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一章 初遇
    一路从西往东,树木越来越多,花草愈来愈丰富,空气愈发细润。处处都是葱郁的翠绿色,处处皆是蓬勃的生命。

    远处,夕阳落在青山之外,将山那边的天空,涂抹得姹紫嫣红,流光溢彩。而那落日的余晖,铺洒在一湾碧波荡漾的湖水上,波光粼粼,宛如无数细碎的金光在闪烁。

    近处,姿态妖娆的合欢树,在晚风中婆娑起舞。树上缀满了无数的花朵。那上端淡紫下端粉红的的花儿,像一把把造型奇异的小扇子,一下一下地在风中轻舞。

    一匹黑色的骏马,安静地站立在大道旁。马上的红衣男子,撩起斗笠上垂下的面纱,还在极目远望,他旁边的那个半大孩子,已经从自己那匹枣红色的马儿翻身而下,欢呼着穿过合欢树间的空隙,爬上那落英缤纷的草地,在上面如狗儿般撒欢打着滚,嘴里嚷嚷着,“师傅,师傅,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好吗?”说完,转头,殷殷切切地望了过来。

    这是一个约莫十二岁的女孩,身着粉色的襦衫,下着同色的裙子。身无任何的配饰,却偏偏钟灵秀气,风采自成。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宛如两块黑色的墨玉镶嵌在晶莹剔透的白水晶之上,梭转之间,流光暗转,甚是灵动。

    “好!”那黑马上的男子,眼带宠溺,翻身下马。

    风吹动起他的幕纱,露出他半遮半掩的一张脸。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可偏偏鬓角华发早生,眼角已有细细的皱纹,似乎已过人生最好的年华,但却姿态风流,潇洒之极。仿佛如那陈年的佳酿,随着岁月的流逝,更加地纯美与醉人。

    说动就动,不到一息的功夫,那男子已经在最大的一棵合欢树下搭好帐篷。然后,捡起一根木棍,随意地拿在手中,一把带着香味的饵食投撒下去,须臾之间,湖水中黑影重重,无数鱼儿闻香而来。那男子挥动手中的木棍,在水中左插右劈,不大一会,岸边就横七竖八地落满了肥大的鱼儿。

    粉衣的女孩,拿着一把通体黑色的匕首,欢天喜地在一旁杀鱼刮鳞,手法利落,一看就是常做惯了的。

    待那男子从林中拾来柴火,她又麻利地将那些洗刷干净的鱼儿,叉将起来,支在烤架之上,一边熟练地翻烤,一面又拿些盐巴以及调料在上面涂涂抹抹。

    在等待的当儿,她从湖岸边捡来几块稍大的石块,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灶台。然后从马背旁的褡裢里取出来一口中型的锅,在湖水里仔细地清洗了一番,又舀了半锅水,将它放置在篝火上面,精心烹制起一锅鱼汤起来。灶台旁边的石块上,则放上了几块烙饼。热气的上升,将那干硬的饼子,渐渐地烫软,烫松,最后竟似抹了蜜般,闪着令人垂涎欲滴的金黄色。

    慢慢地,浓郁的食物香气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它既有鱼肉天然的香味,又有植物调料独特气息,还有纯正的面香。这数种香味的完美结合,似是连空气都被熏醉过去。

    坐在岸边欣赏湖光山色的红衣男子,吸了吸鼻息,不禁浅笑地转过头来。看着火边忙碌的纤细身影,那一向清清冷冷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暖色。

    师徒两人坐在火边,安静地享受起这人间美味。两匹马儿,一红一黑,甩着尾巴,寻着湖岸边的青草,悠然自得地吃得正欢。

    数辆马车渐渐地由远及近地驶来。

    冯宏是被食物的香味勾过来的。空气中荡漾着的香味,好闻得他觉得自己那沉睡已久的味蕾,好似被唤醒,而且被彻底点燃了。马车循香而来,当他被搀扶着下车时,看到一副终其一生也难以忘记的画面。

    夕阳渐沉,落日的余晖铺满了整个湖面。湖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碎光点点。周围树木深深,远处青山已成黛色的剪影。而在这暮霭渐沉的山色湖光中,那湖边红色的篝火之光,是一抹最亮的颜色,点燃了他的眼睛。

    踏着柔软的绿草,闻着那勾人的食物清香,他带着一名护卫,朝火边那一大一小两抹身影走去。

    粉衣的女孩,略带好奇地转过头,一边继续津津有味地啃着手中的烤鱼,一边惊异地打量着那一身白衣的少年,如一抹云彩般,朝自己行来。

    少年大概十四五岁,眉眼如画,谦谦如玉,却偏偏脸色苍白,脚步虚浮,隐隐的咳嗽声传来,划破这一地的寂静与安然。

    冯宏朝这那女孩微微一笑。笑容干净清澈,像是高山上的湖水,澄明得几乎可以倒映人心。

    女孩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又拿起一只烤鱼,啧啧有声地啃了起来。她的吃相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优雅,完全是粗鲁不堪,没有一点礼仪,可是,偏偏粗俗得让人不觉厌恶,反而被勾起了深重的食欲。

    冯宏敛下眼中清浅的笑意,转身对那红衣男子深深一礼。“相逢即是有缘,兄台————”

    那男子没有搭理他,只是拎着酒壶,一仰头,那酒水咕咕而下,如一条细细的清泉般,尽数倾倒入他的喉中。

    少年身后的护卫皱起眉头。好一个没有礼貌的家伙,竟敢对他家公子如此无礼!可是,当他的视线投望过去时,他猛地一滞,那一刹那,他几乎忘记了呼吸。

    好一个肆意不拘的美男子!那如太阳般耀眼的容颜,配上那身红衣,显得那样邪魅而张扬!令人慨叹的是,岁月依然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他的鬓边已有白发,眼角有细如鱼鳞般的皱纹。可是,那斜睨过来的一双眼睛,却深邃而悠远,那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淡然,睿智,超然,以及几分说不明道不清的冷漠。

    他兀自吃惊不已,却听那女孩清脆如黄莺的声音传来,“你们随意,我师傅他不爱说话。”

    冯宏收回略显意外与僵硬的目光,看向那女孩。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啃完一条鱼,正在砸吧砸吧地嚼着烙炕得似黄金的饼子。

    冯宏一个手势下去,随行的丫鬟娉娉袅袅地走了过来。有的铺绣花毯子,有的摆上食盒,有的拿餐具。忙完之后,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各自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冯宏以手掩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在毯子上坐下。

    那静立在一旁的护卫,将食盒打开,端出里面还冒着热气的盘子,一一摆放在主子面前。

    冯宏拿起筷子,捡了几样,尝了几口,却味同嚼蜡。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女孩身上,只见她吃得啧啧有声,津津有味,仿佛吃着世界上最最好吃的佳肴。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塞得鼓鼓的,吧唧吧唧地嚼个不停。动作虽然毫无美感,却偏偏让看的人食欲大增。

    冯宏不约吞了吞口水,面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窘样。

    “小哥哥,你尝尝,很好吃的。”似是看到了少年眼中那一刹那的艳羡与渴望,女孩善解人意地递过来一条新烤好的鱼。

    金色的仿佛涂着蜜汁的鱼,在火光的映照下,反射着诱人的光芒。与女孩那双煜煜生辉仿佛星辰般的眼睛,交相辉映,煞是具有吸引力。

    冯宏接到盘中,用筷子扒拉下一片,待要放入口中,身边的护卫一脸焦急地碰了碰他的胳膊,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小心有毒!”

    护卫的声音很低,小女孩没有听清,可是,那正在喝酒的红衣男子却听得一清二楚。他斜睨了那护卫一眼,目光中是冰川似的寒意。

    忠心耿耿的护卫,冷不丁地打了寒战!他茫然地抬头四顾,却什么也没有发觉。

    冯宏皱皱眉,摆手示意那护卫退下。他将那鱼片放在自己口中,舌尖顿时传来一股新鲜的然而又极其绝妙的味道浓浓的酥,些微的麻,淡淡的辣,微微的甜。这些完全陌生的味道,占据了他全部的味蕾,好吃得他几乎要将自己的舌头咬下去。

    护主心切的护卫,一脸苦大仇深地立在一旁。他不明白自己主子似怎么了?竟然敢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接受一个陌生人的食物?

    冯宏自是不管手下人的心思任何,他津津有味地吃着面前的烤鱼,姿态端庄,高雅风流,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的教养,与对面大大啦啦的女孩倒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对面的女孩,吃法豪爽,毫无礼仪。她根本就不用筷子,直接用手。她吃得很快,窸窸窣窣声更是不绝于耳。不大一会,她干掉了十几条烤鱼,八张大饼子,又将那锅汤连鱼带汤,给吃得干干净净。

    冯宏惊愕地瞪着那个女孩,他实在是难以想象,那么多食物,那小小的肚子,怎么能装得下!

    粉衣女孩舔舔嘴巴,仿佛意犹未尽。

    冯宏心念微动,将自己面前未动的菜肴,大碗里一颗一颗如同珍珠晶莹般的米饭,推放过去。

    “吃吧!”他轻笑着,目光温和,如月光洒落山涧,清风拂过湖面。

    女孩凝视着这目光,先是一愣,继而嫣然一笑,两只璀璨如星辰的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言罢,她将那两个盘子拖过去,将那上面堆放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干净利落地吃得个干干净净。最后,连汤汁也没有放过,那大碗里堆放得高高的珍珠米饭,被她尽数倒入盘中,左搅右拌,混成一大盘汤拌饭,被她如风卷残云般吞如肚中。

    那护卫的眼珠都要瞪掉了。

    天哪!这小女孩简直是太能吃了!太能吃了!这食量,真正是牛量啊!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子打了一个饱嗝,惬意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蒲扇着小扇子般的睫毛,笑语晏晏地问道。

    那白衣少年刚要回答,一阵剧烈的咳嗽突然袭来。他咳得惊天动地,似乎要将整个肺部都咳了出来。白净如玉的脸上浮现出一阵不正常的潮红,几乎都可以沁出血来。

    一旁侯立着的护卫,赶紧上前一步,一边轻拍着他的背部,一边拿起那垂在少年腰部的锦囊,快速地倒出一个药丸,迅疾地塞入那少年的口中。

    那要命的咳嗽声慢慢地缓和了下来,渐渐地停歇了。

    “冯宏。”那少年终于开口回道。

    小姑娘的眉头皱得紧紧地,她颇为担忧地望着眼前如清风明月般的少年,“我叫琳琅,王琳琅,你——你——没事吧?”

    她的声音透着隐隐的关怀,脸上露出一抹真诚的关切。

    冯宏心中一暖,温和地回之一笑。

    “没事,”他轻轻地说道。

    ------题外话------

    如果你正在读这本书,愿你能够喜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