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二章 夜半惊魂
    暮色在苍茫中越来越暗,夜幕渐渐地拉上天际。不大一会儿,星辰在黑色的天幕上陆续地出现,一闪一闪地眨巴着眼睛。

    四周静静地,唯有湖水在一漾一漾地拍打着湖岸。隐在芦苇丛中的青蛙不知疲倦地呱呱呱地叫着,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虫子在绿草丛中寂寂地应和着。

    王琳琅双手枕臂,仰躺在专属自己的帐篷里,透过帐篷上端的纱网,凝视着头顶上方那缀满星辰的夜空。

    满天星斗,像是无数颗璀璨的宝石,密密麻麻地,以错综复杂的形状,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之上。银河,宛如一条发光的白色的带子,横跨繁星密布的夜空。

    真美啊!她心里喟叹一声!

    这未曾污染的原始的天空,多麽地清澈,美丽而纯净。它是那样地近,似乎伸手可及,却又偏偏那样远,似乎永远触及不到。

    突然,头顶侧方的合欢树上传来微不可见的翻身声,她的视线落在树上那暗色的身影上,眼底划过一抹深深的暖意。师傅在野外露营,若是天气好的话,从来都不肯正儿八经地睡帐篷,总是像蜘蛛一般,挂在树枝之上。不过,这样也很好。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他熟悉的身影,心里面就觉得很安全很温暖。

    睡意越来越浓,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王琳琅沉入了睡眠之中。

    夜,静寂而神秘。

    半夜时分,巨大的喧闹声吵醒了沉睡中的王琳琅。她睁开有些迷蒙的双眼,一时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帐篷外面,传来女人尖利而绝望的嘶喊声,男人疯狂的怒骂声,马匹受惊的嘶鸣声。透过透明的纱网,她看到火光在四下胡乱地闪烁,人影在到处乱窜。鼻尖更是嗅到浓重的血腥味。

    王琳琅惊骇地翻身坐起。一道红色的身影如流光般钻入她的帐篷,拉起半梦半醒的她,一个转身,如猫般悄无声息地溜出来,再一个纵身,钻入合欢树茂密而粗大的枝杈里。

    闻着师傅身上熟悉的味道,搂着他坚实的臂膀,王琳琅胸腔里那颗因受惊而激烈跳动的心,才慢慢地平复。

    不远处,一幕人间的惨剧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中。

    一个身形窈窕的丫鬟,刚跌跌撞撞地从马车奔出,一缕刀锋掠过,她纤细的颈脖一凉,正在惊骇之中,却陡然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然从身体上滚落下来。

    “公子,”那滚落下来的头颅,眸光中似乎还残存着某种执拗,它竭力地寻找那么白色的身影。苍白无力的嘴唇,无声地吐出这两个字。

    “啊——!”

    “啊——!”

    两声凄厉而高昂的惨叫,像是一道钢丝陡然抛如天际,却在最高处,戛然而止。那白日里如花般娇艳的丫鬟,又倒下了两个。

    赶车的马夫,仓皇之中,想钻到马车底下。却被狞笑着的贼人一把抓住衣领,往后使劲一扔,像是划过天际的抛物线一样,飞过天空,狠狠地撞在路边的大树,鲜血咕咕地从他的口中冒出,他的头一歪,瞬间死去。

    侍卫们在拼命地抵抗,奈何这伙从天而降的黑衣蒙面人,个个武艺高强,心狠手辣,杀人如同割草,似乎不把他们赶尽杀绝绝不罢休。

    冯宏的眼眸在滴血,火光映红了他苍白的脸颊。他如玉般的脸颊,似乎出现了扭曲。

    “公子,公子,”贴身侍卫拽住了他,急急地往后拉扯,“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赶紧撤离!”

    “可是————”望着火光下那奋力抵抗的属下,冯宏觉得自己的腿如同千斤之重,根本挪移不动。

    “走!”那人不再多言,一把拖住单薄消瘦的他,直往剩下的一辆马车扑去。

    马车刚一套上,那人就挥舞着鞭子,狠狠地一鞭抽在马背上。马儿吃痛,迈开蹄子,飞奔起来。

    “想逃?”一个黑衣人狞笑着,伸出舌头,舔掉刀尖上的鲜红血液。然后,一挥手,四人如箭矢般飞奔着追了过去。

    还在半空之中,那四人同时挥出一道黑色的物什,划着凌厉的寒光,分成四路,直扑那马车的四角,死死地勾拉住。

    “起!”一人一声大喝。

    那四条黑线同时绷紧,分落在马车四角的黑爪子同时受力,那辆疾驰中的马车车厢,竟活生生地被扯带起来,飞向半空之中。

    “收!”四人同时大喊一声。

    黑爪子像是听到使唤般,嗖,嗖,嗖,嗖地飞奔而回,径直落在那四人的手中,竟是四副钨铁打制而成的龙爪。爪尖锋利,闪着黑漆漆的令人心怵的幽光。

    空中的马车却没有停歇,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它几乎以千斤之力,如奔雷般掠过半空,然后狠狠地砸向地面。

    “不————不————”赶车的护卫心胆俱裂,他凄厉地大喊一声,回身飞奔过来,想要救那马车中的主子,却是来不及,根本来不及!

    他怒睁着双目,眼中充血,眼睁睁地看着那马车从空中砸落地面。

    王琳琅心中一惊。

    那样如月华般的少年,若是随同马车一同砸落,那岂不是成一团碎泥?

    不!不!

    她身影一扭,如泥鳅般从那温暖的怀抱中滑落。一个跳跃,她从那高高的树上纵身而下。

    那马车的速度快,她的速度更快!闪耀不定的火光之中,只见一道粉色的身影,宛如一道暗夜的流光,向那马车疾驰而去。待到跟前时,那道身影站定,伸出了双手。

    众人呆了!

    那黑衣的蒙面杀手更是呆了!

    好个不自量力的小丫头片子,竟幻想徒手接着高空飞落下来的马车!且不说那马车本身的重量,那巨大的惯性,就是单单那四个杀手合力使出的劲道,就够一个武林顶级高手喝一壶的!

    那些黑衣人猖狂地哈哈大笑,似乎可以期预见那个小丫头被砸成一团肉泥的惨相!

    王琳琅坚定伸出手臂。她的手臂纤细,双手更是如玉般无瑕。可是,这样一双柔弱无害的手,竟真正地接住了那砸落下来的马车!

    马车的惯性巨大,连带着她蹬噔噔地后退三步。但是,她的手却很稳,牢牢地抓住了马车的横辕。

    透过马车的帘布,被摔得七晕八素的冯宏,怔怔地看着这个女孩。她就在站在他前方,像一尊天神般,接住了马车,接住了他。

    火光映照下,她的脸坚定无畏,仿佛不惧一切风雨。她的眼睛璀璨明亮,仿佛全天的星光全部落在她的眼眸之中。那略显单薄的瘦小身影,在闪耀不定的火光映衬下,显得那样高大,仿佛像山一般厚重。

    “小哥哥,你还好吗?”她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来,落到他的耳边,再一路下行,一直窜入他的心里,在那里盘旋,然后深深地扎根于此。

    ------题外话------

    皇皇三十载,书剑两无成。

    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

    扁舟泛湖海,长揖谢公卿。

    且乐杯中物,谁论世上名。

    ————孟浩然《自洛之越》

    当读到孟浩然的这首诗时,心中尤为唏嘘感慨。时光如水,哗哗哗地一直朝前流淌,而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成。握在手中的,似乎只有越来越增长的年岁。如此想想,便有一种巨大的惶恐与惴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