做什么了吗?”

    他坐在外间的沙发上,掏出了烟,顾芷晴立刻坐到了他身边,很自然的拿过他手中的打火机,替他点燃了烟。

    方才在饭店一直都是她做这些事,做顺手了,已经习惯了。

    “他知道你去欧洲了,这段时间一直没怎么联系我,只是让我注意你的动向,一回来就要向他报告。”

    一听敬临嘉还不知道自己回国,谈小天放下心来,脱了西装外套,躺在沙发上,连日来的奔波让他疲惫不堪。

    一双柔软且冰凉的小手抚上了太阳穴,轻轻揉动。

    谈小天一睁眼,顾芷晴绝美魅惑的小脸就近在咫尺,那双淡绿色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谈小天一阵心乱。

    说实话,他也是男人,被顾芷晴这样的绝色美女看着,他也会心动。

    “不用,你不用这样的。”

    “没关系的,我帮你揉揉,能缓解一下疲劳。”

    说完,她俏皮一笑,声音放低了很多,“还要不要学那种声音?

    人家最近练习了很久,熟练了很多。”

    她也不等谈小天回答,樱唇轻启,吐气如兰,就在谈小天耳边发出了那令人灵魂都颤抖的声音。

    确实如她所说,这次她发出声音没有了往日的青涩生疏,取而代之的是让人血脉贲张的悸动。

    谈小天是个正常男人,还是个年轻的正常男人,面对精灵一样的顾芷晴做出这种举动,他如何受得了。

    腰也不酸了,腿也不乏了,他一跃而起,冲进了卫生间,把头伸到水龙头下,凉水兜头浇下,这才清醒了一点。

    “这是在玩火啊!”

    谈小天脱了衬衫,冲了一个彻头彻脑的凉水澡,欲望之火终于熄灭了。

    想出去时这才发现,外裤和衬衫弄湿了,没法再穿。

    无奈之下,他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小顾,我的衣服淋湿了,把浴袍给我递进来。”

    很快,门开了一条小缝,顾芷晴洁白如玉的小手伸了进来,手中有一件洁白的浴袍。

    “要不要我帮你洗?”

    顾芷晴声音虽然有些羞涩,但却很坚定。

    “不用,你别进来。”

    话一出口,谈小天惊觉怎么两人的地位互换了。

    我这么惊慌干嘛?

    我可是她老板,还是男的。

    谈小天磨磨蹭蹭的穿好浴袍走了出去,顾芷晴闪身进去将谈小天的衣物抱了出来,打了客房电话,很快有服务员过来取走了衣物。

    顾芷晴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再三叮嘱洗干净烘干熨好后,明早一定要准时送过来。

    房门再次关上,顾芷晴反身回来。

    此时谈小天已经恢复了常态。

    “小顾,咱们假扮这种关系,只是迷惑敬临嘉,你不用做别的。”

    顾芷晴走到谈小天身前蹲下,双手按在谈小天双膝上,“老板,我和家里联系了,我爸爸的病已经治好了,敬临嘉也说只要我表现好,他就不追究我爸之前犯的错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帮我,我是真心想感谢你。”

    有一句话她没好意思说出口。

    其实我愿意。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