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七章 金蝉脱壳
    一道黑色的影子,自房梁处,如同一片树叶般飘然地落下。他落地无声,像是一缕轻烟一般。他的全身包裹在黑色的衣衫里,就连脸上都蒙着黑巾,正是那晚隐在湖边树荫里,被那红衣美人瞥见的黑衣暗卫。更是昨晚藏在房梁之上,以一根天蚕丝线,瞬间便割断两个杀手颈项,宛如幽灵一般的黑衣人。

    “公子,您就这样放过他吗?”星二有些不明地问道。

    “放过?”冯宏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绿意盎然的世界,淡淡地说道,“就算我愿意放过他,那些惨死在湖边的同伴,他们的冤魂也不愿意放过。”

    似是想到那一晚,他的眸中闪过一丝痛惜,又漫上一层寒霜。“我给了他机会,可是,他却装模作样,宁愿一直沉默,也不愿开口解释。既如此,那把他交给常远处置,也就不算委屈了。”

    背主的事,纵然只做一次,可也得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否则,人人有样学样,那他该如何地御下?可是,想到年少时相伴的单纯时光,冯宏的心不禁还是微微地一痛。

    世道艰难,人心易变。谁的初心,能够一直停留原点呢?

    晨光勾勒出冯宏有些单薄的身影,竟无端地流露出一个寂寥的味道。

    “公子——”星二嗫嚅着嘴唇,有心想说点什么,可是,竟不知从何说起。

    冯宏安静地立在窗前,望着窗外日渐光明的世界,似乎是站成了一尊雕像。

    良久,他转过身,轻步走到星二跟前。看着这个全身除了黑色没有任何别的颜色的青年,注视着他晶亮的黑色眼睛,看着那明亮的眼瞳中自己清晰的倒影,冯宏伸出一只手,募地扯下他脸上的黑巾。

    一张没有血色过分苍白的脸,陡然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庞,许是久不见阳光,透着一种不正常的苍白。但是,它的眼神明亮,坚毅,似乎显示出此人拥有一颗如磐石坚定的心。

    “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凝视着这张线条坚硬却苍白得如同活死人般的脸,冯宏淡淡地说道。

    明明是平淡之极的话语,可是,听在星二耳中,却恍如是巨雷当空炸下,震得他浑身一抖。

    像他们这种暗卫,一辈子行走在黑暗之中,替主子们做着各种各样的暗中勾当杀人放火,暗杀劫道,甚至变更皇权,过着刀口舔血,随时可能没命的日子。这个世界,除了主子,同行的伙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如果,有一天,他们死了,那就是死了,时光会摸抹走一切的痕迹,一干二净,就如同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世间一样。

    可是,现在,公子亲自取下了他蒙面的黑巾,让他跟在身侧,那是不是说明,他将会从那浓稠如墨汁般的黑暗中走出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人前,从而可以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你姓什么?”冯宏看着眼前高出自己一大截的青年,轻声问道。

    “属下是孤儿,不记得自己姓什名谁,只有代号。”星二强压下心中的那股激动,冷静而又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这个战乱纷起豪强争霸的年代,他这样的孤儿数不胜数,哪里知道自己姓什名谁?能够活下去,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

    “那就姓贺吧,你既属于星卫,就叫贺星吧。”冯宏一锤定音。

    “谢公子赐名。”贺星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叩首谢恩。

    贺姓是公子母亲的姓氏,公子竟将贺姓赐予了他!他表面平静,但是内心却似有万千波涛在汹涌澎湃,经久不息。

    “莫要辜负这个姓氏!”冯宏清清淡淡的声音响在耳边。

    “属下会用生命守护着这个姓氏!”贺星昂头凝视着自家公子那双深邃幽远,仿佛蕴满着万千山水的眼睛,一字一顿坚定不移地说道。

    他眼神中的坚定,像是那亘古的高山,以一种虔诚的姿态,在守护着大自然的奥秘。

    “那现在,走吧!”冯宏说道。

    “得罪了,公子。”

    贺星起身,揽起身形刚刚齐他肩头的少年,一个纵身,翻过后方的窗口,如同鹏鸟般,冲天而起,消失在连绵起伏的林原之中,将大部队落脚的客栈,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题外话------

    世道艰难,人心易变。谁的初心,能够一直停留在原点?

    这话说得真好,仿佛道尽了世间一切人心的变动,人事的变迁。